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计】

推荐阅读:银狐美食供应商神级小卖部圣墟天神诀大主宰超品相师一念永恒玄界之门全职法师

    青冥的话,处处都戳在了我的痛楚,他这一句话里至少是有两处冒犯了我,后果是很严重的。

    我当时只是觉得一股强大的怒火支撑着我,把他的手扳开,脸一沉,开口说到:“青冥,你这个臭小子,是不是皮发痒了!”

    “对,好痒啊,来挠挠呗,就你那三两肉。”

    青冥这个小子不知死活的激怒着我,我气不打一处来,就要上前揍他,他身子微微一弓,很巧妙的躲开了我的攻击,我自然不会放过,紧跟而上。

    闹了一段时间,青冥忽然一下停了下来,害的我没有及时止住脚步一头扎在他后背之上,撞的我头晕乎乎的感觉。

    “行了,他们已经消失了。”

    青冥转过头来,看了一眼空荡荡的门口,哪里还有那个披麻戴孝一脸惨白的丧鬼影子,而那个红袍喜鬼也一同消失不见了。

    以煞制煞,果然有效。

    空中那股难以言明的气味全部都消失不见,我愣了一愣,还没缓过神来,屋外面就骂开了声。

    估计是周围的居民听到了响动,这时,小吴扶着青灵走了进来,青灵满脸苍白,开口说到:“快走,我的法术难以支撑周围的结界,还没来得及召回那些豆兵,结界就破碎了,现在估计那些村民得报警了。”

    果然,我们刚一走出小屋,便听到远处有刺耳的警笛鸣响起来,地面之上跌落着许多的黄豆,小吴一把背住青灵,动作十分利索的跑的没影了。

    青冥同样是动作灵敏的跟了上去,只有悲剧的我,因为穿着方面,我根本就迈不开大步子,又不敢跑太快,怕把这身名贵的衣服给弄坏了,在奔跑的过程之中我还险些摔了个狗吃屎,真悲剧。

    等我来到他们面前时,我见到青冥倚在小车旁训斥着青冥,我心里很诧异。

    “你这个小子这么没有良心,居然把你媳妇丢了,到时候你到哪里去找一个?”

    青灵点了一根烟,脸色恢复不少血色,中气十足的吼起来,小吴在旁边看的是心惊肉跳。

    “我……我以为他会跟上。”

    青冥头低着,声音很小。

    “跟上?他又不曾修炼过法术,他能够跟上?我跟你说,我对他十分有好感,你不把他给我找回来,若是让警局的那些家伙抓去了,我为你是问,我跟你说……”

    青灵的胸脯一颤一颤的,看到青冥被训的说不出话,我心里小小得意一把,走了出来。

    “小姑姑,我回来了,幸好衣服没有弄坏,不然可要赔几千块钱呢。”

    我脱下这些厚重的凤冠霞帔,把它递给小吴,脸带微笑的开口了。

    “几千块?谁跟你说的?这些衣服做完这事之后就要烧掉的,岂能留在阳世之间?”

    青灵面带古怪之色的接过衣服,一把扔到一旁,接着手里多了一张黄色的符箓,她念念有词之下手腕一番,这道符箓便飘然而下,稳稳当当的落在这衣服之上,刚一接触,便化为一个火球,一下就燃烧起来。

    “青冥!!!”

    我强忍着心里的怒火,咬牙切齿的盯着正在偷笑的青冥,等回到宿舍之后,我非得抽他几巴掌不可,竟然敢糊弄本大爷。

    车子发动了,青冥也松了一口气,我径自望着穿户外黑黝黝的一片,远处偶尔会有一两处灯光,显得十分孤寂。

    这,到底是怎么了,自从上次回到舅外公家后,就接二连三的遇到这种事情,我的性命一次次与鬼门关擦肩而过,难道这一切都是命?

    还有那个红袍喜鬼虽然消失,但是她似乎早就知道我,并且知道是谁抓了我的外公,我现在又改做什么,一下子我心里真的好乱。

    青冥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很温暖,让我的寒意驱赶了不少,他一双黑黝黝的眼睛盯着我,眼神之中充满了坚定。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我点了点头,接着双眼微微眯起,实在是太累了,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累,而是心理上的累。

    迷迷糊糊之间,我记得有人抱住我,只是觉得很温暖,便没有醒过来,真想永远永远在这样的情景之下不醒过来,可是,事实总是残酷的。

    “叮叮叮……”

    刺耳的闹钟响了起来,我想都没有想,直接抽出手掌往旁百年的闹钟一拍,本想用我的大力金刚掌拍掉这烦人的催命铃。

    “我  草……”

    我感到手掌一股钻心的疼痛,也不知道拍到了什么,我立刻笔直的弹了起来,捂着手掌。

    就在我一声惊叫,旁边的青冥也被我吓了醒来。

    “还好伤的不深,别动。”

    青冥把我手掌中心的啤酒瓶盖取了下来,让我按住伤口,他连衣服都没穿就去帮我找药箱了,我捂住伤口,把手伸到床外,这才开始打量起来旁边的书桌。

    书桌上面有一些哈啤的空啤酒瓶,我数了数居然有十多瓶之多,再一看书桌下面,我脸立刻阴沉起来,下面还有许多瓜子壳,花生壳,还零零散散的有十几个空啤酒瓶,昨晚青冥和小吴青灵小姑姑居然在这里干掉了二十多瓶啤酒,难怪我床上都有一股酒味。

    “你等下,没有纱布了,我出去买。”

    青冥急冲冲的往门外冲,我立刻吼住了他。

    “穿上衣服,带上钱!”

    我一把抓过旁边的外套往他扔去,这货一抓衣服就冲冲往外跑,连门都忘了关。

    我看了一下满手的血迹,又看了一眼匆匆离去的青冥,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小子怎么这个时候就慌张了呢,难道是愧疚?

    我起身来关掉门,接着又到了洗手间用清水冲刷着手掌,水很冷,冰冷刺骨,擦干手后,我就站在窗子面前发呆,其实这个伤口并不是很深,就是啤酒盖上面的东西刺到了,拔下来就好了,虽然出了点点血,现在血都快要干了。

    现在快要临近期末了 ,强子表哥说在期末之前要组织学校的老师去旅游一次,至于是哪里,还没有决定,不过从其他老师的意见来看,可能是去安徽玩玩。

    今天是美妙的周六,窗外又阳光明媚,多么希望出去走走,奈何囊中羞涩啊。

    对了,嘿嘿,找青冥借钱。

    我看了一眼窗外,看到熟悉的人影朝宿舍楼飞奔而来,我立刻跑到床边,有气无力的伏在床上。

    门开了,青冥心急火燎的一把把我扯起来,开始用消毒药水给我伤口消毒,接着又用纱布缠上,搞的我跟不能动弹的伤残人士一样。

    “怎么了,无精打采的。”

    青冥小心翼翼地帮我包扎伤口,头也没抬,冷冰冰的开口问到。

    【终于三十章了,最近好多事啊~~~~】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92/26829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