龙腾书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十章 言归于好

第十章 言归于好

推荐阅读:美食供应商大主宰圣墟玄界之门龙王传说银狐一念永恒超品相师神级小卖部全职法师

    第十章 言归于好

    刚刚出门,房间里**的声音已经传了出来,赵东阳想,现在里面的场面一定精采绝伦。

    压下想进去偷窥的冲动,赵东阳走出宿舍楼。回头想想刚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赵东阳不由心惊,对付普通人自己可以说已经是游刃有馀,但一旦面对同样的风水师,看来还是经验不够,先不说叶畅使用的阵法,力量竟如此猛烈,但是她能觉察出阵法就事先没有想到,如果不是当时见机的快,很可能自己现在已经赤身『裸』体在校园里大跳脱衣舞了。

    但不管怎么样,这件事终于还是办成了,被自己的阵法『迷』『惑』,又于一个陌生男生,相信叶畅遭受这样的打击之后,再没有对付自己的念头,而且这件事的发生,绝对可以让田雅丽相信自己的清白。

    看看时间还早,赵东阳先给张五打了个电话,得知田雅丽今天没有去上选修科,而且一直没有出宿舍门,大概是在睡觉。赵东阳放下心来,然后嘱咐张五,一旦见到田雅丽出来立刻通知自己。

    挂了电话,赵东阳又给才女去了电话。

    刚接通,电话那边已经传来一阵笑声。“赵先生,恭喜啊。”

    “干什么?还没到过春节啊。”

    “呵呵,春节天天过,可这件事可不是年年都有,告诉你吧,我们的卦馆已经全部装修完毕,就等你起梁定『色』,然后就可以开张了。哈哈,高不高兴,以后我可以叫你赵老板了。”

    “真的啊,呵呵。”赵东阳也是一阵兴奋,没想到离约定好的开业时间还有十几天就完全准备好,看来当初选择才女当自己的助手,真是英明啊。

    稳了稳情绪,赵东阳道:“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反正现在也没事了,我就放你几天假,你也正好陪陪老梁,今天中午,你们就去大吃一顿,下午再去好好玩玩,所有花费都算在我帐上好了,对了,记得把胖子也带上。”

    “不行啊,虽然装修已经完工,可还有官员要去见,你也知道这些人里只有一个人对我们有意见,我们今后的日子就不会好过,好了,不和你说了,我要去忙了。”

    “等,等!”赵东阳连忙喊住,同时心里也是一阵感动,没想到才女会为卦馆的事情如此『操』劳,而自己却每天逍遥快活。忙道:“才女,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没想到你为卦馆如此费心,真是对不起你了,我保证以后只要有我赵东阳一口吃的,就不会让你受饿。”

    “呵呵,大老板,不要装穷了,真要心疼我,就给我涨点薪水比什么都强。”

    赵东阳知道才女和她开玩笑,这么久一来,什么时候开过薪水,向来是才女需要多少钱,赵东阳马上就是一张支票,从来不问为什么,怎么花的,她对才女是绝对的放心。

    “好啦,回头一定给你涨就是了,但今天你真的不用去了,哪怕就陪老梁他们吃个午饭。”

    “这……”才女顿了顿,突然压低声音道:“赵先生,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避开他们啊,如果是这样我就答应你。”

    赵东阳不由一吐舌头,心道:“为什么身边的女生都是这么聪明啊。”一看隐瞒不住,赵东阳只有实话实说。“你可真狡猾,被你猜到了,不过不是我的事情,是叮当猫,具体的事你就不要问了,反正不能让老梁和胖子回宿舍,现在他们在上选修科,你一下课马上就要把他们截住。”

    “呵呵,原来如此,好吧,我保证完成任务。”

    “才女你真是太好了,开业那天我一定要封你一个大大的红包。”

    安排好一切,赵东阳百无聊赖的在校园里四处转悠起来,心情大好之下,赵东阳觉得平时没什么感觉的校园,也在眼里变得非常美丽。

    盘算着时间差不多,叮当猫和叶畅的战斗应该也接近尾声,在张五那里确定了田雅丽没有出门的消息。赵东阳组织了一下语言,拨通了田雅丽的号码。

    电话通了,却久久没人接听,赵东阳知道田雅丽认识自己的号码,现在一定在犹豫是接还是不接,赵东阳紧张的握着话筒,终于电话那边咔的一声,终于接通了。

    “喂,小丽吗?是我!”赵东阳有些激动的道。

    田雅丽淡淡的道:“恩,我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没事,就想知道你现在好不好?听到你的声音我就放心了。”

    田雅丽冷笑一声:“哼,怎么,知道我没有为你『自杀』,是不是感到有些失落呢?你放心好了,我活得非常快乐,没有你的日子一样精彩。”

    尖酸的话语让赵东阳的心里就想被锥子扎了一下那么痛,但他不怪田雅丽,如果一个女人看到自己恋人和别的女人抱在一起而没有半点难过,那才不正常。

    努力不把难过的心情带出来,赵东阳柔声道:“小丽,我们不说这个了,我们中间的误会总会弄清楚的,这次我找你还有另外一件事,上次你帮我翻译的古文我发现一个奇怪的地方,我想让你帮我看一下,是不是你翻译错了,还是原文的意思就是这样晦涩难解。”赵东阳不得不撒个小谎,他知道田雅丽酷爱古文字,如果不这样说,现在她正在气头上,一定不肯轻易出来。

    果然,赵东阳说完,田雅丽语气一下活跃起来。“怎么会这样?我记得翻译时我通过一次,语句连贯,句意完整,没发现什么地方有问题啊,你还记得是哪一句吗?”

    “真对不起,稿件资料我都放在宿舍了,我只有个大概影响,好像是什么武爵、武职之类的。”

    “啊,我想起来了,好像有这么一句,既然这样,那我就去看看吧。”

    赵东阳顿时激动起来。“好,好,我就在你的楼下,我们现在就过去。”

    “恩,那你等我一下,我换件衣服就下来。”

    挂上电话,赵东阳不由猛地挥舞了一下拳头,只要能让田雅丽看到叮当猫和叶畅在一起,所有的猜忌马上都会不攻自破,虽然有点对不起兄弟,也只好以后好好向叮当猫道歉了。

    没过多久,熟悉的脚步声从楼梯上传来,田雅丽一身运动装,秀发在脑后简单的扎了个马尾,从楼上飞跑下来。来到赵东阳面前,连正眼也不看,只是淡淡的道:“我们走吧。”

    赵东阳知道现在不是多说话的时候,点点头,装出一脸的正经,一语不发的走在前面,可他的心里,其实早已经千百次生出拥抱田雅丽的念头了。

    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很快就来到了男生宿舍楼下,赵东阳一边走一边运起玄相功,从布在宿舍里的防御阵上反馈回来的信息,赵东阳看到叮当猫正在穿衣服,一边和床上一脸茫然的叶畅说着什么。

    一见如此,赵东阳放下心来,来的正是时候,生怕情况再有什么变化,顿时加快脚步,走到了宿舍门外。

    装作很随意的挥了挥手,把附着在门上的阵法扯掉,然后飞快的打开门锁推门走了进来。

    田雅丽哪知道赵东阳的诡计,见门上有锁,以为宿舍里没有人,毫不犹豫的也就跟着走了进来,可哪知刚进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衣冠不整的叮当猫,还有床上半『裸』的叶畅,浑身只有一条薄被盖在小腹上,一对饱满的双峰却暴『露』在空气当中。而被角处鲜红的一片血迹已经说明了一切。

    一见这场景,田雅丽顿时又是羞恼又是尴尬,平时伶牙利齿的她一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下意识的偷眼看向旁边的赵东阳,见他正不知所措的愣在那里,两眼直直的看着前方,和他在别墅时看自己的眼神一模一样,不用问也知道他在看什么。

    田雅丽不由勃然大怒,伸手在赵东阳的胳膊上狠狠的拧了一把,拖着赵东阳就往门外走。

    来到门外,田雅丽赶紧把门关好,一颗芳心还在突突『乱』跳,可是在她心里却忍不住有一丝的喜悦。心道:“原来东阳真的和叶畅没什么?看来是我多想了。不过叶畅那里真的好大啊!”

    一想到这,田雅丽马上想起赵东阳刚才邪邪的目光,刚压下的火又窜了上来。

    “赵东阳,你……你刚才……”说到一半,田雅丽的脸已经红了,突然发现这句话根本没法出口。

    赵东阳心里早已乐翻天了,自从进门后,田雅丽的一举一动,甚至一个眼神都没有放过,虽然他胳膊上还在隐隐作痛,但心里却是甜蜜的,能为自己的目光而去吃醋,那就说明,田雅丽又成为了恋人小丽。

    装出非常无辜的表情,赵东阳对田雅丽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嘘,轻点说话,不要打扰了叮当猫的好事。”

    说着,就像往常一样,自然的拉起田雅丽的手,感觉小手在掌心里微微挣扎了一下,便不在动了。

    出了宿舍楼,赵东阳再也控制不住,哈哈笑了起来,生怕田雅丽看出破绽,马上掩饰道:“呵呵,真没看出来,叮当猫本事真不小,居然这么快把新来女生搞到手了。”

    一旦心结解开,手中感觉着赵东阳的温度,田雅丽觉得往日的情怀正一点一点的找了回来。“哼,就懂的说别人,你的本事不是也不小吗?不光把本校的校花也就是本小姐我搞到手,还另有美女投怀送抱,本事更大喔!”

    “呵呵!”赵东阳笑了笑,知道田雅丽心里还有少许不快,不由正『色』道:“小丽,其实那天你真的误会我了,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真相永远和你看到、听到的有所出入,就像那天一样,实际上是那天她的衣服钩在了凳子上,如果你不来可能我已经帮她解开,但听到你的脚步,她一紧张反而把衣服撕破,扑进我的怀里只是出于人害羞的本能。”

    “原来是这样!”田雅丽心里顿时所有的疑『惑』都烟消云散,因为她自己就有亲身经历,教室里老式的木凳曾不止一次把她的夏裙钩住,那时候不知道有多尴尬,因为只有稍微一动都有在整班同学面前走光的危险,所以从那以后田雅丽上课的时候尽量都会穿运动装的。这样看来,叶畅新来乍到,没有闺中密友,让赵东阳帮她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赵东阳多亏没有读心术的本事,如果他知道因为自己一句话田雅丽居然顺着演绎出这么经典的理由,一定要当场笑死。

    田雅丽本就生『性』大方,一切既然相通,顿时把不快乐的事丢到九宵云外。“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原谅这一回。”还没说完,田雅丽见赵东阳张开双臂就要拥抱自己,立刻挡住,“等一下,这件事虽然结束了,可麻烦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你刚才在宿舍里把眼睛都看直了是在看什么东西。”

    “这……”笑容顿时在赵东阳脸上凝固住了。

    这次赵东阳不再有好运气了,任他巧舌如簧也难以让田雅丽相信他是看窗外的风景,或是叮当猫身上的珍藏版nike球衣,又或是某种罕见的昆虫。

    “啊呀,小丽我真的错了,你不要再掐了,再掐我的胳膊就要断了。”

    “哼,你错了,说说你错在哪里,你在宿舍究竟在看什么?”

    赵东阳捂着已经没有一块好肉的胳膊,有气无力的道:“你说吧,你说我看了什么就是什么?”

    “我说你在看叶畅的胸脯。”

    精神快要崩溃的赵东阳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现在让他说看到外星人他也会说的。“好吧,我那时再看叶畅的胸部。”

    “哈哈,你终于肯招了,拈花手第三式,骨肉分离……。”

    “啊……,大人冤枉啊,这是你让我说的。”

    “还敢狡辩,拈花手第四式,骨断经折。”

    终于在赵东阳决定以『自杀』结束自己悲惨的人生时,田雅丽停了下来,同时宣布两人重归于好,当然作为附加条件,则是陪她逛街半天。

    走在熙熙壤壤的人群里,整条右手已经没有了感觉,看着街上每个兴高采烈的女人身后,终有一个愁眉苦脸的男人跟着,赵东阳突然心生感慨:做一个男人难,做一个好男人更难,尤其做一个中国好男人更是难上加难,想必这也就是为什么叫“难人”的原因。

    感慨归感慨,但逛街的路还要继续走下去。刚开始田雅丽还是看的多买的少,渐渐的找到了购物的感觉,占有欲不断滋长下,几乎是用扫『荡』一样席卷了整条商业街。

    抱着小山一样的东西,赵东阳有些吃不消了。“小丽,都逛了一下午了,我们是不是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再继续。”

    “不吗,人家还不饿!再多逛一下啦。”

    “可是我好饿啊。”

    “恩……,要不这样,我们再去前面新开的‘华阳大厦’看一下下,很快的,只有十一层,两个小时就可以走完,拜托啦!”

    看着田雅丽的右手已经悄悄变成了兰花指,赵东阳连忙违心的道:“好,好,那就去看一下下。”

    “太好了,我真爱死你了。”说着不顾满大街的人流,对准赵东阳的脸就是一下。

    就在这种痛苦和甜蜜的交替折磨下,赵东阳觉得好多飞碟在眼前飞来飞去,传说中的幻像终于在睁眼的时候出现了。

    在田雅丽的带领下,两人七拐八拐的走出商业街,来到一条偏僻的小巷,赵东阳记得,自己曾经来过这里,当时这里可还是一片废墟啊,不由问道:“小丽,这个华阳大厦是什么时候建好的,我记得这里几个月前可什么都没有啊。”

    田雅丽立刻瞪大眼睛。“不会吧,你难道华阳奇迹都没听说过,这可是创下国内建筑业的最快记录,整个过程仅仅用了两个月,就是在假期时建好的,前几天才刚刚开业。”

    “难怪,那时候我正在山洞里当然不知道了。”

    赵东阳不由心道:“这个‘华阳大厦’的老板真是笨的可以,居然把卖场开在这么偏僻的地方。”

    可是等穿过小巷,赵东阳马上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的是多么离谱。就见一座金碧辉煌的大厦屹立在了面前,大厦前数百平米的广场上挤满了排队进入的人,赵东阳不由吓了一跳,这是他见过最火爆的卖场,难怪今天的商业街明显人流要少于平日,原来都到了这里,而且大有取代商业街的趋势,赵东阳立时把刚才的判断收了回去,能把生意做如此成功,这个老板一定有过人之处。

    赵东阳一边想,一边潜心观察起“华阳大厦”的风水格局。

    “大手笔,果然是大手笔,真是精彩啊。”只看了几眼华阳大厦的外围布局,赵东阳已经被完全征服,不客气的说,这“华阳大厦”简直就是夺天造物般的风水布局,就见整个大楼气势恢宏,下圆上方,以金水土三星格局,借云中之势构成引龙阵。而从侧面看,不管任何位置,大楼和地上的倒影都会形成一个“人”字,配上左右两座圆形花池,又成一个“火”字。

    再看外围的广场看似简单,却也暗藏玄机,似方非方,似圆非圆,而成鸡爪状,可赵东阳知道这正是相学中有名的“河路湾环之形”。有道是:“秀丽水星如玉带,到头之水转如钩。湾身不走龙蟠样,莫谓歌来称美濑。”这样一来一座大楼,五行金、木、水、火、土全部占尽,五行相生,源源不断,再有祥龙盘旋于上,简直把福禄寿全部占尽,而那楼身之上的“华阳”二字是用古篆书写而成,远远看去就仿佛两只眼睛,这样祥龙便被点睛,就会用驻在此,赵东阳还从来没在哪里见过如此完美风水格局。不由连声称赞:“高,实在太高了。”

    这时田雅丽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喂,你在这里嘟囔什么呢?给,这是排队的号牌,我们赶快去排队,再晚了可就进不去了。”

    “好,好,我们赶紧去。”刚才这仅仅是看了大楼的外装,已经是精彩绝伦,里面的内装格局想必更是不同凡响,田雅丽就是不说,赵东阳也要进去看看。

    奋力从人群中挤进去,赵东阳和田雅丽来到队尾,随着人流缓缓蠕动,一点一点的接近着大楼入口。

    这时间赵东阳一直想一个问题,究竟是什么样人能有这样的财力和相学理论,赵东阳知道,就算凭爷爷之能,再加上佟凯这样的富豪支持,没有几年的时间也休想建好这样的好的大楼,更不要说还要达到如此高的风水境界。赵东阳知道建筑物可不想阳宅风水布局那么简单,建筑工人可不懂什么风水,就算图纸再精确也不能保证没有错误,一旦错误,就意味着要重新返工,这中间所耗费的时间和金钱根本无法计算。但华阳大厦现在就在面前,赵东阳心中不由叹服,看来隐藏在民间默默无闻的风水高人实在太多了。

    赵东阳心里想着心思,眼看大楼的入口就在眼前,赵东阳突然被一阵吵杂声吸引。

    还没等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前前后后的人群就如同疯了一样,突然全体开始向后倒退,夹在人流当中的赵东阳也身不由己的跟着人流往回走,能做到的只是死死的把田雅丽护在胸前。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惊天动地的声音突然在背后传来,赵东阳下意识的回头看去,顿时大吃一惊。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63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