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书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一章 华阳之秘

第一章 华阳之秘

推荐阅读:美食供应商玄界之门龙王传说银狐大主宰圣墟一念永恒超品相师神级小卖部全职法师

    第一章 华阳之秘

    仅仅是看过华阳大厦的外围布局之后,赵东阳就已经被完全被震撼了,他还从未见过如此绝佳的风水布局,能有这样的完美的格局,再配上周围的五行朝向,华阳大厦就算屹立千年也不是不可能,即便古代帝王宅府也不见得有此气势。

    “大手笔,真是大手笔。”赵东阳一边赞叹一边不住向前张望,现在他只想快点进去,看看华阳大厦内部又是怎样一副神奇天地。

    看着赵东阳焦急的样子,田雅丽不由好奇道:“东阳,你这是干吗,怎么比我还心急,不是刚才还不想进去的吗?”

    “嘿嘿!”赵东阳讪笑一下,有些激动的道:“小丽,我可真要谢谢你,今天我可遇到宝了,你不知道,这座大厦是我见过最出『色』的风水布局,我一定要看看大厦内部是如何布置的,这对我的相术提高太有帮助啦。”

    “切!无聊。”田雅丽白了赵东阳一眼,不屑一顾的道。可不管怎样,赵东阳能心甘情愿陪她逛街,她打心里高兴,毕竟好久没像今天这样敞开购物了。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在两人前方传来一阵喧哗声,还没等弄清怎么回事,前面的人群就像『潮』水一般开始向后倒退,带动着两人也不得不后退。

    “东阳,这是怎么了?”田雅丽毕竟是女生,看着拥挤的人流便开始有些害怕,紧紧抱着赵东阳不肯撒手。

    赵东阳也是非常奇怪,但还是安慰道:“别怕,有我……”

    可还没等他说完,脑后突然“轰隆隆”巨响不断传来,赵东阳一愣,顺着声音看去,只见数十层高的华阳大厦竟然开始慢慢的向下塌陷,一瞬间,一楼的大半就被埋在地下。

    大厦四周被压碎的地面全部被溅起,挂着风声砸向了密集的人群里,顿时惨叫声不断。

    广场上的人群顿时疯狂了,来狂街购物的人们哪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顿时众人疯了一样开始向外逃跑。赵东阳这时也回过神来,拉起田雅丽也奋力向外挤去,但想要出去谈何容易,上万人拥挤之下,连迈步都困难。

    万幸的是,又是几声巨响过后,华阳大厦突然停止了塌陷。

    众人都是长出一口气,以为逃过一劫,都停了下了脚步。可就在大家惊魂未定的时候,突然半空中又是几声“喀喳”声响起,抬头看去,位于大厦半腰的十五层竟然裂开一条长长的口子,整个大厦的上半部分已经开始向人们倾斜过来,随时都有可能倒下。

    安静的人群顿时又『乱』了,求生的本能让人们丧失了理智,根本不管脚下踩着的是什么,无数的人就在这中间被挤伤、挤倒,最后又被后面的人活活踩死。广场上简直变成了修罗场,惨叫、呼救声此起彼伏。

    赵东阳彻底呆掉了,这可是风水绝佳的蟠龙圣地啊,怎么会发生如此悲剧,难道是自己看错?

    不能,就是现在,悬挂在大厦上的“华阳”二字仍是尽显龙威,楼顶紫气盘绕,一派祥和之『色』。

    可眼前悲惨的景象却又如此真实的摆在赵东阳面前。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赵东阳在心底一遍遍的问自己,连头顶眼看就要砸落的半截大厦都恍然不觉。

    突然间,耳边传来一阵哭喊声。“东阳,东阳,救我!”

    赵东阳猛地惊醒,顺声音看去,就见腰间的算筹不知什么时候已旋绕身周,形成一道防御阵,自动将所有人包括田雅丽隔在外面。

    没有了赵东阳的保护,柔弱的田雅丽在汹涌的人群中就像大海中的孤舟,早已被人流挤到赵东阳几米之外,眼看就要被挤倒在地。

    “槽糕!”赵东阳心一下提到嗓子眼,再顾不得考虑其他,催动玄相功,瞬间将算筹防御阵扩大数倍,挤开周围的人群,几步来到田雅丽身边一把将她抱在怀里。

    “哇!”一旦脱险,田雅丽一下大哭起来。“东阳,我们怎么办!”

    “小丽,不哭,我现在就带你冲出去。”

    可一切已经晚了,就在赵东阳刚说完话的同时,半空中又是喀嚓一声巨响,连接两截大厦的最后一根钢筋这时也断了,上万吨的大楼带着无数的泥石由半空坠下,眨眼便要将广场上的所有人埋葬。

    “完了!”赵东阳绝望的闭上了眼,他没想到居然会丧生在此,一身的玄功居然连怀里的心上人都救不了,伤心绝望下不由将田雅丽抱的更紧了。

    就在这时,赵东阳忽然听到有人在呼唤他。“赵先生,赵先生,快……”

    声音很微弱,可也非常熟悉。

    赵东阳心中一动,猛地睁开眼睛,一眼就看到头顶处的一根绳子,还有绳子那端的坐在直升机上的张五。

    “有救!”赵东阳禁不住一阵的狂喜,抱紧田雅丽,飞身一把抓住面前的绳子。与此同时,直升机“嗡”的发出一声轰鸣,开动的全部的马力向后急退,赵东阳就感觉身体一轻,绳子带着他和田雅丽拔地而起,直升机又一个盘旋之下,两人终于飞离了广场上空,而就在此时,半空中的半截大厦几乎擦着赵东阳的身体轰然落下,巨大的气流的赵东阳几乎无法睁开眼睛。

    而脚下的广场就像落入一枚超级重型炸弹,广场以及周围几百米内的范围,顿时塌陷下去,塌陷引起的巨大震动,使这范围内的所有建筑,包括本已摇摇欲坠的另半截花样大厦也同时崩塌,上千平米的地方眨眼间就变成了一片废墟。

    塌陷终于停了下来,赵东阳慢慢的睁开眼睛,透过弥漫四周的粉尘看去,除了废墟还是废墟,荒芜中,周围一片死一样的寂静,赵东阳知道,在废墟之下,上万人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被这场灾难吞噬掉了,而这场灾难的始作俑者,却是自己刚才还倍加赞赏的风水佳作。

    赵东阳心中就如同刀割一样难受,他甚至能回忆起飞身离开广场前,周围每一个人的绝望眼神,自己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去,却连一点办法都没有,自责和内疚下,他真有心松开绳子一起死在这里算了,可怀里盈盈哭泣的田雅丽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直升机一路不停,飞行了十几分种之后,降落在一座高层建筑上,赵东阳刚站稳,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赵老弟,你等地我好苦啊。”

    扭头看去,竟然佟凯带了几名手下远远的向他挥手。

    “佟大哥!”赵东阳不由一阵惊喜,揽着田雅丽快步走了过去。“佟大哥,你怎么在这里?啊,我明白了,这直升机就是你派来救我的。”

    “呵呵,真是什么也瞒不过你这个大相师,这都是缘分,来,来,这里风大,我们下去再说。”

    这时张五也从飞机上下来,佟凯招呼着众人走下楼顶,来到一间装修华贵的房间里,赵东阳这时才认出来,这里竟然是远东大厦。

    一杯香茶下肚,赵东阳这才从悲痛中稍微恢复一些,问道:“佟大哥,你这么知道我有危险,这次可多亏了你啊。”

    “这没什么,这也是碰巧罢了,我一个手下正好看到你和弟妹在华阳大厦的广场,幸好他机敏,马上通知了我,这才救了老弟你。”说到这佟凯突然一皱眉头。“老弟,我刚才等你的时候就一直在想,华阳大厦连我都能看出来是劣质工程,随时都有坍塌的危险,你是风水高手,更应该能看出来,怎么还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一句话宛如一个睛天霹雳,赵东阳不由叫道:“佟大哥,你说什么?华阳大厦是劣质工程,而且你早就知道?”

    佟凯吓了一跳,左右看了看,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话。“是啊,这有什么奇怪,只要稍懂一点建筑的人都应该能看出来啊,华阳大厦上圆下方,这说明它地基不稳,承重效果不好,人字形构造虽然外形美观,可是导致受力不均匀,一旦发生地震,交叉位置很容易断裂,这还不是主要的,更要命的是华阳大厦地下停车场只有一层,这就说明它的地基只有5米,还不到整个大厦的十分之一,而且『裸』『露』出的钢筋只有筷子粗细,再加上今天华阳大厦优惠特卖,一下进去上万人,如果它不倒我才要奇怪了。”

    赵东阳就像被重重扇了一个耳光一样,脸上火辣辣的,他知道佟凯多年征战房地产业,所说的一定是经验之谈,可这些他口中的败笔,竟然全部是自己认为的风水佳笔,这差距未免太大了吧。

    突然赵东阳心中闪过一个念头:这样的布局会不会是在掩饰什么?想到这,赵东阳不由问道:“佟大哥,你知道不知道华阳大厦是谁修建的?”

    佟凯摇摇头。“这我可不清楚,我从没见过华阳大厦施工,听说施工队只在晚上干活,可工程进度快的离谱,几乎一天就是一个样,不到一个月时间大厦就盖好了,这简直无法理解,不过有一点我知道,华阳大厦和水库一样,也是市『政府』的建筑项目,所以里面虽然有诸多问题,可一般人谁又敢说什么!”

    “市『政府』?”赵东阳突然觉得好像把握到了什么。“是不是也归程焘管?”

    “对,没错,程焘是主管城建的副市长,这正是他职责所在!”

    “原来如此!佟大哥,我们明白了,不管这么样,谢谢你今天救我啊。”

    佟凯一笑。“自家兄弟说什么谢不谢的,来吧,旁边的饭菜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喝两杯,正好也为赵老弟你压压惊。”

    赵东阳现在哪有心思吃饭,但盛情难却之下还是答应了下来。

    简单的吃了几口,赵东阳推说想早点休息,佟凯也看出赵东阳吃饭时有些心不在焉,也就没在强留,给赵东阳安排好房间后,便去忙他的公事去了。

    一回到房间,田雅丽便紧紧抱着赵东阳不肯松手,身体还不住的颤抖,赵东阳不由的一阵心疼,今天发生的事连自己都心有馀悸,何况一个柔弱女子。轻轻的把田雅丽放在床上,让她枕在自己腿上,右手按在田雅丽头上微微的输入了一点玄相功,片刻田雅丽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赵东阳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心绪稳定下来,掏出从不离身的《参神通赞》研究起来。

    自从将《参神通赞》中的口诀背熟后,赵东阳已经很久没仔细翻看过《参神通赞》了,他本以为自己对风水相学的认识已经到了一个很高的层次,可今天亲眼看到华阳大厦倒塌在面前,他心里有些『乱』了。

    那些精致绝伦的风水布局下面居然隐藏着一个劣质工程,究竟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还是什么人企图用这样的布局掩盖什么。现在赵东阳就像看看华阳大厦上的风水布局,究竟是一种什么手段。

    不用看赵东阳也知道前面的口诀和总论没有想要的答案,于是直接翻到最后的“善技篇”,上面记载的都是一些风水应用的经典实例,以及一些小技巧。

    以前赵东阳生怕这些所谓的技巧影响了自己“商、羲”十六卦的大道参悟,所以自从第一次通读之后,赵东阳还是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研究这些纯技巧的东西。可刚看了十几分钟,赵东阳就有点爱不释手了,上面所说的东西虽然有点投机取巧的嫌疑,可很适合赵东阳的『性』格,就像其中一个“惠游手诀”。

    惠游这个名字赵东阳听说过,是五代时期一个颇有名气的风水相士,而真正让惠游载入史册的却是因为他长期苦恋当时晋国公主,而最后终成眷属的故事。

    可在《参神通赞》“善技篇”中,惠游能得到公主的真正原因却是因为这手“惠游手诀”,原来惠游长期苦恋公主无果,于是苦心研究出一种利用阵法而左右被施法者思维的手诀,也就是“惠游手诀”,这才赢得了公主的芳心。

    赵东阳不由大感好奇,仔细读了两次,发现手诀的施法非常简单,可有一条比较关键,施法者必须具有内功修为,而且必须将布阵的玄物恰好充满。这简直是为赵东阳量身定做的一样,有了在山洞中几个月的内功基础,赵东阳随手试了试便完全掌握。

    而且赵东阳同时还注意到,这个“惠游手诀”其实应该算做对上阶法器的最简单应用方法,如果早早阅读到这段,说不定当时在山洞中也不用那么费心琢磨算筹是怎么用了。

    随后赵东阳又学了几个比较感兴趣的技巧,可偏偏就是没找到如何布置劣质建筑的风水阵。不过赵东阳随后又看到一个阵法,却让他着实激动了半天。

    这是个在“算经”中也有提到过的“阵源离『乱』手”,说是阵法其实“离『乱』手”更接近现代的工程构图法,说白了就是用采风、捕位、堪行等手段,将一个风水阵还原为阵图,自然也就破解出了阵法的相应功能。

    赵东阳暗叫自己正是拣到了宝,“离『乱』手”简直是风水界打击同行、摧人自信的无尚利器,试想一个风水高手学成下山,却发现被誉为本门之秘、镇山法宝的阵法,在赵东阳眼里就像脱光衣服的女人一样全部秘密可言,那他将是一种怎样的郁闷,估计从此以后行走江湖,欺骗无知mm的美梦也就走到了终点。

    赵东阳小心的又看了两次“离『乱』手”的口诀,决定一点问题都没有了,这才将《参神通赞》收了起来。

    看着已经睡熟的田雅丽,赵东阳多想抱着她共渡良宵,可他却不能,今晚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如果不把华阳大厦的问题搞清楚,赵东阳觉得死都不会瞑目的。

    给田雅丽盖好被子,赵东阳知道在玄相功的作用下,5、6个小时内田雅丽是不会醒来的,把门反锁好,又在床周围布下一个防御阵,赵东阳来到窗前,看了看窗下的停车场上只有几个安保在来回巡视,再不迟疑,打开窗户,来到外面的窗台,关好窗户,看准脚下的空地,一纵身从跳了下去。

    毕竟玄相功不是以身法见长,赵东阳虽然尽量控制,但还是发出了一点响动,刚一落地,赵东阳立刻俯下身藏在一辆奥迪车后,动作虽快,可那几个安保还是马上发觉。几道手电光芒立刻『射』了过来。

    “是谁,马上出来,我们已经看见你了。”说话间,纷杂的脚步便向这边跑来。

    赵东阳不由吐了一下舌头,佟凯真不愧能在本市商场纵横十年不倒,连看车的普通安保都有这样的实力就可知一二了。

    刚想完,那几个安保已经走近,没把事情搞清楚前,赵东阳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自己的想法,眼看那几个安保就要赶到,赵东阳突然灵机一动,抽出一枚火龙筹,按在奥迪车的后座的门锁上,没用一秒钟,火龙筹上炽热的高温已经将奥迪车的门锁摧毁,赵东阳立刻悄悄的打开车门,一猫腰窜了进去。同时,那几名安保也赶到了。

    “看你往哪跑!”其中一个安保大吼一声,挥起粗大的电棍向奥迪车后就是一下,可感觉打了个空,定睛一看哪有半个人影,不觉喃喃道:“咦?见鬼了,明明听到这里有声音的。”

    这时其余安保也赶到,一看没人,二话不说就拿着手电开始四下搜索起来。

    赵东阳心中暗暗叫苦,这帮安保也太认真了吧,这样找下去迟早会发现车里的他,赵东阳同时心中暗暗发誓,就算以后混到没饭吃了,也不来佟凯的酒店偷车,这帮人实在太变态了。

    正在赵东阳叫苦不迭时,突然定车场入口处传来佟凯的吼声。“人呢?人都死哪里去了?”

    几名搜查的安保一愣,立刻答道。“佟先生,我们在这里。”说着顾不上搜查,忙跑过去给佟凯开门。

    一见安保都在,佟凯的火消了不少。“你们搞什么鬼,不看好大门到处『乱』跑什么?”

    “佟先生,我们刚才听到那里有响动,恐怕有人偷车,所以去查看一下,佟先生,您这么晚了还要出去啊。”

    “废话,不出门,我来停车场喝西北风啊。”佟凯说完,径直向奥迪车走了过来。

    车里的赵东阳看的清楚,心中大叫倒霉,佟凯的座车有好几十辆,动辄上百万的车有的是,哪辆车不比这辆好,偏偏要开这个,可同时心里却也划了个问号,佟凯这么晚开一辆破车去哪里?而且连一个手下都不带。

    正想着,佟凯已走到车前,居然连钥匙都不用,抬手拉开了车门,赵东阳气得没晕过去,这辆车居然根本就没锁。

    佟凯上了车,“砰”的把门带上。“妈的,这么晚叫老子去,有什么要紧事非要现在说啊。”一边骂,一边将车发动着,脚下油门猛踩,“嗡”的一声奥迪冲出了停车场。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63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