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玄媚剑 > 第一章:第一美人

第一章:第一美人

推荐阅读:全职法师超品相师美食供应商神级小卖部银狐天神诀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龙王传说大主宰

    第一章:第一美人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春雨方歇在晚春的晨起暖日下空气中透着一股淡淡的湿意。街道两旁的花树下尚余下作夜风雨的残红仿若处子新破在脂香的白绢上散落的朱斑看来多少有些香艳。花树的主人竟也舍不得把它扫掉。天晓后尚不久但已经依稀有丝竹吹弹声歌女轻唱声从精致楼阁里头传出。由于那些精美的阁子大都笼罩在如烟的杨柳间所以霏霏的音乐声更显婉转丝绕哪声音随着缓缓的醉风飘出飘到了楼阁外的青石街道上飘到了公子仕女们的耳中。虽不若晚上那般荡漾心魄但也不象夜间那么扰人心神。这便是金陵。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空中乳燕斜划徐徐春风催动着柳枝那姿态象极了在街边上女子扭动的蛮腰。蒙蒙的飞絮飞到行人的锦衣间飞到了美丽女子撑起的花伞上在悠闲暇意中一切都是动的。所以在醉香居外的那个中年文士显得那么惹眼他看来仿佛四五十岁般却是白衣胜雪如青丝配上乌亮飘逸的美须更是丰姿飒爽萧疏轩举湛然若神。他坐在一锦蹲上面前是一红木书几上置上好宣纸狼毫湖笔。边上磨墨的竟是客居醉香居的江南第一名妓苏莞芷眉若远山瑶鼻樱口。纤手磨墨间婀娜娇躯轻摆秋水般的眼波不时投在边上的白衣老头当然他其实不是很老轻笑生妍。那风情万种的俏样引来无数倾慕的目光。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苏莞芷可是金陵城乃至整个江南的贵介公子们最朝思暮想的美人了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羞刹了金陵的才子名士只可惜生为女儿身不能进朝入仕罢了。能让冰清玉洁美若天仙的苏莞芷在一边轻笑倩兮地讨好的半老头是谁呢沐在美人幽香的那人仿佛无视四周射来各种复杂的目光悠然自若微笑的面容井然无波。清澈若水般的目光注视着面前坐着等待作画的女子目光虽然温柔清宁但是却仿佛把那女子全身上下都看了个透。尽管他看来已经快成为一个老头但是在待画姑娘的如玉小脸上一丝诱人的红霞还是渗透开来目光也不由得飘出一许嗔意。尽管如此但是那姑娘仍是坐着一动不动摆出最美的姿态静若处子。兴许她有些不解为何眼前这位先生的目光看来仿佛自己便是他的情人一般。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先生那位姑娘正等您作画那苏莞芷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声音娇昵动人但心中却是有些酸涩。他来醉香居的第一天就吸引了她的目光。而后或言谈或抚琴短短几日间苏莞芷如沐春风轻快欢喜间也变得容光焕娇艳四射更是美得不可方物。但几天下来仅仅只知道他姓萧。手上的笔仿若神来不经意几划便如神如仪。他特别善画美人来金陵的第一副画便是苏莞芷。她见到画时心神皆醉。画中的美人虽是自己但又不是自己。因为画中人含情脉脉秋波款款的风姿更美。便是自己也不敢多看。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他画美人时是十分容易走神的在画自己走神时那迷人的目光令自己心如撞鹿漪涟连连。细看下他目中却不是在看自己那虽是痴迷与怜爱的目光却是在缅怀与回忆中惹得她不由得幽然欲泣。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哦萧先生向苏莞芷投来温和一笑然后望向面前红晕尚未退尽的秀丽女子目光落在她因侧坐而起伏动人的腰臀曲线细腰下的圆臀确实丰满圆隆。暗道:这女子倒生得好一美屁股。左手拈袖右手执笔轻划斜点。沾墨的狼毫仿是活了般。片刻美人侧坐的思春美丽跃然纸上。苏莞芷微微一瞥便看到画中的美人又比真实的女子要迷人。不过他把那女的香臀画画得好生撩人。细腰处的衣裙被美丽的挤成细细的褶皱腰下的衣裳被肥硕的臀肉撑得光滑圆隆。也未免太羞人了难怪人家姑娘只看了一眼便脸红过耳匆忙收好羞急跑了。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再看作画人若无其事地看着新坐下等待作画的女子。苏莞芷不禁想到萧先生为自己作的画中隐在层层衣中的痕迹画得有多惹火尽管被包得严严实实但从被撑起的的衣裳隆起处可以清楚地体会双丸的形状。以至于苏莞芷在沐浴的时候总是下意识地注意身上最美的。想到此她不由得面如红火般。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排在后面等待作画的女子已经不多了。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先生可是马上要离开金陵了苏莞芷声音中不由有些伤意。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苏小姐为什么这么说萧先生笔下不停声音缓和。仿佛有说不出的好听。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先生几日来几乎画尽了金陵城中所有的美人想来也不会再呆多久了吧见萧先生笑笑仿是默认。苏莞芷不由娇媚地瞟他一眼笑道:先生尚有个最美的美人没画那就匆匆走了不觉得可惜吗桃眸含水樱嘴轻笑生妍那每台仿佛让坐在萧先生面前的美丽女子都没了颜色。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对真等国色天香的美人诱人风姿萧先生亦多看了一会儿道:小姐说的是江南盟盟主任断沧的千金任夜晓吧她难不成长得比小姐还要美吗萧先生停下手中的笔清冶的目光投在苏莞芷如花的娇魇上。他一开始就是这么放肆的虽然这个时代男人讲究非礼勿视。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苏莞芷微撅小嘴道:她可是天之娇女那江南第一美人。我一风尘女子哪能与人相比。但玉脸上却全无一丝风尘女子所应该有的伤色仿倒象一个爱计较自己容貌的小女子。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萧先生不置以否笑道:单容貌而言天下胜过小姐的已是不多了。任夜晓有缘的话我倒是要见见到底是任何一个美法。这位江南武林的公主武功应该很好咯。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先生一读书人理会别人武功如何作什么苏莞芷侧过身子取过一袭上好的宣纸摊在几上。道:那任夜晓倒是弹得一手好琴那。由于娇躯微倾使得她曼妙的曲线更加动人。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内秀任断沧了不起生了这么个好女儿。这话听在苏莞芷耳中老气横秋得好象有什么不对劲。萧先生目光从苏莞芷丰满迷人的曲线上收回。放在已坐在自己面前等待作画的女子。只微瞥了几眼便运笔作画但目光和心神仿佛又不在画上双眸又是一片迷茫仿佛他不是凭眼前的女子样子作画而是凭刚才瞄那几眼的印象用心将整幅画完成。不过久画几乎完成坐在面前所画的女子美目盯在画上已是异彩连连。心中暗喜:好美的自己却不知那其实不是自己。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萧先生正思量间忽觉得一道尤其亮烁动人的目光投在自己身上。手上的笔不由得缓了缓。抬起双目对上射来的目光却只是对上对面楼阁窗上的纱幕珠帘隐有一美丽双眼从容移开。尽管隔了层纱幕珠帘但隐传过来的目光却是天人才有的美丽。面对苏莞芷这等国色他尚能心宁神静但方才那微微的一瞥的美丽却让他心湖驿动。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也许是感应到了萧先生的目光那汪动人秋水已是不见。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在萧先生作画的这几天他已经感应到好几次这美丽的目光了。但他却不敢有丝毫的冒昧。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唐绰兮住在这小阁已经几天了再过四天便是江南盟代盟主任断沧正式接掌江南盟的日子。唐绰兮本不想来参加的因为二十多年前任断沧是追求她的众俊才中最痴情的一个。但由于听到玄典圣谱在江南的传言让她不得不提早几日赶到金陵。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唐绰兮至小便被前剑花宫宫主收养成为她的独传弟子。在十几年前已然是武林的顶尖高手她对武学有一种乎的理解和热爱。相反在十几岁时便被江湖人称为天下第一美人的她对自己的容貌虽有些喜欢但是和武学比起来简直微乎其微了。玄典圣谱作为武学的至高宝典是天下武人的至生梦想。几十年前便成为天下第一高手的毕啸被誉为中原武神的吴梦玉都只窥了玄典门径而已。但为何毕啸匆匆一瞥玄典后的二十多年玄典便落在了吴梦玉手上就不得而知了。而吴梦玉在二十多年前与毕啸秘密一战后便不知踪迹其中输赢便成为一个解不开的谜。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最近江湖传言有大批的突厥高手潜入中原有说是为两国国事而来但此次来的高手中听说便有毕啸的弟子且来的是江南更确切的说是江南武盟。因为江南盟便是吴梦玉在二十几年前创立的而现任的代盟主任断沧是吴梦玉的结拜兄弟。种种迹象表明此次突厥高手为的就是二十多年前吴梦玉匆匆一瞥的玄典圣谱。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自从接掌了剑花宫后更是很少为任何事物动心了。玄典啊你究竟是怎么样的神圣呢光凭一袭纸文就造就了两个闪烁古今的绝顶武神仿佛再也无人能够逾越。唐绰兮身着一紫色锦袍这是剑花宫历届宫主传下了紫剑袍普通刀剑根本奈何不了它。但穿在她身上更显高贵美丽的风姿。唐绰兮娇躯丰腴在紫衣下起伏有致。此时她坐在靠窗榻上玉臂支着下巴微微倾着娇躯目光落在窗外若有所思。可惜萧先生此时没有见到她这倾绝天下的风姿。丰挺高耸的稣胸下由于微倾那拧小腰更显得盈盈一握。光上身这傲人曲线便足以倾倒天下人。那下面急剧涨大的和圆润修长的勾勒出来的撩人曲线更是惊人心魄。难怪在二十多年前江湖人一睹仙颜便称之为天下第一美人。而后不知伤了多少名侠贵介风流才子的一片痴心。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唐绰兮自小的时候在师傅的教导下认为武道才是人一生中最崇高的追求。几十年剑花宫至高心法的修炼使他几乎已经到了心境无波的境界。这玄妙的玄剑心法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使她的修为一日千里那时候的她几乎认为自己可以问鼎武林的顶峰可以去挑战毕啸和吴梦玉两位武神只可以仰视的地位。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但是最近几年她的武学修为遇到了瓶颈几乎停滞不前了。倒是那张在二十多年前便已令天下人屏息的脸变得越来越勾魂摄魄了。依然是如远山的柳眉如水的汪汪美目玉立琼起的精巧瑶鼻巧夺天工的红润樱唇;但柳眉一颦一皱间仿佛刹那便融化了你的心美眸一瞥一盼间便仿佛勾到了你内心的最深处。樱唇微微启合间便勾你所有的。但精致美丽的瑶鼻起伏玉立的威严却让你望而却步。那张美绝人间的脸上添加了无数魔一般的魅力。本就如凝脂般的肌肤此时仿佛比天下最好的锦缎滑腻千万倍散着诱人的光芒和泌人的幽香如山川起伏般的动人曲线更是媚到骨子里了。她很少照镜子这些变化是她不经意见间从门下弟子的痴迷目光中感觉到的。从此以后她外出几乎都戴上了面纱。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他到底想画谁呢百无聊赖中唐绰兮的目光不禁又落在窗外萧先生的身上他已经画了上千幅画了所有的画中仿佛都隐藏了同一个女子一个有着惊人美丽的女子。以她的功力可以清楚地看到萧先生笔下的画甚至是他运笔的顺序都十分清晰。那个女人是谁呢以她的修为竟也忍不住被勾起好奇心连听到了一阵轻微熟悉的脚步声也没有回头。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师傅这几天中金陵城有十几个突厥人出没任盟主已经拿下几个剩下的我们剑花宫都知道行止是不是要帮江南盟把他们拿下了。来人是辛忆是唐绰兮最喜爱的唯一弟子。年方十九一身功力已经登入天下高手的门径。但她叫唐绰兮师傅看来着实有些不象。唐绰兮此时看来只不过二十多岁而已只不过宝石般的眸子中如梦的美丽中写满了非二十岁能有的成熟。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暂时不要扰了他们盯得紧一些便是了等他出城了再说。唐绰兮把目光投在辛忆绝美的脸上微笑问道:忆儿见到任盟主了吗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见着了但她们好象对我非常客气。辛忆美丽的小脸上微有些担忧美目怯生生地望向唐绰兮。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唐绰兮微微一笑屋中仿拂过一阵春风道:任盟主有意讨忆儿作儿媳妇那。这点唐绰兮一开始就料到了辛忆是她挑遍天下才选出来的年幼时候边已经焕非凡的美丽。长到现在更是沉鱼落雁直追乃师。江湖俊才们早就把她列到落雁谱中。任断沧为弥补自己当年的遗憾便想让自己的儿子娶了唐绰兮的弟子。似任断沧这等高人是不想让自己余下太多的遗憾同时也是对他心灵的一种填补。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任伐逸也是除方剑夕外最副盛名的青年俊才了。忆儿话音未落辛忆小脸已是一片惨色珠泪欲坠她一开始就担心师傅会把自己嫁出去。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唐绰兮见辛忆当了真忙慰道:傻丫头师傅怎舍得让你随便嫁了人你走了师傅可没趣死了。见辛忆闻之马上破涕样子可爱不由莞尔逗她道:忆儿你当真那么不喜欢那位英俊潇洒的任伐逸吗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辛忆知道师傅逗她喏道:说不上不喜欢只是我从来没有想过那种事情我听说那种事情要很慢的不是见了便会随便喜欢的。话未说完却见师傅瞧来的目光颇有促狭连忙辨道:我是听门里的姐姐们这么说的。再说我是不会嫁人的我要像师傅一样把精力都放在了武学上。言语虽然娇嫩但目光望向仿若天人般的唐绰兮美丽的小脸全是坚定和仰慕目中罕见地闪过一丝狂热。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唐绰兮听之甚是欣慰怜道:忆儿这般想法再好没有玄剑心法你还有好几层未练师傅还想着让你继承衣钵那。唐微瞄了下窗外又道:若忆儿自己想嫁师傅也不会不让。未待辛忆雀跃唐绰兮吩咐道:忆儿你下去对面的萧先生那你让他画出一幅他最想画的最美丽的画儿。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待辛忆欢快跑狭后唐绰兮现自己竟对那画有些期盼拿起几上的乐府细细观看顷刻间心静神明。微微侧卧的丰腴娇躯更是起伏有致美得绚目。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萧先生觉得眼前一亮好美的人儿。与身边这位江南第一名妓相比来人更添了份清秀少了些媚艳。清秀绝伦的小脸如凝脂般吹弹可破。如水的大眼中尽是纯净与美好笑亦生妍不笑亦生妍。娇躯窈宨玲珑因玉骨纤细所以显得不那么丰满。可是萧先生知道在这雪白衣裙里面藏着更加雪白丰腻的无比动人。因为尽管裙衣浮曼但隐隐中胸前和圆鼓香臀都异常凸起。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是谁把她保护得那么好呢美丽的眸子中全是单纯与欢快仿没有染过任何丑恶。然而清纯并不意味着不聪明从她目光的甜美中尚可以看出过人的智慧。如此灵秀可人天下无几她的父母或是师傅可真是高人。萧先生想不出金陵城中谁家尚有这等绝色佳人她便是任夜晓吗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先生我师傅想请先生作一幅您自己最想画的也是最美的画儿。辛忆对这位丰神如玉的萧先生充满了好奇也很想从他的笔下看出什么秘密。但在他目光的注视下竟微微有些不自然不由得把目光转到正满目欣叹的苏莞芷身上暗叹:好美。脸上不由得绽开甜甜的笑容。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苏莞芷心里喜欢这个美丽的小姑娘正笑着要打声招呼却现萧先生对着宣纸正准备作画但与往常不同的是他此时面色有异目中神色看来仿是柔情似海又仿是缅怀追忆。她见过男人万千最能读懂男子的眼睛了。但此时她怎么也看不清他目光中的意思。脸上洋溢的笑容显得那么幸福灿烂。一瞬间的神采竟充满了以他年纪不相符的魅力。那容光仿佛都集中在了一双眸子上。闪烁的光芒怎么看也是少年郎君痴情时候才有的眼神,芳心一动更是纷乱忍不住胡思乱想。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言情言情言情言情言情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708/206746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