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书 > 玄幻小说 > 欲神殿 > 第六十三章 信仰的种子

第六十三章 信仰的种子

推荐阅读:圣墟玄界之门神级小卖部超品相师美食供应商银狐一念永恒大主宰龙王传说全职法师

    “信仰你?!我为什么要信仰你?即便神明背弃了我,我又为何要信仰你这样的……这样的……”特洛夫一边低声说着,一边缓缓抬头看向乌鲁。

    “果然,怎么可能存在那种东西……”乌鲁闻言一怔,随即有些自嘲地笑道,这书既然是方才那恶魔头颅的核心,又怎么可能是什么夹在神魔之间的“纸”?而传入他脑海中的信息洪流之中,也只是模糊地讲到有十万八千种非神非魔之术,至于具体是什么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清晰辨识,“这书说到底,也不过是恶魔制造的器具之一吧?正面‘恶魔诱惑’、反面‘神明信仰’,其实也就是一本恶魔之书……是打算连使用者的我都蛊惑吗?”

    乌鲁手掌握拢,这本恶魔之书顿时化为一道流光没入他手中,一道模糊的印记在他手背上一闪而逝。

    “腐蚀触手、恶魔之书、还有右眼中的神秘事物……虽然我现在不知道如何将它们从身体中分离出去,但总有一天,我会将它们通通净化掉的!耶鲁神学院之行,势在必得!”

    福加拉沙城依旧笼罩在天降血雨的恐慌之中,惑人神智的恸哭声也久久未绝,乌鲁却再一次坚定了自己的决心,藏在身体内的三样东西,让他有种如傀儡般被人操纵的错觉,这种感觉他很不喜欢。

    然而也正是因为这种感觉的刺激,令得他没能注意到特洛夫的异样。

    刚刚似乎很坚定地拒绝了乌鲁的“诱惑”的特洛夫,此刻正保持着头部微抬的姿势一动不动,他口中虽然还呢喃着含糊不清的话语,但眼神中的色彩却越来越单一,逐渐被灰色完全取代。

    如果有第三个意识清醒的人在场的话,定能发现,特洛夫的双眼竟是与乌鲁背后那三头黑影的妖艳眼眸直直凝视着!

    隐隐之中,一颗名为“信仰”的种子已经在他心中种下,静静地等待着生根发芽的那一刻。

    “父亲!母亲!救我!救我……”

    大堂的一侧忽然响起了哀伤恐惧的呼唤,乌鲁在惊疑中转头,就看到奥莉薇娅正蜷缩着修长的娇躯,侧躺在沙砾之上不住颤抖,就像是在洪水中紧紧抓住树枝的小猫一般,挣扎得苍白无力。

    乌鲁看了眼特洛夫,见后者浑身的气息虚弱无比,相比之他曾经神使的高贵身份,更像是即将垂暮的可怜老人,便跺了跺脚,不再理他。

    如今特洛夫陷入了堕落的深渊,恶魔之书被他莫名其妙收入体内,那石柱上的锁链也不知为何没了反应,这大堂之中已经不存在能够威胁到他的东西。

    乌鲁在奥莉薇娅的身边蹲下,这圣斯兰家族的大小姐如今似乎正承受着很大的痛苦,两条细长的眉毛几乎挨到了一块儿,小脸也是苍白无比,甚至有冷汗不断溢出。

    乌鲁伸手探了探她额头,顿觉一阵冰冷之意袭来,他眉头略皱,虽然知道奥莉薇娅这症状多半是因为游荡在空间中的恸哭声所引起,但他却没有什么好的解决方法。

    毕竟他在此之前并没经历过神使堕落的瞬间,也没有见到过任何相关记载。

    “母亲!”

    奥莉薇娅颤声呼道,双手摸索着来到自己的额头,紧接着爬上乌鲁的手,似乎是察觉到了手中的温度,奥莉薇娅紧紧地抓住乌鲁的手,从手掌到手腕,再到肘部,一点一点往上摸索。

    看到她脸上与汗水混在一起的清泪,乌鲁心中一软,无奈地配合她弯下身子,却没想到奥莉薇娅双手一伸,竟是圈住了他的脖子,似是想要将他按下抱住,然而奥莉薇娅此时浑身无力,乌鲁没有被她按下,她自己的上半身却因此而抬了起来。

    乌鲁本能地挺起腰来,奥莉薇娅的手顺势一滑,就滑到了乌鲁的腰间,随后一边呼唤着“母亲”,一边将乌鲁抱紧,乌黑的长发轻轻飘过,她一头埋入了乌鲁的怀中。

    乌鲁双手尴尬地悬在空中,一时间不知道该往哪里往是好。

    奥莉薇娅身为圣斯兰家族的大小姐,一手策划了圣斯兰商会一行的事件,连带着将红莲狩猎团作为引起混乱的最大诱饵,乌鲁虽然没有得到明确的答案,却隐隐有些察觉,他对这位似乎满眼都是利益的大小姐并没有什么好感,只是对她展现出的高贵气质有种莫名其妙的征服欲,但如今软玉温香自动入怀,他却生不起半点欲.望。

    乌鲁从上往下审视着奥莉薇娅,这时候的她与清醒时的她完全是两个人,虽然依旧有着沉鱼落雁的美貌,却更像是纯朴的孩童。

    “不要离开我!”

    奥莉薇娅收紧了双臂,将乌鲁抱得更紧,乌鲁能感觉到腰腹部有种濡湿的感觉,似乎她的泪流得越来越多了。

    心中一沉,乌鲁的双手缓缓落下,在奥莉薇娅的腰边停顿了片刻,最终环了上去。

    乌鲁干脆坐在地上,让奥莉薇娅半躺在他怀中,一只手环着她的腰,一只手轻抚着她的背,口中也没能说出什么安慰的词句,只是不断地重复着“不会离开你的”诸如此类的话语。

    不知是否是他的举动真的有了效果,奥莉薇娅身体的颤抖逐渐变的微弱,乌鲁略微抬头,透过大堂之顶的巨大裂口看着毫无停歇之势的血雨。

    血雨被术阵升起的光华所遮挡,被腐蚀的也只有大堂的墙壁、穹顶,乌鲁一时间想不到血雨也会腐蚀人体,也就猜不到他头顶之上的福加拉沙城正处于怎样的水森火热之中。

    因此他此时的心中,也只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感慨。

    “这血雨……要下到什么时候?蕾妮、穆琳她们躲在地底,应该不会被淋到吧?”

    ……

    福加拉沙城的正中央,有一座城中最高的方尖塔,在福加拉沙城的建筑几乎都被血雨侵蚀倒塌的现下,那座方尖塔却在朦胧光芒笼罩下屹立不倒。

    在方尖塔的最高层中,一位布衣加身的老人抖了抖身子,吃力地站了起来,自语道:“应该差不多了……这座沙城的混乱,终于被洗涤得差不多了……”

    他的身前,一座神像耀耀生辉!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685/53078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