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神算天师 > 第二章 深夜暗袭

第二章 深夜暗袭

推荐阅读:流氓异界行大学流氓流氓公爵流氓足球经理爱情游戏:恋上一个流氓流氓大英雄流氓天下都市流氓将军重生之流氓少爷剩女撩人:狼君很流氓

    第二章 深夜暗袭

    赵东阳藏在后座下面,连大气也不敢出,偷眼向窗外看去,就见好像是往北面开,那里正是市『政府』的住宅楼,佟凯难道要去某个『政府』官员家?

    果然,时间不大,奥迪来到了『政府』的住宅小区前,向门口的安保出示了证件,车子径直开了进去,停在了一座气派的别墅前。

    赵东阳从车窗里看的清清楚楚,顿时不由一愣,这座别墅再熟悉不过,也正是今晚自己的目的地,程焘的家,难道佟凯竟在暗中和程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

    这时,佟凯已经熄了火,开门下了车,等他一走进去,赵东阳也打开车门溜出车外。

    仔细听了听佟凯的脚步声好像是上了二楼的某个房间,赵东阳看看左右没人,捏手捏脚的来到别墅背后,抬头见只有一间房子亮着灯,挥手扔出算筹,立刻在空中结成一架扶梯,赵东阳几个起落,人已在亮灯的房间窗户之下。

    收起算筹,只留下一枚支持着身体,赵东阳悄悄的偷偷向里面看去,就见背对着窗户坐着一人,赵东阳一眼就认出是程焘,赵东阳正奇怪佟凯去了哪里,而这时房门一响,佟凯推门走了进来,原来赵东阳竟比佟凯来的还快。

    一见佟凯进来,程焘立刻站起身,满脸堆笑道:“佟先生,真没想到你能来啊,快坐,这么晚打扰你休息,真不好意思啊。”

    佟凯就算就满腹怒火,但作为一个商人,『政府』官员还是不能得罪的。连忙客气道:“程市长,说什么打扰,这可是我的荣幸啊,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程焘嘿嘿一笑,在佟凯身边坐下,先给佟凯倒了一杯清茶,这才道:“佟先生,你我都是老相识,我有什么说什么,这么多年,你说我对你怎么样?”

    佟凯不知道程焘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好道:“很好啊,谁不知道程先生为人最讲义气,对我更是没得说,这几年如果不是程先生给我几笔大生意做,我佟凯早回家抱孩子去了。”

    “嘿嘿,能记得我的好,我为佟先生做再多也值了,可有些人却没有佟先生你这样的胸襟,我一心一意对他好,可他却只想害我。”

    “哦?这人是谁?”

    “哼,还能有谁,就是最近一切顺风顺水,官运亨通的新副省长!”

    “你是说谭勇?”

    一听这两个字,程焘脸『色』一下变得极其难看,咬牙道:“不是他还有谁,这个忘恩负义的混蛋,自己在外面包情『妇』,养私生子,风流快活,可有几个人知道呢?还不是我一手安排,把一切都给他安排的妥妥当当,现在看我没用了,居然回头就想害我,你说这种人可恨不可恨?”

    一听涉及到『政府』内部争斗,佟凯只有装糊涂,小心的问:“程先生,不知道谭勇他怎么害你,程先生站得稳,坐得正,他虽然官大,可也不能一手遮天啊。”

    程焘一拍沙发扶手站了起来。“说的是啊,他现在就想一手遮天,我洁身自好自然是不怕他,可最近有件事让我很头疼,华阳大厦的事你知道了吧,当时我同意大卫他们修建华阳大厦,也是本着想为全市的建设考虑,可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我也不想啊,就算现在出了点小问题,也是大卫他们公司的责任,和我有什么关系,可谭勇却借题发挥,说我**,说我受了他们的贿赂,这简直就是中伤,就是诽谤。”

    窗外的赵东阳听得清清楚楚,他没想到华阳大厦居然也和大卫有关,也就是当初修建水库的那个国外大财团“格斯特公司”的中国代表。他隐约觉得已经隐约把握到了什么,顿时更加注上了意。

    就听程焘接着道:“佟先生,我现在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你一定要救我啊!”

    “程先生,那你想让我做什么?”

    程焘一听,立刻重新坐好,凑到佟凯跟前低声道:“很简单,如果佟先生能为我做两件事,就能救我,第一,我想让佟先生承认华阳大厦是你修建的,这样一来凭你在本市商界的地位和口碑,只要推说是天灾,没人会怀疑的,再加上我从中,一定可保我们平安。”

    佟凯不由暗吸了口冷气,但仍不动声『色』道:“可谭勇他知道事情的一切,我怕他会从中干涉啊。”

    “嘿嘿,这个就是我求你做的第二件事,赵东阳这个人你认识吧,我当初答应让他替水库改风水格局,给了他5亿的卦金,嘿嘿,这个小傻瓜还以为我真相信他什么狗屁风水术,却不知道这是我的一步棋,我知道小鬼他最讲义气,一定会给老校长和谭勇等人一大半,这样我就有了他们的把柄,即便将来水库真的出了什么问题,也有他们垫背。这次谭勇咬我,本来我想用这件事做文章,可不知道为什么,小鬼居然没有把钱给了谭勇,所以我就想让你把这张支票带给谭勇,就说是赵东阳给的,嘿嘿,另外我这里还有张同样数额的支票,就算是兄弟你的辛苦费了。只要谭勇一接支票,用不了多久警察就会以受贿罪逮捕他,这样一来他还怎么干涉我们的妙计?哈哈。”

    窗外的赵东阳几乎都要气炸了,自己妄称神机妙算,却不想一直都在被别人算计,如果不是今天无意中听到事情真相,还不知道要被蒙骗到什么时候。他真想冲进去,一掌拍死程焘,可他没有动,现在他谁也不相信了,他倒要看看佟凯准备怎么办。赵东阳看的清楚,程焘给佟凯的每张支票都是两亿的巨款。

    佟凯犹豫了,作为商人他怎么会不喜欢钱,只要一答应,自己就能白拿两亿,还不用担什么风险,简直太简单了。可同时佟凯却知道,只要自己一接这两张支票,从此以后就会后患无穷,不用说再也无法面对赵东阳,自己的后半生将会在良心的谴责中度过。

    想到这,佟凯再不犹豫,轻轻的把支票退回给程焘。程焘脸『色』立刻一变。“佟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不肯给我这个面子?”

    “呵呵,程先生,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可能有个细节你不知道,赵东阳我不光认识,而且我们还是非常好的朋友,就因为他为人重情重义,小弟不才也对义气二字看的很重,所以程先生你另找别人吧。”佟凯说完,看也不看程焘的反映,起身打开房门就要出去。

    哪知程焘仍不死心,追上来,一把关上房门。厉声道:“佟先生,你可想好你在做什么?难道你光顾了和那小鬼的义气,就忘了我们之间的吗?哪边轻,哪边重你可要掂量清楚,再说,赵东阳到时候无非是因为贿赂谭勇坐几年牢,我可是要掉头的啊。”说着程焘竟然挤出了几滴眼泪。

    佟凯看了程焘一眼,冷冷一笑,一言不发的推开程焘按在门上的手,大步走出门外,很快楼下汽车马达声响起,奥迪车不久便消失在夜幕之中。

    窗外的赵东阳被彻底震撼了,他真的没想到佟凯拒绝程焘会如此干脆,其实他刚才已经做好佟凯会出卖自己的打算,他和佟凯相识不过数月,作为一个商人在2亿的巨款钱选择了义气,这实在太难了,同时这样一来,就等于完全得罪了程焘,以及他背后拥有的权利,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果然,佟凯走后,程焘愣了半晌,突然狠狠的把手里的支票『揉』成一团扔在了地上。恶狠狠的道:“佟凯,我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程焘快步坐回椅子上,深吸了一口气拿起了桌上的电话,飞快的拨了一串号码。“喂,主上大人,我是程焘,和你想的一样,佟凯拒绝了,这个人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计划,绝对不能再留了。”

    赵东阳就是一愣,听程焘的口气三分恭敬中又带了七分的畏惧,是什么人物能让堂堂副市长怕成这样,赵东阳当即注上了意,可只听到听话里几次“嘿嘿”的刺耳笑声,接下来就再也听不到了。

    程焘一边听一边不停的说是,紧接又对着话筒道:“好的,佟凯的事就拜托主上大人了,如果这次我能度过难关,程焘就是您手下的一名小兵。”

    说完,程焘放下了电话,在屋里盘旋了几圈之后,突然好像想起什么,急匆匆的开门走掉了。

    等程焘一出门,赵东阳立刻给张五拨通了电话。

    电话一通,还在梦里的张五便不耐烦的吼道:“是谁,赶快说话,没事老子挂了?”

    “五哥,我是赵东阳,不要再睡了。”

    一听是赵东阳,张五立刻清醒过来。“赵先生?怎么是你,出了什么事?”

    “不要多问了,赶紧召集老耿他们,佟凯有危险,马上去保护他,记住多带重武器,对手很可能非常厉害。”

    挂上电话,赵东阳还是不放心,又把电话打到侠女那里,让她也去支援张五。

    安排好一切,赵东阳正要离开,突然看到程焘房间地上那两张『揉』成一团的支票。“嘿嘿,反正是不义之财,不拿对不起祖师爷。”翻身进了房间,把支票揣进了口袋里,这从窗口飘然离去。

    离开程焘家已经很远了,听筒中那几声刺耳的笑声始终在赵东阳耳边回绕,他无法断定是不是在哪里听过,可那种阴暗的感觉却强烈折磨着他的神经,一路上他总感觉暗处好像有个可怕的身影,随时都会扑上来一样,不由对佟凯的安危更加担心,真有心去转身去亲自保护佟凯,担眼前却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要办。

    随着华阳大厦的倒塌,程焘的阴谋也同时败『露』,不用想,程焘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将他的罪证销毁,而那个神秘的“主人大人”的出现更是事情变得愈加复杂,佟凯仅仅是不同意合作,立刻遭来杀身之祸,而那些知晓内情的人,以及想和程焘对抗的人一定会遭到程焘和主人更加疯狂的报复。

    虽然杀掉程焘可以暂时阻止这一切,可这样一来,问题的一切线索也就断了,躲在程焘背后的势力会因为程焘的死逃过惩罚,他们大可以培养新的代理人,或寻找新的合作伙伴,第二座华阳大厦,第三座华阳大厦还会出现,还有更多的人会因此而死。赵东阳知道,只有让所有的问题大白天下,让程焘陷入绝望境地,那位主上大人才会出手救走或者杀掉程焘,从而掐断这条危及到他的线索。

    赵东阳脑中飞快的想着,脚小却一刻不停,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赶在程焘前面,把华阳大厦坍塌现场保存下来。

    很快赵东阳来到了商业街,只要转过前面的街角就是华阳大厦,赵东阳就听到华阳大厦方向不时传来说话的声音,街角处更是影影绰绰的有人影晃动。

    “糟了,还是来晚一步。”赵东阳心中一片焦急,靠着墙根悄悄的潜到街角的那名守卫,毫不留情的『射』出几枚算筹将守卫干掉,赵东阳探头向华阳大厦方向看去。

    就见在整片的废墟中央,也就是华阳大厦的残骸位置灯火通明,几十辆重型卡车整齐的停在那里,上百个黑衣人正在有条不紊的正从卡车上搬运东西,整齐而且迅速,一看就受过严格的训练,最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一个人说话,反倒是外围十几个头领模样的人不时倒能听到几声说笑。

    赵东阳看了一会不得要领,正这时地上的哨兵手里的对讲机响了起来。“街角的哨兵,街角的哨兵,为什么看不到你们的身影,马上出现!”

    赵东阳心中一惊,下意识的低了下脑袋,他肯定刚才废墟上没有一个人用对讲机说话,也就是说,除了面前搬东西的百来人,还有人在暗中监视着这里。

    这时对讲机又传来几声呼唤,语气已经非常焦急,赵东阳顿时回过神来,飞快的拿起地上的对讲机,故意含糊不清的道:“来了,刚才去上厕所。”同时右手一刻不停的开始扒守卫的衣裳。

    对讲机里骂道:“混蛋,上个厕所要这么久?给我快点,一分钟看不到你的人,赏金你就别想要了。”

    赵东阳含糊的答应了几声把对讲机仍在一旁,两手翻飞,将守卫的衣裳脱下来穿到了自己身上。

    “嘿,还行,大小刚合适!”赵东阳上下检查了一下没有不妥之处,背起守卫的枪,拿着对讲机走出了街角。“我出来了,我出来了。”

    对讲机里声音顿时松弛了不少。“哼,算你的狗命好,还差二秒钟一分钟,给我盯紧点。”说完对讲机里没了声音。

    赵东阳长出一口气,在外面转了几圈,生怕被人认出相貌,赶紧又缩回倒街角里。

    就在刚才这么一会,赵东阳已经将废墟周围的环境看了个大概。他发现废墟上临时安置在十几根柱子上的探照灯,无一例外的都有一根电线伸向西北角的一处高地,从那里正好可以通览整个废墟。

    微微一笑,赵东阳知道那里一定就是对讲机里说话人的藏身之处,这个人的存在对他威胁太大,必须尽快解决掉。

    想到这,赵东阳转身绕了一圈从后方来到了高地之外。果然不出所料,一座坍塌半边的电话亭里传来发电机的轰鸣声,从断壁残垣的墙壁上的看去,一个长发中年人端坐在一架长筒望远镜前,正一丝不苟的观察着眼前废墟,还不时变动着望远镜的方向。而在他身后则是两个手握半自动机枪的黑衣人。

    作为风水师,在不得不以武力解决问题时,赵东阳更喜欢偷袭而不是正面冲突,以他的势力面对张五这样级数的高手时,死个十回八回非常正常,可如果让赵东阳藏在暗处突释偷袭,十个张五赵东阳也有信心能一击成功。

    又看了看远处忙碌的黑衣人,最近的也有几百米,只要不让枪响,打翻天也不会被他们发觉。

    观察完毕,赵东阳抽出了三枚算筹,连丝毫的迟疑的都没有,手决半掐“离魂阵”,三枚算筹急『射』向电话亭中三人的脑后。

    就感觉手中的阵法传来三下微微的震动,赵东阳知道三枚算筹如期『射』进了目标。满点的点点头,赵东阳感觉只从进入“地卦”意境,玄相功使用更加纯熟了,现在算筹击中目标连声音都没有半点。

    赵东阳正要起身,可他突然发现电话亭中的三人并没有倒下,反而像是被奇怪的苍蝇『骚』扰了一下,缓缓的扭头向苍蝇来源的看过来。

    “有没有搞错!”赵东阳心里一凉,这样的情况他还从来没有碰到过。算筹明明击中目标,可竟然没效果。

    就见望远镜前的那长发中年人一点一点的把头扭过来,阴冷的笑脸上,两只眼睛如两只灯泡,闪烁着暗红『色』的光芒。随着他额前飘摆的长发随风轻摆,红光若隐若现,更增添了几分诡异。

    嘿嘿冷笑几声,中年人呲牙道:“小子,等了你好久,你可总算来了,勇气尚佳,没有让我失望,夺枪、杀人手法干净利落,好久没碰到你这样的高手了,好期待和你交手啊。”说着站起身,迈着沉重的步伐向赵东阳走来,每走一步地上都会被踏出一个大坑,最恐怖的是随着中年人的动作,居然隐约传来金属撞击的声音。

    赵东阳哪见过这个,禁不住退了一步。“你……你是人是鬼,不要过来。”

    同时手中暗中飞快的变动手诀,想将刚才『射』出的三枚算筹收回,这样也好增加几分胜算。可是手决变了几变,『射』出的算筹竟如石沉大海,连半点反映都没有。

    赵东阳不觉有些怕了。“这到底是什么怪物?难道他们不怕离魂阵?”这下不由激起了赵东阳的斗志,一把将腰间的算筹全部抽出,同时手诀微变,一个无相阵蓄势待发,正对准了长发的中年人,只等他走到近前便发动阵法,同时脚下暗运真气,做好随时逃走的准备。

    中年走到离赵东阳面前5、6米的停了下来,又是嘿嘿的笑道:“小子,怎么害怕了?你放心,我不会马上杀掉你的,临死前,我会让你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乐。”说着中年人猛地一挥手对身后做了个奇怪的手势,那两名黑衣人眼中突然眼中『射』出血红、鲜亮的光芒,把枪扔在了地上几乎在同时身体笔直的跳起,然后重重的落在赵东阳左右,形成犄角之势,截断了他的后路。

    “怎么样,你现在不会再想跑了吧,那好,准备接招吧!”说着,中年人在脖后的衣领里一探,缓缓抽出一把又细又长的银『色』长剑,不是末端有一个略粗的剑柄,赵东阳真以为是一根长针。

    跑是跑不掉了,逃避更解决不了问题,现在只有拼了,赵东阳抖擞精神,将算筹结成一把宽背鬼头刀,可惜本就不全的算筹再又失三枚的情况下,刀头位置已经只剩半个了。

    中年人皱皱眉。“用刀?不好,不好,剑为君,刀为臣,剑是灵动、智慧、勇气的集合体,是高手的兵器,而刀孔武有余,变化不足,你已经输了半分,你还是换把兵器吧!”

    “呵!”赵东阳被气乐了。“你哪那么多废话,实话告诉你,老子用刀用剑都一个样,因为我都不会,你不动手,我先来了。”赵东阳大喝一声,猛地疾走两步,然后一纵身,整个人已经飞在空中,同时把刀高高举过头顶,犹如一个大鹏一样劈向中年人。

    “好气势,可惜没速度啊!”中年人一边说,一边漫不经心的往旁边挪开一步,同时把长剑微微一歪,正对准赵东阳下落的位置,只要赵东阳真的落下,马上就会被『插』个对穿。

    可赵东阳不是傻子,虽然不知道中年人是什么东西,可一看就是用剑的行家,他怎么会用自己的弱点和他对抗。

    就见赵东阳一刀劈到一半,身体却忽然一坠,同时一撒手把算筹刀扔了出去。看也不看鬼头刀是不是劈中对手,赵东阳一落地就开始向后击退,同时把一直在左手集结的无相阵全部挥出。“无相阵,束!”

    感应到主人的心念,鬼头刀还在半空中就依然炸开,宛如雨点般『射』向中年人,却没有一个打中,反而落在了中年人的周围,形成一个杂『乱』无章的图案。

    这一串眼花缭『乱』的动作是赵东阳和侠女在山洞中几个月修炼的结果,中年人还没反映过来怎么回事,人已经被困在了无相阵中。

    中年人脸上不由闪过一丝慌『乱』,挥剑便要追赶已经逃到几米之外的赵东阳,可赵东阳怎么能让他接近,一见阵法布成,赵东阳立刻开始拼命的催动玄相功,以最快速度启动了无相阵。

    52枚算筹同时一亮,紧跟着以迅雷之势飞速的向中年人身边聚集,到他身前时已经环环相扣,算筹背后的暗纹根根相连,旋转着向中年人挤压过来。

    “这是什么招数!”中年人明显没见过这个,一瞬间已经刺中算筹几十剑,可半点也没阻挡算筹聚集之势,52枚算筹就像一条首尾相连的怪蟒紧紧的缠在中年人身上,并且不断的收缩、变紧,眼看就要将中年人勒成两截。

    然而就在这时,一直没动的两个黑衣人动了,两脚直直的跳起,一个起落便来到中年人近前,赵东阳正全力催动着阵法,想要阻止已经来不起了,就见两名黑衣人右手握住左手小臂,猛地一折,整条胳膊“喀吧”一声断成两截,可奇怪的是伤口处竟然没一滴血流出。

    赵东阳不由吓了一跳。“这是干什么,他们发疯啊。”

    可这么一愣的时间,那两名黑衣人随手将断臂扔在地上,同时把身体上残余的半截断臂『插』进了中年人的身体。

    “啊……”中年人全身猛地一振,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吼声,紧跟着全身就像过电一样,开始不停的抽搐,而伴随着中年人的变化,赵东阳发现那两名黑衣人正在高速的缩小,就好像放了气的皮球,一分钟不到已经只剩下皮包骨头的干尸。

    而吸取了两名黑衣人全身精气的中年人,喉头处又是几声野兽般的鬼叫,然后猛吸了一口气,双眼的红光一闪紧跟着竟完全熄灭,全身响起一连串的爆豆声,身体竟然涨大了一倍多,原本手中的长剑好像一根筷子相似。

    而受不住这股突然袭来的怪力,本就不完整的无相阵轰然断裂,又变成算筹模样,散落满地。

    “我的天啊,这是什么?狼人变身吗?”赵东阳真有些后悔今天为什么要来这里。

    接近三米高的怪物大嘴动了动,鬼怪般的声音厚重的传来。“嘿嘿,小子,这下看你还有什么新花招?等着受死吧。”

    怪物说完,微微一蹲身体,“轰”的拔地而起,就像一座大山般扑向了赵东阳。

    此时的赵东阳已经完全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下意识的后退几步,却一不留神摔倒在了地上,眼睁睁的看着庞大的怪物从半空中离自己越来越近。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破空声中声从从远处传来,几乎一瞬间就已经到了近前。赵东阳就感觉面前白光一闪,恍惚间看到一件一米长的条状物体已经击中半空中的怪物,居然去势不减,又带着怪物长长的飞出一段后,才一起跌落在地。

    与此同时,高地背后一声无比浑厚的声音缓缓出来。“无量天尊,孽障,你还想张狂的什么时候。”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腔调,赵东阳顿时感到全身一轻,心里狂呼道:“爷爷,你可终于来了。”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46/22563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