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书 > 玄幻小说 > 欲神殿 > 第六章 横行霸道

第六章 横行霸道

推荐阅读:大主宰龙王传说一念永恒银狐圣墟美食供应商玄界之门超品相师神级小卖部全职法师

    骄阳炙烤着大地,黄沙掩埋着尸骨,苍茫天地间尽是一片昏沉。

    行走在南荒大漠之中,看到最多的就是这样一幅说不清是悲壮还是悲哀的景象。

    乌鲁在旭日东升之时就离开了库伦沙城,这是他第一次离开库伦沙城,却选择了独自行走。

    步行约四五里路,乌鲁驻足而立,回头再看那居住了六年的家园,已经被黄沙堆积的丘陵遮挡,乌鲁心中没来由的一阵空虚,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离自己远去。

    他怀中揣着三枚金币、十二枚银币、八枚铜币,其中只有八枚铜币是原属于他的,而其余的都是老殿主交给他的。

    库伦神殿其实并不富有,三枚金币、十二枚银币已经是库存的三分之一,但这是取得了神殿所有人的同意才做下的决定。说是行走在外钱财是必须的,大家还等着他回来继承库伦神殿。

    老殿主的孙女凯瑟琳是神眷者,应该早已取得了超然的成就,继承这二级神殿必然不在话下,但是老殿主却固执地遵守传男不传女的古老条令,并未将凯瑟琳看作是继承人选。

    乌鲁是库伦沙城年青一代资质最好的,虽然不知为何无法完成“神启”,但大家都知道他这次前往耶鲁神学院,多半是为了解决这一问题。若是真的解决了,这殿主之位也就没有了第二人选。

    “若是真的有那一天,继承这殿主之位也未尝不可,但是那要等我心中的困惑解开之后……”

    摸了摸怀中的钱币,乌鲁心灵的空虚被一股暖意填上,渐渐恢复了精神。

    他舒展肩膀,将背在肩头的巨大包裹拿了下来,那包裹被花斑布包住,整整有他半个人高,里面放着他的行装和炼金道具,以及库伦沙城的居民强行塞进来的东西。

    那些居民不知道乌鲁为何要去耶鲁神学院,只当他是前往求学的,就像三年前的凯瑟琳也受到过这样的待遇。

    库伦沙城因为库伦的庇佑而无灾无患,这里的居民也有着大漠人少有的纯朴和善良,正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乌鲁的善良也多半受了他们的影响。

    “他们的恩泽,我必不会忘记!”

    收起心中的一点惆怅,乌鲁谨慎地观察了一遍四周,着眼之处尽是黄沙,视野可见范围内并无人迹,他这才小心地蹲下身子,将右手插入黄沙之下,等到手掌整个陷入进去后,他再次看了看四周,然后才凝神注视着自己的右手。

    被手掌插入的那一小片沙地逐渐开始翻滚,地底下传出一阵阵蠕动穿梭的声音,乌鲁眼中浮现一丝厌恶之色,他知道,自己长袖遮挡下的手臂表面,肯定也已经长满了细密的鳞片。

    他在此时,显现出了自己的魔器--腐蚀触手!

    浓厚的黑气随着向地下伸展的五根触手钻入地底,并未有半点溢出地面,那些魔气一点点扩散开去,惊得地底游走的虫蛇仓皇逃窜,但有一只生物却顺着那些魔气逆行而来。无声无息地从地底逼近乌鲁。

    感受到黄沙下的触手终于触碰到了某样事物,乌鲁稍微松了口气,将右手从黄沙中拔出,随着右手的拔出,腐蚀触手也悄然缩回,继续寄居在右手之中。

    紧接着,他脚下的地面忽然出现剧烈的翻滚,一只脸盘大的蟹螯猛的探出沙地,就那样竖立在乌鲁的眼前,但乌鲁却丝毫也不担忧,反而流露出亲切的笑容来。

    地面的翻滚越来越厉害,第二只蟹螯紧接着探出,这只蟹螯比前一只更大,足足有水缸大小,开合之间显露出锋锐的锯齿,似是能轻易地将一个成年人拦腰夹断!

    再之后,却是忽然有两只圆溜溜的大眼珠从双螯之间的空间钻出,眨巴着眼望着乌鲁,尽是让人感觉像是那正在对着主人讨好的小狗般。

    沙土分开,一只庞大无比的沙蟹终于显出了完整的形体,乌鲁伸手拍了拍它双眼之间的甲壳,便将那巨大的包裹扔到了它的背上,随后乌鲁本人也坐了上去。

    在广阔的大漠中,沙蟹是其中最常见,也是最没有危险性的生物之一,它们不像沙蝎那般长着剧毒的尾钩,也不像沙蜥那般力大无穷,最大的沙蟹也只有脸盘大小,最小的更是与寻常的螃蟹一般无二。但是眼前的沙蟹却足足有小山一般大小,就是它背甲中央那块平坦的地方也有两米长宽,这在大漠中几乎是不可能看到的。

    实际上这是一只变异沙蟹,至于它是如何变异的,乌鲁并不知晓,他只知道这一年来每一次看到它就会发现它又长大了一截,种群的天生限制在它身上完全不起作用。

    乌鲁给它取名叫“沙舟”,还有个小名叫“咕噜”,这两个名字的出处都极为简单,前者是因为这只沙蟹本是乌鲁抓来代替清粥煮给安娜吃的,原本是叫“沙粥”,后来它越长越大,就像是沙漠中的一条小舟,于是就取了谐音叫做“沙舟”。

    后者则是因为这只沙蟹只会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乌鲁和咕噜,却是相得益彰。

    咕噜不是乌鲁主动捡回家养的,而是当乌鲁重游沙屋的时候,自己夹着乌鲁的裤脚跟他走的,乌鲁也就将它当做对安娜的纪念留在了身边。

    当咕噜长到洗脚盆那么大的时候,乌鲁就将它放养在城外,库伦沙城周边几乎看不到凶兽,乌鲁也不担心它会遇到危险。

    而且咕噜似乎对乌鲁的魔气格外敏感,只要他释放出一些魔气,咕噜就能在极远之处闻到气息,从而迅速从地底穿梭而来。

    一年来,老殿主是对乌鲁最好的人,咕噜却是与乌鲁最亲密的“人”。

    咕噜在沙地上奔跑极快,端的是一个横行霸道,满地的黄沙飞扬,却不及落在乌鲁身上,就已经被远远抛在了后面。

    偶尔遇到的狩猎者看到这一人一蟹的奇异组合,都会投来异样的目光,大漠中奇形异兽多不胜数,能够收服来作为坐骑的强者也不在少数,但又有谁见过骑着大只螃蟹的人?

    乌鲁却对那些或惊讶或调侃的视线视若不见,他手持罗盘端坐在咕噜身上,任由狂风拂面,发絮飞扬,身子却是一动不动,稳如泰山。

    “咕噜,你说我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她?”

    沙蟹平稳的背脊忽然抖了抖,突出的眼睛迅速回转,似是狠狠瞪了乌鲁一眼。

    “放心吧,我不会再把你煮给她吃的……我只是在想,命运女神会否让我在路上就见到她……”

    乌鲁的问题没人回答他,咕噜虽然通了灵智,却尚不能言语,位于神境之上的命运女神或许还在给自己的花儿浇水,又哪来的功夫来照拂这小小的一介凡人?

    疾驰了约摸一个时辰后,乌鲁忽然拍了三下咕噜的背甲,沙蟹飞快舞动的六足骤然扣入地面,在沙地上足足滑出三四米才停下。

    乌鲁也终于被掀起的沙尘弄得蓬头垢面。

    随手抖掉身上的沙砾,乌鲁站在咕噜的背上遥望西面,那边正有一支狩猎小队在围猎一只狼首马身虎爪的巨大凶兽。

    乌鲁从小就知道大漠中沙盗横行,凶兽异虫更是多如牛毛,但是那些都是在酒馆从那些狩猎者的口中听来,库伦沙城没遭遇过沙盗,也没被凶兽袭击过,他对大漠凶险的认知实在有限的可怜。

    凶兽狰狞巨大的样貌会引起他的好奇,狩猎者缭绕在手中大剑上的璀璨光芒会引起他的羡慕,他站在咕噜的背上望着飞洒于空中的鲜血有些发愣,忽然咕噜的身体猛的一颤,导致乌鲁的身子也向旁倾斜了一寸。

    “唆--”

    一阵猛烈地狂风从乌鲁的耳侧划过,耳边的几缕发丝翩然落地,乌鲁骤然回头看向背后的一块巨岩,雪白的箭羽颤抖不断,细密的裂纹呈蛛网状散布开来,一支箭深深地插入了巨岩,没至尾端!

    方才正是那支箭从乌鲁的耳侧划过,只需再偏上一点就能取他性命。

    长箭破空的嗡鸣声依旧在乌鲁的脑中嗡嗡回响,他尚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一箭是由谁射来?又为何而射来?

    不及细想,右眼的剧痛忽然袭来,一如每一次那样来得突然无比,淬不及防。

    这疼痛由右眼引起,却在向各处神经蔓延,当它发作时,一切思考都无法正常进行,脑子里除了无法忍受的剧痛之外再无他物。

    乌鲁急切地想要寻找将魔性净化为神性的法门,未必不是想要去尝试解除这不定时的疼痛,但现在看来,如果不尽快找到压制的方法,他的旅途完全无法进行下去。

    这次疼痛来势凶猛,却去如潮水,只是恍惚间就已结束,乌鲁急喘着气,掩饰不住的虚弱感从四肢百骸传来,在软倒在沙蟹背上之前,他勉强撑开眼皮,最后看了一眼狩猎小队的方向。

    随着最后的一声哀鸣,凶兽的头颅在空中飞旋,庞大的身躯轰然倒下,终于露出了被它遮挡住的身影,那是一个金发披肩,身穿华服,英俊潇洒的男子。

    他的手中,持着一柄弓。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685/53072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