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我的左眼是阴阳眼 > 第六章【丧礼喜鬼】

第六章【丧礼喜鬼】

推荐阅读:圣墟全职法师美食供应商神级小卖部天神诀超品相师龙王传说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银狐

    “不管你信不信,事实就是这样,就是昨天回魂的,当时你小舅就遇到了煞鬼,现在还中了地煞之气,肚子涨的老高呢。”

    强子哥一脸慎重的开口了,语气有些阴沉的样子。

    “好吧,我不去灵堂就是,咱们走吧。”

    我心里有些沉闷,拍了拍强子哥肩膀说到。

    强子哥见到我答应,立刻就露出白白的牙齿傻呼呼的笑起来,一边走,一边跟我说到。

    “对了,小常,你这次回来还打算走么,如果不走,就去我那帮忙呗,我学校现在极度缺乏老师,也招不到人,我想……”

    强子哥嘿嘿一笑的说到。

    我带着一丝诧异之色的盯着强子哥,心里不禁有些震撼起来,强子哥出去打拼还没有几年,居然就能够回家创业了,并且还开了一个学校。

    “还真看不出强子哥有这等能耐,只是在你这学校当老师,我可做不来,我可是学的设计专业。”

    我脸微微一红,如实的开口说到,心里隐隐有些失望,毕竟我数理化都不好,文科还算可以,但是也没当老师的这个能耐,否则我当初也不会去学美术,想要凭借美术为高考拉分,我的如意算盘并没有算准,美术过了,文化却没有过,只得去了一所大专混日子。

    “这学校不大,我只是其中百分之五十的股东,放心,我知道你的美术还是有一定的功底的,你大专的时候不是考了教师证么,难道你当一个初中的美术老师都无法胜任?这可不是我的小表弟啊。”

    强子哥拍了拍我的肩膀,嘿嘿的笑道。

    美术老师?这一点我倒是能够做到,心里又不免对表哥心存感激起来,我一回来,就帮我找到了工作。

    “恩,好吧,什么时候去上班?”

    我问道。

    “等送爷爷上山后就去,学校再镇上,才刚刚建起不久,现在才四个班,你到时候直接搬到教师住宿楼就可以了。”

    强子哥拍着胸脯说到,在路上我们又闲聊了一些事情,直到前方响起了爆竹声,我们才停止了交谈。

    表哥家已经建起了楼房,楼房前方的水泥坪上搭建着一个巨大的白色灵棚,刺耳的哀乐声传来,帐篷里面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里面我大多都眼熟,只是叫不上名字,他们都围着一个个圆桌,磨拳搽掌的等待着上菜,帐篷的周围还用黄色的裱纸写着一些古怪的字符,我都看看不太懂,目光一转,发现周围还有许多各色的花圈,角落里还堆叠着一大堆巨大的花炮,这些都是正宗的浏阳花炮,并且一个角落里还有一只乐队,崭新的架子鼓,电子琴,居然还请了乐队,排场不小啊。

    “唉,这不是小常么,好久不见,长俊了啊,表舅也没什么时间招待你,你去找你表姐她们吧,强子,跟我走,有事。”

    此刻对面走出一个身形消瘦的中年男子,男子几乎和强子表哥长得一样,只是脸上多了几分沧桑,头发之中也夹杂着银丝,他是我的表舅,我问了声好,心里有些小埋怨,大表舅怎么还当我是孩子似的,听了他的话,我脸上露出一丝疑惑之色来,接着表舅脸色微微一沉,冲着表哥使了个眼色,让他跟着走,然后表舅大步往外面行去,脚步十分急促的样子。

    “小常,别乱跑,我去去就回。”

    表哥吩咐我几句,脸上也露出焦急之色来,就连包都没有放下就跟着他爸走了。

    我走进灵棚,大家都盯着我,仿佛是看怪物一般,有些开始悉悉索索的打量起我来,我顿时就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只是这种让人盯着的感觉十分不好,就在我要去寻找我表姐时,我忽然感到身子一冷,左眼火辣辣的冷痛起来,我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揉了揉眼睛,就在此时,一道冰冷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来。

    “你坐了我的位置,请让一下。”

    我费力的睁开眼睛,一个身穿休闲服年纪与我相仿的男子站在我身边,冷冷的开口了,男子十分白皙,剑眉星目,嘴唇微张,完全不似农村人。

    我有些尴尬的站起来,连连说对不起,发现我坐在一个已经开席的椅子上,这一桌人的穿着都不是农村人,倒是有些品位的样子,见到我尴尬,这些人善意的点了点头。

    就在我把目光转向另外一处之时,忽然左眼火辣辣的,我情不自禁的闭上了右眼,发现在灵堂的前方站着一位身穿红色旗袍的女人,这个女人长发齐臀,由于是背对着我,我看不清她的面容,但是很奇怪的是,这个女人居然穿着罕见的红色绣花鞋,露出来的小腿惨白,好像死人僵硬的皮肤,我一下看呆了,心中不免有些气愤,灵堂里面二表舅,舅老妈,其余的表哥表姐都在悲声痛哭,她却穿了一身红站在灵堂前,在丧礼之上是十分禁忌穿红的,难道没有人阻止?我立刻就忘灵堂走去,刚还没踏出几步,忽然感到自己的手臂被人拉住了。

    “你想死么!”

    冰冷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又是这个白脸小子,他脸上冰意稍解,盯着我脸,露出一副诧异之色来,那一双乌黑的眼珠盯得我发毛。

    “你干什么,那人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居然穿着红衣服参加丧礼,就算她是个女的我也要教训她!”

    我冷冷的盯着这名多事的男子,语气有些不善起来。

    “你也能看见?”

    他没有动怒,反而莫名其妙的的问起这话来。

    “我又不是瞎子,这么个大活人站在那,谁都看的见。”

    我有些生气了,但是转眼一想,这话似乎有些猫腻,我再往哪女人那边看了一眼,发现有人从她身边经过,仿佛都没看到她一样,如果这个人别人都能看到,只怕早就被拉出去了,这是一个鬼!我吓了一跳,顿时后退几步,却撞到他的身上,我连忙站好,说声对不起,他再次恢复一脸的冰寒,开口说到。

    “我们遇到喜鬼了。”

    “什么是喜鬼?”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这种鬼,不禁有些好奇起来。

    “喜鬼其实是一种煞,死的时候正好是它们大婚之日,因为怨气太重无法消散,所以就形成了这种厉鬼。其实它们不常见,只有在大喜和大悲的场合下才会出现,见到的人没几个能活下来。它的存在是一股怨气,一份由最幸福转为最凄凉的怨念,所以它们徘徊在婚丧两大典礼上,重复着自己最快乐也最悲伤的情景,而另外有一种鬼与喜鬼一样,叫丧鬼,情况也十分的类似。唯一的区别就是丧鬼是死在别人的婚礼上的人,别人最快乐的时候,却是它们最悲哀的时候。因为它们的怨气十分强大,所以看到它们的人几乎不可能避开这股煞气,它们算是恶鬼之中最为凶险的煞鬼之一,十个看到的人,就会有八个死于非命。”

    少年难得的跟我解释起来。

    我吞了口唾沫,点了点头,目光投向那个女人,忽然灵堂那边传来一声嬉笑,我心里一颤,那个身穿红色旗袍的女人居然转过身来。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92/26826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