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书 > 灵异小说 > 我的左眼是阴阳眼 > 第四十章【固伦和孝】

第四十章【固伦和孝】

推荐阅读:大主宰龙王传说一念永恒银狐圣墟美食供应商玄界之门超品相师神级小卖部全职法师

    【首先我想说一点,喜欢本绿色∷小说络延迟,更新不那么准确,但是你收藏里面会显示最新更新的。】

    水泡越冒越大,最后一个漆黑的影子从水潭低下浮现而出,哗啦,一声水响,一个黑乎乎的人影从里面钻了出来。

    竟然是一个人,我躲在石碑后面看的真切,原来这墓室之中并不是只有我,青冥,舒建国和李梦琪四人,还有第五个人的存在,因为从水底钻出来的人个子很小,只能说是瘦,他理着个平头,看起来很干练,刚冒出水潭之后,便大口呼吸这里面的空气,其实这个水潭上空的空气很稀薄,他呼吸了片刻才开始打量起周围,见到旁边悬浮的白玉床,床上的朱红棺椁,脸色变得和舒建国一样兴奋起来。

    “唐永!”

    舒建国的声音忽然从石梯上面传来,水里面的男子闻言立刻欣喜的抬起头,见到真是舒建国,这才开口应允。

    “你也找来了,咦?你不是说还有别的人么,怎么都没有见到?”

    这名被叫做唐永的男子爬出水面,看了一眼四周,开口问到。

    “走失了,不过刚才有一个逃到下面来了,你没有看到?”

    舒建国站在一处石碑前,扫了一眼四周,神色阴沉的说到。

    他竟然还叫了外人同我们一起进来,看来早就谋划好,没安好心。

    “没有,可能他进了水潭,我是从另外一个地方过来的,这里似乎有不少通道前往此处,不过都十分隐秘,对了,这里难道就是我们要找的东西?”

    唐永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

    “不管那么多了,这块长生石人人觊觎,这次来这古墓的人绝对不只我们这几个,事不宜迟,开棺!”

    舒建国拍了拍唐永的肩膀,点了点头开口了。

    “好,我准备东西,不知道伴我这一身的摸金符能不能有用,如果真是起尸了,只怕非同小可,至少是跳尸以上的级别了。”

    唐永来到棺椁面前,敲了敲,语气沉重的开口说到。

    舒建国点了点头,接着从包中掏了四根白色蜡烛递给唐永,唐永嘿嘿一笑,他走到白玉床的四周分别在东西南北四个角落里分别点上了一根,接着又做了一些古怪,类似于祭祀的动作,直到蜡烛烧得旺盛,这才松下一口气,他是从水下而来,身上的除了一些贴身之物外,都没有携带,所以早就要舒建国帮忙带着一些东西。

    接着舒建国又从身后的大背包里面掏出两张防毒面具扔给一张给唐永,自己则是动作利索的戴上另外一张,因为开棺材的时候,里面会有毒气,一般时间越久的棺材里面所蕴量的尸毒就越多,一些村子里挖出古代的棺木,没有任何措施,就被村民开启,而里面散发而出的尸气就被吸入,最后导致死亡。

    二人手里还多了一片一尺来长的青铜矬子,舒建国摸了摸大朱红棺椁,伸出两根长长的手指往某一处弹了弹,接着眼疾手快的把青铜矬子插入其中,接着微微一翘,矬子插入的地方竟然露出一条裂缝,不出半盏茶的功夫,二人就拆掉了棺椁,露出里面的一面青铜棺材。

    就在舒建国翘起这青铜棺材,让尸毒散去的时候,东方的一个蜡烛忽然熄灭,这一现象,立刻让二人停下手来,双目惊疑的盯着这个被熄灭的蜡烛,周围很安静,只有哗啦啦的流水声,但是在场除了远远躲在石碑之后的我以外,根本就没有其他人在场,这里虽然有流水,但是根本就没有风吹到玉床那里,就算有,也不足以吹灭蜡烛,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固伦和孝公主发出的警告,警告他们远离这里,若是见到蜡烛全部熄灭还未退去,就会产生难以估量的后果。

    “有鬼吹灯,摸金一行就规矩,如果有蜡烛熄灭就要走,咱们还要动手?”

    唐永见到蜡烛灭了,脸色忽然一变起来。

    “难不成害怕这个鬼公主不成?只差最后一步了,绝对不能放弃。”

    舒建国脸上露出狰狞之色的开口说到,接着见青铜棺材里面的毒气放的差不多了,双手抬着一处棺盖,狠狠往上一抬,竟然把这数百斤重的青铜棺盖给抬了起来,唐永牙一咬,同样把手伸了过去,因为玉床在水潭偏下,而我所处的石碑位置又偏高,所以他们所处的位置我是看的一清二楚。

    不过有一种感觉让我很奇怪,就是这个场景似乎有些熟悉,我的身体也越来越冷,左眼火辣辣的疼痛起来,我抱着头,缩着身子躲在石碑后面,透过缝隙,仔细的观察起这青铜棺材里面的固伦和孝真容,当棺材盖子被推开看到她的面容时,我心里狠狠一震,两眼发花,全身发软的往后倒去。

    如果我真倒在地上,势必会引起那二人的注意,但是我往后倒却倒在一个人的身上,我大惊,几乎叫出口,但是很快就被人用手捂住嘴巴,我问到一股熟悉的味道,便也放弃了反抗,果然,我耳边就传来青冥这小子熟悉的声音“别动,看!”

    我也不知道青冥怎么出现在我身后的,我也顾不了那么多,因为这具棺材里面的主人已经完全吸引住了我的目光,这不仅仅是因为她长的是哥美人胚子,还有更重要的一个原因。

    青铜棺材里面的固伦和孝的尸身保存的很完整,就像睡过去一样,只是脸色很白,好像刷了一层粉,她的面容居然和我相差无几,除了我的鼻梁要高一些,眉要修长粗黑一些,其它的地方都很像,舒建国见到固伦和孝的样子同样是吓了一跳。

    “怎么了,见到尸体保存完好很惊讶?”

    唐永拍了拍舒建国的后背,问到。

    “不是,这个清朝的公主怎么好像一个人,就是我刚刚追的那个人。”

    舒建国眉头皱起来,仔仔细细的打量起棺材里面固伦和孝的尸身来,她穿的很隆重,周身有不少名贵珠宝,她的胸口有一块小小的五色石头,用一块红绳穿过,挂在脖子上,她的嘴唇微微张开,卡嘴里鼓囊囊的,似乎含着什么东西。

    “不用管那么多,我们拿上这些财宝,但是千万不要动她嘴里的镇尸珠,否则一起尸,我们都难或者离开此地。”

    唐永吩咐几句后,伸出精瘦的手掌往固伦和孝胸口的五色石抓去。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392/26830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