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书 > 玄幻小说 > 欲神殿 > 第十六章 诱香惑人

第十六章 诱香惑人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美食供应商龙王传说一念永恒玄界之门大主宰天神诀全职法师银狐神级小卖部

    ps:明天本书就将迎来第一个推荐【分类频道强力推荐】,真的很感谢责编一索。这本书的未来如何,差不多就能从下周的成绩中看出一二,到时候真心希望各位书友能够捧场,书目前虽然还只有五万余字,但养肥,养肥,不养怎么肥。这段时间同在签约新书榜上的作者大都是有相当成绩的老作者,作为一个虽然上过架,但实际意义上还是个纯粹新人的作者,说没有压力那都是骗人的。说到底,还是希望本书不多的书友能够在闲暇时顺手登陆一下账号,将您的推荐票投给本书,如果没有推荐票的话,也希望能够顺手点击一下。数据虽然不是最重要的,但却是万万不能缺少的,或许就是因为您的推荐票和会员点击,就让本书在榜单上更进一步,让得更多的书友能够看到本书,也让本书能够更好地写下去。能做到的不多,只能道一声谢谢。

    --------------说的有些多了,下面是正文--------------------------

    姬儿本身连神脉都未曾开启,自然是不会任何神术,但这座沙城中的御方神殿可是南荒中少有的六级神殿,或许里面有人能够施展“泰蕾莎之祝福”也说不定。

    抱着这种侥幸想法的同时,姬儿却忽略了乌鲁从中毒到现在所经历的时间,已经远远超过了“几分钟内”这个模糊概念的事实。

    或许只是不愿意去面对吧,在她小小的脑袋中,乌鲁还有呼吸,他的身体还有温度,也就是说他还没死,他还有救!

    既然还有希望,那么怎么能不去争取?即便那御方神殿对她来说就好比龙潭虎穴,圣骑士麦克就叮嘱过她千万不要去御方神殿,躺在附近的那具焦尸在生前也是说过要找御方神殿来搜索她的踪迹。

    姬儿没有忘记麦克的叮嘱,但有时候明知事不可为,也不得不去做,因为她已经没有选择。

    “我这一去肯定是危险的,无论如何也不能带他一起去,否则的话一旦暴露肯定会连累到他。”姬儿一边思索着,一边将披散的金色长发束成马尾,随后又掏出一方手帕当做头巾系在头上,勉强算是掩盖了自己最大的特点。

    除此之外,她的衣服倒是普普通通,毫无特色。

    随后她咬了咬牙,又从墙上摸下一些墙灰,小心地涂抹在脸上、颈上,使得暴露在外的雪白肌肤蒙上了一层灰色。

    简单的伪装后,姬儿将乌鲁扶起,试图将他背在背上,但是后者虽然看似瘦削,毕竟也是个有着正常体重的男人,姬儿反复尝试了好几次,都以失败告终,她本身的力气实在是太小了。

    实在不行之下,姬儿只得双手穿过乌鲁的腋下,以正面朝上的姿势将他拖走。这条小巷里虽然人烟罕见,周围那些破旧的住宅也不像是有人居住,但是就这样将乌鲁丢在道路上总不是办法,况且附近还有两具尸体,一旦被发现,那就是有理也说不清了。

    因此在前往御方神殿求救前,必须得将乌鲁搬到相对安全的地方。

    耗费了大约半个小时,姬儿才将乌鲁搬到稍远一些的一处旧宅中,然后又回来将乌鲁的包裹和掉落在地上的术枪带了回去。

    这一来二去,她的体力几乎消耗跆尽,浑身的汗水打湿了衣衫,头发弄得杂乱无比,脸上的墙灰也被汗水粘得一块一块的,这些反而成了她外貌上最佳的掩饰。

    一间勉强能够挡风的屋子里,乌鲁静静地躺在木板床上,他的鞋跟已经被磨破,教士袍的下摆也变得破破烂烂。

    姬儿摸了摸乌鲁的额头,探了探他的鼻息,却惊喜地发现他浑身的高温居然已经褪去,呼吸也变得平缓自然起来,再看他的脸色,一如寻常睡梦中的安详。

    “难道之前那膏药真的能够解除腐骨之毒?他先前并没有在此事上欺瞒我?”

    发现这一点后,姬儿冒险求救的决心顿时有了动摇,若是乌鲁的毒真的已经解了,那她不就是白白去送死了?

    她发现不对重新回来寻找乌鲁的时候,已经是乌鲁杀死了那杀手,然后因腐骨之毒而瘫倒在地的时候,而这之间的过程她并不知晓。在她的主观猜测中,乌鲁定是利用谎言赶走她,然后和麦克先生做过的那样,自己留下来断后拖延时间以供她逃跑。

    但现在想来,或许当时乌鲁已经解除了腐骨之毒,这才与那个杀手拼了个两败俱伤,只是一个死了,一个还活着。

    那么,去?还是不去?

    矛盾的情绪在姬儿的心中来回激荡,使得她坐立不安。

    丝丝灼热的风从窗门缝隙中吹入,让得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都疲惫不堪的姬儿感到些许眩晕,她搬来一个小矮凳上,坐在床边趴在床沿凝视着乌鲁的侧脸,这张脸不能说是多好看,但姬儿却是越看越喜欢,逐渐看得痴了。

    “还是去吧,我不能寄希望于单纯的猜测!”

    眼眸中的神色越发坚定,姬儿忽然一撑床沿,就要起身前往御方神殿,哪怕那里等待她的是刀山火海,她也不会再犹豫。

    然而她才刚刚站起,便是眉头轻皱,小巧的鼻子像是闻到过敏的气味一般猛的皱了一下,一股异样的香味飘散而至,被她吸入鼻腔。

    那不是乌鲁身上带有的梦桑花的幽香,对于梦桑花的香味,从小便是在荒漠长大的姬儿还是相当清楚的。她此时闻到的香气要比之更加浓郁,其间还夹杂着一种极为古怪的味道。

    那是一种令人闻过一次便还想再闻一次的味道,就像是传言中流行于贵族圈中的罂栗的味道,但又与那种致人上瘾的毒药不大相同,这味道似乎是那种毫无痕迹、令人心甘情愿地上瘾,不会因此而刻意地去思考你为什么而上瘾,使人在不知不觉中就已经彻底沉沦其中……

    恍恍惚惚间,姬儿的眼神逐渐变得迷离,若不是天生感觉异常灵敏,她是绝对品不出那股异样的,然而即便是察觉出来,她本身对那股香味的抗性也不会因此而增加,随着吸入的越来越多,她摇摇晃晃地坐回了矮凳上,随后软软地趴在床沿,最终失去了神智。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685/53073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