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欲神殿 > 第六十六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

第六十六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

推荐阅读:天神诀龙王传说一念永恒玄界之门大主宰全职法师超品相师美食供应商神级小卖部银狐

    夜,有些清冷。

    白天血雨天降,沙城被毁,红莲狩猎团虽然因为身在地底之下而躲过了一劫,但还是被从地面渗透下来的雨水吓了一大跳,等乌鲁从大堂那边回来之时,蕾妮正带领着众人整理那些被雨水侵蚀的帐篷。

    蕾妮和穆琳等人见到乌鲁安全回来后,脸上明显地露出关切之色,这让乌鲁心中升起一些暖意,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疲劳也因此而消散了一些。

    “事情的起因经过大概就是这样,不知道这趟浑水我们还要继续淌下去吗?”乌鲁将事情的起因经过按照自己的理解大致说了一遍,当然一些忌讳的事情也隐瞒了下来。

    当他说到这血雨的降临是因为一位神使堕落所引起的时候,明显地感觉到穆琳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对,乌鲁心中思索,知道有些事不得不向她坦白了。

    “按你所说的,就算我们确实是被圣斯兰商会利用了,但是这事情既然已经败露,就不大可能出现第二次,而且以圣斯兰商会的名誉,我们得到的雇佣金也不会少。最主要的是,我们要走的路和他们并不冲突,红龙重镇因为位于南荒大漠与中定神州的交界之处,其实很适合我们这样的狩猎团生存,我们已经决定就迁移到那边。”蕾妮如此说道,这些决定狩猎团去向的事情向来都是由她一人决定,穆琳、梦娜、茉莉、梅莉都不是特别有主见的人。

    乌鲁点了点头,也没有什么意见,他虽然没向蕾妮等人说明自己要去耶鲁神学院就读,但却说过会在圣印帝国境内与红莲狩猎团分别,红龙重镇也是他此行的必经之地。

    在吃过简单的晚餐之后,众人分别回到了自己的帐篷之中,睡眠永远都是治疗疲劳的最好药剂。

    乌鲁在帐篷中检查了一番自己的身体,待发现魔络在不知不觉间又有所增长后,也只能是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转而检查自己的行李,等到半夜时分,他把行李交给咕噜看管,自己则是悄悄地走出帐篷。

    略微辨别了方向后,乌鲁发现他要去的帐篷中隐隐有光透出,似乎帐篷的主人如今还没有睡下。

    拉了拉挂在帐篷外的简单门铃,乌鲁掀开门帘钻进帐篷,他在曾经的神使特洛夫面前都还能保持冷静,如今却出奇的紧张了起来,确切的说,是心虚。

    他把行李交给咕噜看管,其中就存了一旦不对就离开的心思。

    帐篷之中,穆琳端正地坐在被单上,看到乌鲁进来也丝毫不感到意外,似乎是早已料到,并且已经等候多时。

    “我在等你的解释。”穆琳抬头直视乌鲁的眼睛,轻声说道,微弱的灯光照在她脸上,使之棱角更加分明,透出平常看不到的严肃。

    乌鲁见到这样的穆琳,心中反而松了口气,他在被单旁边就地坐下,魔徒的身份被穆琳发现,这事总是要解决的,就算穆琳谨守秘密不说出去,自己也确实应该给个解释,这就像给了你一个台阶,你总得自己往下走才行。

    “你也看到了,我的身上拥有魔器,我确实是魔徒,而且还是与神眷者同等的魔顾者。”乌鲁开口道,“不过我并非是自愿成为魔徒的,而且这次前往圣印帝国,也是为了找到能够净化魔性的法门。”

    穆琳点了点头,“你说的,我也想到了。你救了我的命,我不会将你的秘密泄露出去,就算是大姐她们那边,只要她们没有问起,我也不会多说。”

    没想到这么简单就得到了保证,乌鲁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惊讶:“你就这么相信我?”

    穆琳略微调整了下坐姿,轻声道:“你知道我们是经过了人体改造的试验品,不也没有看不起我们吗?”

    乌鲁心中略定,从怀中将那枚银色的戒指掏了出来,略带迟疑地问道:“这枚戒指……”

    穆琳却在他的话还未说完之时,道:“那枚戒指是我们五姐妹在狩猎团刚刚进入正轨的时候打造的,按照每个人的身份,戒指上打造了不一样的图案,我的戒指上就是蝎子。”

    乌鲁问道;“每个人都有一枚吗?那不是说它对你很重要吗?”

    穆琳微微颔首,用柔和的音调应道:“是的,很重要。”

    帐篷内的氛围莫名的变得旖旎起来,乌鲁有些吃不住,连忙问道:“既然很重要,为什么要给我……”

    “就是因为很重要,所以才给你。”穆琳摇了摇头,“既然已经给了你,我就不会再收回,你要怎么处理那是你的事,就不要再问我了。”

    乌鲁怔了怔,手中捏着那枚戒指,一时间无话可说。

    倒是穆琳再次开口:“夜很深了,我准备睡了。”

    既然对方都下了逐客令,乌鲁只好站起身向外走去,穆琳坦言会保守秘密,这对他来说是最好的结果,至于这戒指,他明白自己是还不回去了。

    “等等,把这个也带走。”

    等乌鲁快走到门帘前时,穆琳忽然将他叫住。

    乌鲁转身看去,却见穆琳纤手所指之处,一套叠得整整齐齐的衣物正摆放在那。

    “那是?”

    “是我向团里的姐妹要来的男装,虽然被穿过一两次,但总归是比你身上这件都是血的教士袍要好上许多。”

    乌鲁抱着衣物走出帐篷时,神色间有些恍惚,若说他收到的那枚戒指来的太过突兀而显得不够真实,那么这套衣物就带着切切实实的暖意,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他不自觉地回头看向帐篷,正好看到帐篷内的灯光熄灭的那一刻,然而灯光虽灭,其中之人的音容却在他脑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穆琳熄了灯,钻入被窝,然后将被褥拉到头顶,紧紧地捂住自己的脸,在乌鲁面前强装出的镇定早已烟消云散,她本就不是那种外向的女人。

    邻近的帐篷内,有人看着乌鲁进出穆琳的帐篷,若有所思。

    这一夜,依旧有很多人难以入睡。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685/53078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