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书 > 都市小说 > 极乐宝典 > 第十三章:蛋蛋的忧伤

第十三章:蛋蛋的忧伤

推荐阅读:龙王传说银狐天神诀神级小卖部大主宰超品相师美食供应商一念永恒玄界之门全职法师

    第十三章:蛋蛋的忧伤

    确切地说三个小流氓是被突然出现的肖远那无比“拉风”的造型给震惊住了!

    只见肖远一头拉渣的乱发,略带唏嘘的淡淡胡须,配着他那有些迷离的眼神,特别是他光着身子,只穿着一条小得可怜的红色内裤,双手叉腰,随着一阵夜风拂过小树林,窜入了他的裤裆中,有几根调皮的黑黑发亮的小卷毛钻出了那红色内裤前面的那个小破洞,似乎在呐喊,在炫耀….

    有些男人,注定一生不平凡,就像草丛里的百元大钞,大街上的劳斯莱斯,马桶里的金鱼,挂在街头的安全套箱子一般,甚至是一群母鸡中的大公鸡一般,总是在不经意间,提醒你他的存在….

    “呃….这位…兄弟…你…你从哪里来?赶快回去吧,晚了青山上的医院就要关门了…医生找不到你会着急的,乖啊…回去吧!”一名小流氓终于先回过神来,开口“好心”地劝导着肖远,他已经直接将肖远列为青山精神病里逃出来的病人了!

    “我再说一遍,你们这三个禽兽!马上放开这女孩!否则…”肖远无视那名心存“善意”的小流氓劝告,继续将刚才的话再说了一遍。【文字首发】

    “嘿嘿…我说哥们,你他妈以为你是谁啊?就这样穿条红内裤出来吓人还是吓鬼啊?快滚一边玩自己的蛋蛋去,别妨碍哥几个风流快活…”另外一名小流氓抬头朝肖远骂着,也懒得再理他,低下头继续撕扯着年轻女孩的皮带。

    “我最后再说一遍…马上放开这女孩,否则我对你们不客气!听明白了没?”肖远说了这句话,他暗暗咽了咽口水,因为他觉得自己有些冲动,自己的力气虽然变大了许多,不过他根本还没有把握一个对三个呢。

    那名被年轻女孩踢了裆部一脚的小流氓“大伟哥”生气了,他真的很生气,因为在刚才,他的小**才刚刚恢复了一些“雄风”的时候,肖远这莫名其妙的家伙就闯了进来,害得他好不容易才积蓄起的“雄风”又耷拉下了脑袋,再这样折腾下去,他感觉自己的小**会生气而亡的!

    “大伟哥”索性站了起来,伸手往上一摸,竟然摸出了一把牛角刀,手上一按“喀”锋利雪亮的刀身亮了出来。

    “臭小子!你***敢坏老子的好事,现在老子就对你不客气!识相的,马上蹲下来双手抱头,让咱们哥三个每人踩你几脚,然后滚蛋回家玩你的蛋蛋去!否则老子就让你知道啥叫血染的风采…”那“大伟哥”色厉内茬地朝肖远怒喝道。

    肖远吃了一惊,他再次咽了咽口水,他没想到这家伙随身携带着凶器,若是被他捅了,那自己就冤枉了,英雄没做成,就像狗熊一样被小流氓捅死了,那人生才真是无比的杯具啊!

    “大伟哥”看见肖远脸上露出害怕的表情,心情大爽,狞笑着走上前来,站在肖远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以后,说道:“我说哥们,你骂咱哥三个是禽兽,我看你比我们更加禽兽!我们连衣服裤子都没脱,你小子倒好,都已经准备好了!嘿嘿,是不是想分一杯羹,也想爽一爽啊!?”

    “爽你妈!!”肖远嘴巴里蹦出这三个字,右脚猛地大力一抬,用力一脚,由下往上踢在了“大伟哥”的裆部位置上!

    蓬…!哇啊!!

    猝不及防之下,“大伟哥”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嚎声,被肖远那大力一脚踢得整个人拔地而起,飞出了十几米的小树林之外,撞在树林边的一排木栅栏上,将木栅栏撞了一个大窟窿,直接口吐白沫,晕死过去,裤子的裆部渗出一片血迹,看来他的蛋蛋注定不再有完整的时候了….

    “啊!臭小子!你他妈竟然敢下手偷袭!你太阴险了!!”其他两名小流氓松开了那名年轻女孩,站了起来,其中一名立即恶狠狠地朝肖远的裆部扫去一脚,看他的样子是要为“大伟哥”讨回个公道。

    可惜这是个不公平的世界,有实力的人才有资格说话,所以公道是不存在的…小流氓的人生领悟还没达到这个境界,所以肖远给了他领悟的机会…

    肖远发现,自己的眼睛突然变得与平时有所不同,竟然能够非常清晰地捕捉到那名小流氓踢向自己裆部那一脚的运行轨迹,他甚至能够感觉到那一脚的速度很慢很慢,慢到肖远往旁边轻轻一挪身体便避了过去。

    而且避过这一脚以后,肖远发现小流氓裤裆下空门大开,老半天都不合拢上来,似乎在向肖远呼唤着:“来呀!来踢我呀!!”

    当下肖远再也不客气,右脚又是一抬,准确无比地扫向了他的裆部“啪啦!”肖远甚至能够感觉得到那是蛋碎的声音,他在暗想自己是不是太狠了…

    “哇啊!!我的蛋!我的蛋啊….碎了…好象真的碎了…呜呜…”小流氓一转眼倒在地上,双手捂着裆部拚命地哀号起来…

    最后那名小流氓见状大惊,他不知道在哪里弄到了一截木头,哇哇乱叫着朝肖远的脑袋猛砸下来,肖远瞳孔一收,竟然准确地捕捉到了那截木头落下的轨迹,他身体往侧边轻轻一闪“砰!”小流氓的那截木头砸了个空,将前面的草地砸出了一个坑。

    没等他再次举起木头,肖远已经欺身上前,一只手按住了那截木头,顺势往他的裆部位置大力一甩过去‘啪啦!”那截木头在那小流氓的裆部撞成两断,小流氓没练过类似“少林铁裆功”这样的绝世武功,平时也不喝“铁鸟酱油”,因此他的下场便跟前面两位哥们一样,惨叫一声,双手捂着自己的裆部,如同烤熟的虾米一般,弓着身体在草地上拚命地翻滚着,哀号着….

    【文字首发】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553/41684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