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玄媚剑 > 第二章:最美的画

第二章:最美的画

推荐阅读:流氓异界行大学流氓流氓公爵流氓足球经理爱情游戏:恋上一个流氓流氓大英雄流氓天下都市流氓将军重生之流氓少爷剩女撩人:狼君很流氓

    第二章:最美的画

    咦辛忆一声惊叹让苏莞芷恍过神来。却已经是心跳如潮粉颊如三月流火。暗啐一声轻瞟一眼已在作画的萧先生在把目光投在画上。芳心一颤:好美画中的美人虽画未至半但那眸子那小嘴含情脉脉薄嗔轻怨。竟是自己也自惭的美丽。再细看下现原来他先前画的所有画中都隐有现在所画美人的影子或者说是他画的所有美人都是眼前画中人的影子自己也不例外。想及此苏莞芷不由一阵心酸。

    萧先生画这幅画时竟是前所未有的认真。画上女子连身上的衣裳纹理都纤毫毕现。而此时在他面前已站了位英挺汉子也仿佛没有觉目光也未抬一下。

    那汉子长相英武非常口方鼻正双眼炯炯有神身躯如枪般笔直立着。衣着富贵但左耳戴一乌金耳环显出他是一异族人。他原本疾疾穿过街道模样有些焦急。但目光不经意瞄到萧先生所做画上便硬生生止住了身子。走到跟前目光直直注视在画上美人。神情激动不知是不是因为急行呼吸顿急起。欲言又止又匆匆回头看看仿微一犹豫又把目光投在了画上。顷刻目光已变得有些茫然。象是在回忆呼吸倒是平了下来。

    画完最后一笔萧先生爱怜地望了画上美人一眼好象她就是一个活生生的美人那形态象极了正享受心爱女子的撒娇作嗔任由她轻埋细怨。

    谢谢你师傅让我作画我虽未见过你师傅的样子但我模糊见过她的眼睛知道她是个天下少有的美人。可惜不能在我笔下画出我曾想上楼拜会但终究不敢冒犯。萧先生小心翼翼地把画卷起递给一脸惊讶的辛忆。

    你没见过我师傅辛忆绝美的小脸上满是不信与讶色。但萧先生目光一凝双耳一竖向她道:姑娘不用多问我自是没有见过令师你赶紧把画拿上去吧

    辛忆虽是不解但是萧先生的话中仿佛有股服从的力量。把怀疑放在心中望了萧先生一眼轻移玉步折身回到对面的小阁。

    这位兄台后面有人追你是不是萧先生把目光头在英伟汉子脸上问道。苏莞芷听萧先生所言脸上微微一惊诧亦把目光投向人潮涌动的街尾目光闪过一丝疑色。

    是但是见到先生的画不由得停下有几个问题想问先生。这汉子汉话虽然说得端正但明显有股外族的口音。那是中原朝廷威镇四方被视为天朝所以汉话亦在外族通行。

    不急我们先打你追你的那些人再问不迟。萧先生从几上的一本书页中抽出一支小剑薄刃如纸。小剑看来有些脆但锋光白晃寒气逼人显然是方宝刃。

    先生苏莞芷面色焦急道:可以不动武让这位公子进醉香居暂时避一下料想他们也不至于不给妾身这个面子。

    来不及了苏小姐我不但会作画写字弹琴吹箫而且还会耍剑那今天就让小姐看看萧某的剑法能不能入了大家的法眼。萧先生望了苏莞芷一眼拈起细剑。笑道:小姐不进屋里避避吗

    为什么先生我可是突厥人那汉子一脸的敬色中透着不解。萧先生微微一笑不答长眉一拧道:他们来了。那汉子投目望去一行五人转眼到了眼前。

    江南武盟卜泛舟见过苏小姐。为一人是一中年剑客面色红润形象威武目光精深显示出内功的深厚。是任断沧府上的管家也是江南武盟的内总管在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侠客。卜泛舟转视那汉子喝道:突厥贼子几次让你逃脱今日总难逃了吧。老夫让你知道我大武朝廷天威难犯我中原武林剑锋难染。同时抽出长剑目中光芒大盛直视那汉子。

    苏莞芷正要开口被萧先生眼色止住见他上前一步道:卜大侠乃知名侠客对外朝客人怎么如此无理。萧先生玉立起身轻理长袍。提起小剑。

    卜泛舟先把目光放在萧先生如玉的长手中寒气四射的小剑再注视握剑的萧先生见他湛然若神站立间衣裳轻摆美须飘逸风姿高绝。以为他是隐世名宿不敢怠慢了恭谨道:这位先生有所不知突厥贼子欺我中原无人潜入江南欲谋我中原武林无上宝典玄典圣谱敝盟盟主与中原名门大派各宗主已经下令诛杀入潜的蛮夷请先生一旁观战几日后敝盟大喜之日尚请显示玉趾驾临饮上一杯水酒。卜泛舟名门管家言语礼数自是不凡不管对方是江湖名宿还是无名皆是以礼待人。

    卜总管为人萧某自是钦佩也极想给了总管着个面子。但方才我与这位外族朋友结下了一缕交情想让总管给了萧某这个面子放过着位朋友。但想来总管定是不允。所以萧某斗胆以手上一刃讨教几招。若萧某幸而胜了便请总管成全了萧某这点朋友之义如何萧先生虽然出口言战但目中缓和无丝毫战意不禁让卜泛舟有些琢磨不透。

    卜泛舟自然不信才那么一会儿结得了什么交情。但也不点破肃色道:先生堂堂中原武人怎与突厥外敌结了交情可有面目做我天朝子民先生不是有什么别的企图吧这贼子可是我中原武林的大敌请恕在下不能答应了。卜泛舟一生大小战无数虽见对方不凡但若以对方交手还是有些成竹在胸的。但是他素来谨慎不会因为意气之争而犯下大错这是他当十几年总管悟出的为人之道。

    失礼了。萧先生亦不解释衣袖一卷白光一闪寒气顿时袭到卜泛舟面门。

    卜泛舟大惊暗道:好快的剑。右手飞抖出长剑欲格开刺来的短刃却现对方已经收剑而立一脸轻笑。

    卜泛舟心中的惊讶一略而过收起心神运足功力手中长剑呼啸而出。剑气将几上的一打宣纸纷纷刮起苏莞芷忙上前收好仿不畏还在冒着寒气的白刃。

    师傅街对面的小阁上辛忆抱着那卷画站在唐绰兮身侧唐绰兮亦是微带讶色美丽的宝石眸子望着萧先生的剑招异彩连连。

    不用理会他们我们不是江南盟什么人。忆儿你仔细看那萧先生的剑术很是精彩你要好好记着。唐绰兮才现辛忆的神情有一些不对道:忆儿怎么了这么高明的剑法可是很难得见的。

    师傅你先前认识那位萧先生吗辛忆抱着怀中的画儿忍不住提出心中的疑问。

    不认识师傅以前从未见过那位萧先生呀而且连听都未听过这个人那。尽管外面的交手很是精彩但她还是和颜悦色地回答了弟子目光不由得有些担心问道:忆儿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师傅你看辛忆展开手上的那幅画儿。

    啊唐绰兮见了画中的美人大吃一惊。忍不住失态地轻唤一声几十年来她从来都没有过这种形态。她是西南武林第一大派宗主是与各大门派掌门同起同坐的武林领袖之一。一举一动间无不显出绝顶高手的宗师风范。但见到画中美女媚眼轻瞥微撅小嘴的俏人摸样心神不由得有些失守。因为画中美人的面目活生生便是自己。

    扑哧辛忆水汪汪的眼睛一丝狡诘笑道:师傅你脸红了。

    忆儿不得乱说话。唐绰兮轻斥道。可惜她此时看不到自己的摸样星般的美眸泛起水雾晶莹的粉颊飞上两道诱人的红晕衬托得鲜红湿润的樱唇更显娇艳欲滴。这是在她脸上从未有过的美丽而且完全是下意识的她只觉得画中美人的形态实在好看心神一颤脸上不由得泛起与画中人同样的表情。此时她觉得自己长得那么美丽也是件很动人美好的事情。

    不对我几十年心法的修炼怎会为他所作的一幅画而使得心神乱了。唐绰兮目光一凛心神一正暗道:那位萧先生画这么一幅画。莫非就是为了来扰我心神不成。那他也太功于心计了。不过看来却是有些不象。

    不是这画上的人不是我乍一看是我十分的象但细看下还是有许多地方不同的。无论是在眼睛鼻子还是小嘴都有不同。特别是眉毛有很明显的不同。虽然两种眉毛都是绝美的好看但确确实实是不同的。而且在年纪上画中的美人仿在二十左右。看清楚这些唐绰兮心里不知道是放松庆幸还是些许失望。这中感觉是她从来都没有过的。

    师傅弟子也看出来了画上的女子和师傅相象但还是有许多不同的。只不过弟子从未见过和师傅一般美丽的女子而画上的女子和师傅一样有着惊人的好看。让人一下疏忽了二人的不同以为是同一个人。象师傅那么美的女子天下可是很难再找出第二个来。辛忆俏笑倩兮道。

    唐绰兮听了微微一笑柔声道:就是爱瞎说。眼帘微合若有所思。

    师傅想起了自己的身世了吗说不定师傅与这画中女子有什么渊源那我们可以找来萧先生打听一下。辛忆说道便把目光投向窗外方才打斗的地方。咦师傅萧先生不见了。

    果然刚刚还在交手的萧先生与卜泛舟和那英伟汉子都已是不见了只剩下苏莞芷安静地在收拾几上的湖笔和宣纸。因微微活动的娇躯使得曼妙的曲线更加动人。引得路上行走的人痴迷的目光阵阵走路的步子也变得歪斜不直。但此时苏莞芷仿佛没有不适地皱眉她神情专注好象在想什么东西。而原来一直放在几上的那本萧先生随身携带的书此时也已是不见想必是萧先生自己带走了。

    萧先生虽然你无意但是你一幅画就扰乱了我的心神修为自然是不浅。下次见了倒要和你斗上一斗看看孰高孰低。唐绰兮美目中闪过一丝耐人寻味的神色。

    突厥汉子只觉得自己脚不沾地耳边呼呼作响眼前的诸多事物一晃而过。不由闭上了眼睛。自己高大魁梧的身躯在萧先生的手上仿若无物搬而且一身的功夫在他的手下一两力气也是使不出来了。但对这位萧先生却是在钦佩中添了些不解。方才卜泛舟长剑攻来之时在他看来如同影子那么快但萧先生手上的短剑轻轻几划便化解了所有的攻势。再刷刷几剑便使得卜泛舟退了三步。本以为他会一鼓作气击败卜泛舟不料却是在攻出如花弄影的几剑后竟提上自己飞驰而走。在突厥逃跑的武人是最被人不齿的。

    到了

    突厥汉子再睁开眼睛时已是处于一室中。室内简朴但是十分整洁有致。有几本书几幅字画一支长剑一古琴。待他喘息平定后才现桌上还有一壶茶。

    萧先生放下他提起茶壶为他倒了一杯道:虽然凉了但却是好茶。突厥汉子来到中原后一直十分谨慎特别是对饮食。但此时他毫不犹豫地喝下了这杯凉茶。

    果然是好茶清泌肺腑。

    你认识我画中的那人是吗萧先生待他饮下后问道。

    那汉子没有因为萧径亭的问话而有一点惊讶而是面色平静目中满是迷惘。

    是的她叫石妍儿是我们突厥最美丽的仙女。所有的突厥英雄都爱她。但许多人只敢远远地看她甚至不看和她说话。但是三年多前她突然不见了。汉子神情一片迷茫闭上眼睛痴迷道。忽然突地睁开眼目光直射萧先生问道:你见过研儿对不对她在哪里你是谁

    萧先生见那汉子神情激动眼睛一眨不眨地望向自己一脸的企盼。心下一叹道:你也认识研儿你也爱她对不对应该说你比所有人都要爱她。你怎么知道她来中原的只怕你来中原的大部分目的就是为了打听研儿的下落吧。你的中原汉话告诉我你已经来中原很久了。

    是的两年多了研儿不见后不久我也来了中原了。是她的随身侍女不小心泄露了她来中原的消息。但是我几乎走遍了中原的大江南北。就是没有她的下落先生你认识她你知道她在哪里对不对汉子的声音几乎已是颤抖了。

    是的我认识研儿她是我的妻子。只是我现在也不知道她在哪里了萧先生的话如同晴天霹雳般英俊汉子闻后身躯一震竟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

    不不可能你撒谎研儿怎会嫁与你嫁给一个中原人嫁给你这个都已经快白头的老人汉子哈哈笑道。口中虽叫道不可能但目中已尽是绝望声音也变得沙哑。

    你你不是个老人。汉子被眼前的情景吃惊得语无伦次。萧先生从脸上揭下了一层薄皮。出现的是一张年轻的脸那是一张俊美绝伦的脸。汉子走遍天下也未能找出一张与之先媲美的脸仿佛上天把所有的心血都倾注在理这张脸上。剑削的长眉下眸子如同星那样亮烁黑漆漆如点墨般。深邃如海般见不到底。这是他见过最动人的眼睛了从里面射出来的目光仿佛无所不摧。玉立般的鼻梁高耸巧秀那一伸下来的弧度如玉石雕刻般刚直中不乏秀挺。鼻子下的嘴唇是他脸上最似女子的部分了。弓一般的弧度如同含珠。仿如他笔下最精巧的弧线。但在他泛着如玉石般光泽的肌肤下在劲挺的鼻梁下特别是在如剑削的长眉下那张美甚于女子的脸没有一丝女儿气。就算目光温柔是神情潇洒之时亦无一丁点儿的脂粉味。再添上他笔直伟岸的身躯当真如玉树临风他大概修炼了很长时间的上层内功心法随便一站便透出一股傲视天下的气势但却不是压得人几乎不能呼吸的那种。

    难怪难怪。汉子面目一片死灰道:只有你这般人才配得上仙女般的研儿。片刻后睁开闭上的双目长叹一口气平静道:我叫跋剑萧兄可是姓萧

    萧径亭今年二十二应该比跋兄要小些。跋兄可是受伤了眉宇间有团紫色阴影应该是中毒了跋剑心情平静后才现萧径亭此时说话声音已和作萧先生打扮时不同了但两种声音都很自然仿佛本来就是如此。

    萧径亭探出手。细长的手指搭在跋剑脉上眉头一皱低声道:果然中毒了还十分严重是什么暗器

    柳叶眉任断沧府上的柳叶眉。毒虽然不是很霸道但却是让染渐渐四肢无力开始我运功压住毒性。现在却已经慢慢散开了。跋剑苦笑道。

    柳叶眉所沾之毒是出了名的缠柔运功逼不出除了解药外无法可治任府是名门任断沧更是侠名远播。所以他们用的暗器都不沾致命毒药。但却极是缠绵众多医学名宿都素手无策。

    跋兄再忍上一天我晚上去任府拿解药此地不容易被人现跋兄可以安心呆在这。萧径亭从架子上取下一个盒子掀开后顿时满室清香。拈出一颗雪白的药丸道;这药丸是我自己磨的虽然不能解了跋兄体内的毒但好处还是有的。

    跋剑接过服下顿觉脑目清怡丹田处升起一股暖流忙闭目运功化解药力。让那股暖流远行至四肢百骸先前浑身酸软的迹象竟然缓了些。

    为什么萧兄我还是不明白。突厥与中原一直纷争不断边关更是战事平繁。萧兄与我这外族只是初识为何愿意为在下冒险得罪了江南盟。难道不怕日后我对中原朝廷不利吗跋剑眼中虽还有些委靡但仍掩不了那一丝傲色。在中原两年多虽然折顿了些锐气却没有消磨了他与身俱来的高贵和骄傲的。

    跋兄气宇不凡虽在中原钝了些气势但一旦如了突厥势必如蛟龙出海。而跋兄虽出身高贵但不失为可交之人助人自然是要助到底的。不过跋兄若日后做出了伤我中原子民的事情无论在哪我都势必诛你以剑下。萧径亭的话让跋剑体内的某些血液忽地窜起眉头一皱剑一般的光芒便要从眼中射出。突然现站在自己面前的仿佛是万仞高山自己的气势被压得散不出一丝一毫。但对方有展颜一笑瞬间拂平了心中的不岔之气。

    跋兄且在这待上一会儿我出去有些事情回来的时候我顺便带些吃的。话未到一半已不见了萧径亭飘逸的身影但每个字都仿佛清清楚楚地响在耳边。再看桌上原先放在上面的做萧先生文士打扮的面具也已经不见了。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708/206746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