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书 > 仙侠小说 > 玄媚剑 > 第五章:怨君轻薄

第五章:怨君轻薄

推荐阅读:银狐圣墟龙王传说美食供应商一念永恒玄界之门大主宰超品相师神级小卖部全职法师

    第五章:怨君轻薄

    萧径亭从怀中掏出一小片如眉般的飞刀问道:这柳叶眉是你母亲按自己的眉毛的样子设计的吧早就听说令堂精通毒术了。见任夜晓点头又问道:你这儿有没有它的解药

    任夜晓见对方目光灼灼注视在自己脸上心中没来由地有些慌乱微微地向水中缩了缩只把小脑袋露在水面上言语却也平静了许多冷冷道:没有解药怎么会在我这

    萧径亭耳朵一动听见府中的动静微微有些大了起来道:那你现在就带我去拿解药。却见任夜晓呆在水中不动小嘴微微一启欲言又止。

    你干什么你怎么可以这样任夜晓本来想让对方把衣服帮她拿过来对方却探入水中把她裸的娇躯从水中提上来。他双手只触到她臂上肌肤一小会儿但却让第一次被异性触碰到肌肤的任夜晓仿佛被电击了似的玲珑浮凸的娇躯微微颤抖。说话也带了泣声她平时公主似地现在却光溜溜地站在萧径亭面前心中羞愤可想而知。

    萧径亭见对面美人的姿势实在诱人一只玉臂护住高耸丰满的酥胸可两只过于圆满硕大只挡住了一部分另一部分绵柔雪白的肉球被挤成无比动人的形状。仿佛在展现她们的柔软和惊人的弹性。另一手挡在小腹下两腿间的私处弓着身子。可是她不知道这一弓起盈盈一握的小腰下那原本就丰硕肥美于常人的香臀更加高高耸起让两团雪球肥厚地拱起形成惊人心魄的诱惑。

    怎么有这么美丽的屁股如此美丽的雪臀让萧径亭心中一震他画天下美人无数但这么美丽的少女却是从来没有见过。

    任夜晓见他目光大盛看的却是自己的屁股才忽然意识到自己这种姿势岂不是让自己本就多肉肥润的屁股高高翘起这不是羞死人了吗但又不能站直了身体羞急下不知所措而此时屁股仿佛感应到了对方的目光圆隆的美肉竟如波般微微颤动。唯有怯怯后退想借助浴桶把春光藏起来但还是觉得没有安全感。

    姑娘现在的样子可美得多了不像刚才那么厉害了。萧径亭见美人全无方才那般冷静凌人不由出言笑道。

    任夜晓此时想必恨透了眼前的萧径亭了尽管现在的她看来为有些狼狈无助但是小脸上的神色还是厉色甚浓。对上萧径亭的目光虽然那眼神中没有因为眼前美丽的而充满了兽欲而只是清澈地欣赏但任夜晓此时已经注意不到这些了她只注意到对方在笑她虽然蒙住了脸但她从他眼睛种还是可以看出他在笑她。这让她很生气甚至把害羞都冲淡了一些。

    幸好见到他已经去拿自己的衣服了任夜晓提起的神经稍缓了下来竟然觉得有些累了平时她练了一天得武都不会觉得累得。

    但未放松多久她的心又提了起来因为他已经拿着衣服走到了身边。虽然他的眼睛已经不再往她的屁股上看了但是离得那么近甚至气息都可以闻见更是让人惊慌。

    你可不可不可以转过身去我要换换衣服。任夜晓出口后都吃惊于自己的软弱说完后竟面红过耳声音小得如蚊吟般却仿佛用尽了力气。

    不行赶紧换萧径亭话中没有任何不好意思仿是理所应当般。但任夜晓听后仿要昏过去般心下泣道:哪有那么不讲理的自己都软语相求了。

    不过萧径亭也不是成心要占她便宜只是见她方才一副厉害样子心里想见她出丑是怎么一幅模样。

    快点穿不然我来帮你穿了。话音未落啪的一声响起。萧径亭见那美妙的圆肥屁股动心不已坏心顿起他行事本就不顾忌太多朝圆隆的美肉一掌拍下雪白的巨大肉丘颤动荡漾起一阵臀波美得炫目。美美得臀肉入手滑腻柔绵惹得萧径亭心下阵阵赞叹。

    哇任夜晓终忍不住哭出现在不仅仅是羞愤了而且还有些害怕了。因为刚才那一只坏手一拍下她觉得不知怎么的竟然酥了半边身子。心中泛起的涟漪让她害怕了。珠泪如泉般涌出印着萧径亭影子的美目中如同涂上了一层雾般。低声委屈抽泣间一手快把衣服抱在胸前另一只手飞快地从胯间抽出抖出长裙挡住自己的身子。尽管她度飞快但是萧径亭一瞥间还是看见了她小腹下私处了了无几的萋萋芳草和白肥隆起的。

    这些任夜晓抖已经不知道了她低着投先把外裙套在身上再转过身去穿上自己亲手缝制的肚兜亵裤儿。这些动作都再他的注视下进行。她已经不是单纯的羞恨惧了乱得自己也说不清楚。

    待她完全换好了衣服抬起头来却现萧径亭已经是背对着她了。眼睛望向窗外。她当然不知道是因为她边哭边着衣裳时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她竟显露出无比娇弱的美态这让萧径亭颇有些心湖驿动所以才转过了身去的。她现在可不去想这些了飞地跃到了小几边拿起雪剑目光一冷飞快抽出剑刃朝萧径亭背后直刺而去。冰冷的剑光一闪而去冒着丝丝的寒气却见那坏人仍不转身玉牙一咬便要刺入血肉。

    也不见萧径亭回头眼中白光一晃便见他抡起腰间的长剑另任夜晓十分诧异的事情生了自己手中的剑自己从不离身的爱剑此时竟不听主人的话了硬是往他手上的那支长剑飞去在平时雪剑可是十分有灵性的仿佛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般。

    呛随他手中长剑一搅雪剑投怀送抱似的和他手中的剑紧紧粘在了一起。

    任夜晓心中一凉:这一失手没能把他制住不知道他会怎么样处分自己。想起刚才萧径亭的手段任夜晓心中惊惧非常她倒不是怕萧径亭打她杀她而是担心他的轻薄羞辱。比如脱裤子打屁股之类的。

    萧径亭转过身来取下和自己佩剑紧紧粘在一起得那支剑上面飘来淡淡的女儿香气。问到:你的剑叫什么是叫做雪剑吗你瞧它的样子是不是和我的剑像的很

    任夜晓听他说的奇怪而且语气也不是很厉害心下一安不由好奇心起。却见那两支剑模样果然像极了。只是自己的那支好像微微短了一些而且样式秀丽了些而他的那支威猛一些。接过自己的剑往他手上的剑靠去雪剑又乖乖粘到那支剑上。

    咦任夜晓好生奇怪道:怎么会这样怎么看来仿佛天生便是一对。刚说完现自己的语气有多么的暧昧虽然她刚才只是在自言自语。但是自己本该以他生死相见的却是那般口气与他说话而现在若冷下脸来好像又极不自然。

    但是对方好像没有注意到她的异状答道:我却不知道我的这支剑叫什么它们一个是一对你的那支应该是母剑。后半句话确已经有了调笑之嫌但任夜晓没有听出她突然感觉对方温柔动听的声音就在身边抬头一望对方蒙着黑巾的脸就在眼前雄伟的身躯散着压迫的气势站在自己身前。

    自己怎么和他站的那么近任夜晓心生不岔怎么对方几句话就让自己忘记了方才对自己羞辱时候的怨恨。从心中泛起一阵软弱。

    他是个厉害的恶人。

    你不是要拿柳叶眉的解药吗我们去吧等娘回房后就拿不了了。任夜晓害怕再说这个话题心中也暗暗奇怪:他是来拿解药的怎么一点也不着急

    你先把头梳了别让令尊万一见了误会。萧径亭的话又是让她小脸一热。一言不走到梳妆台前。见到镜中的自己已是粉颊如晕眼波如水一派娇羞的媚态。不由大吃一惊暗啐了一口斥道自己没用。闭目静心才想起自己所练的内功心法顷刻后自己心乱如麻的心境才平息下来镜中的自己端秀如仙沉鱼落雁的脸上浮上了往日的冷艳沉着中透着一丝圣洁。

    总算平静下来了任夜晓心中一叹拿起象牙梳子像往日一样不疾不缓地梳起如瀑布般的青丝微微一瞥再镜中确没有见到另一个身影。不由得回头四处探了探也没有看到。尽管直知道他不会走但是莫非他已经走了的念头仍忍不住升起。芳心又是乱起。

    我在外面因为从背后看姑娘的坐恣实在是太撩人了所以小姐往后最好在背后系上一条长绸或是披风挡住腰臀的曲线。从屋外传来的声音依然清晰而且好像没有一点玩笑成分。

    我本来就是一直披着的。今天到了口中的话差点没控制住刚刚才淡雅如仙的脸上复又绯红芳心又一阵埋怨。

    估计小姐的轻功跟不上所以等下我会用手带小姐的身子请见谅。你不答应也没有用我还是会强来的。估计他们他们也快散席了。归行负加上令尊两大宗师我可不想与他们动手。话说完后不等她回答跃下窗口抓上任夜晓的小手入手嫩滑细腻。任夜晓又一次被他触到了肌肤才意识到她正被人胁迫着。落地后不由狠狠道:别说大话了你连我爹爹一支手都打不过更别说归师叔了。说完还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仿佛在提醒自己他是一个对任府由企图的恶人。

    萧径亭不理问道:你母亲放药的地方在哪个方向

    你为什么来盗药难不成你有朋友中了柳叶眉。出了阁子后任夜晓脑中清醒了许多小脸不畏惧地望着萧径亭

    她竟不知道跋剑被萧先生救了的消息。萧径亭颇是惊讶但却故意目光灼灼地注视在任夜晓腰下高高隆起的盛臀道:你别多说话等下也一样要不扒你了你裤子打你屁股。你那生得那么美打屁股这等好差事我可是求之不得。一席话说得任夜晓娇躯一阵寒颤。方才那屈辱和羞人得感觉又涌上心头一阵害怕不由得恨色更浓。冷冷道:这个仇我一定会报的藏解药的地在西边那座园子。话才说完娇躯已经被托跃起。

    任夜晓心中的惊骇可想而知她从未见过这么高明的轻功足下轻轻一点便已经飘出了数丈的距离。何况还带了一个她自己身躯仿佛没有了重量似的。再见他绕过那些机关脚步也不停一下眼睛也不瞄上一眼那些精妙机关仿形如虚设般。到了假山和花树丛所构成的阵势时更是如履平地般。她的几个闺阁好友来她的小阁玩时都要有人带才过的了这些阵势而且几年下来也没有记住该怎么走。

    任夜晓暗暗祈祷:这个恶人这般厉害可千万别是爹爹的敌人。

    就这瓶内服一些便可以解毒了这么一瓶可以救几百个人了。任夜晓忿忿不平地从柜子中拿出一个小指高低的黑色小瓶瑶鼻也不由得轻哼了一声。

    萧径亭接过药瓶轻轻一闻笑道:姑娘心慈拿的是软玉红而不是鹤顶红。但这么一小瓶只怕够迷到几百上千人了吧。说罢小瓶放入怀中道:这么高级的迷药可是少见我收下了。这次也饶了你要是拿的再不是解药你的美屁股就要遭殃了。

    萧径亭无论是目光还语气都全是柔和与笑意但在任夜晓的眼中却是无比的可憎心中又恨又愧又苦又气。本早就打好了主意拿瓶假药骗他而且表情和语气都是十分的自然没想到他鼻子轻轻一闻便识破了还把娘好不容易才配好的迷药也缴了一瓶日后自己岂不是要对母亲撒谎了吗少了药娘肯定会现的。心中也恨他到了极点恨不得用牙齿要碎了他。在江南她是出了名的贤淑。这种不雅的念头在以前她是连想都不敢想的。

    这次可不能再给假药了他可会真打自己的。要是被脱了裤子打那儿真是要抹脖子了。仙女般的任夜晓小脸也不由浮上苦色。

    恩这下对了。萧径亭闻了后把药放入怀中道:今夜委屈了姑娘了下次我定带来几样姑娘中意的礼物给姑娘赔罪。说玩更是对他施了揖礼。

    我不稀罕你今日辱我他日我必会讨来别以为我不堪一击那是因为我练的心法每到月圆之夜一身修为不到平日几成。不然孰胜孰负还难说呢。他日落到我手中定饶你不得。任夜晓对萧径亭的施礼转身不理板着小脸冷冷说道。这揖转身高耸的酥胸和丰翘的硕臀在一拧细腰的衬托下更显得曼妙迷人。

    你要干什么任夜晓惊叫怒斥道对方的手竟然探入她衣襟中以为他起了歹念吓得几欲昏厥萧径亭手探到任夜晓平坦柔软的小腹下一把扯下她肚兜的下角。雪白的绸绣有朵小兰花还绣有任夜晓的闺名上面还留有她动人肌肤的温暖和怡人的幽幽女儿香为了不让姑娘透露我今日盗药之事特扯下绣有姑娘闺名的肚兜角儿我在此以人格担保我所救之人不会给任府带来任何不利。

    尽管他的语气由不得人不信但任夜晓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只是有怨恨的目光冷冷注视萧径亭泪珠挂在美丽的粉脸上口气亦是冰冷我是一冰清玉洁的女子你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羞辱轻薄于我你叫我今后怎么作人

    萧径亭目光在她动人的小脸微微一扫柔声道:我断不会随便玷污任何一女子的清白和贞洁我是在绝我的后路言仅于此。我们走吧若让府中的人看见了不用你说也会被人现有人来盗药了。见任夜晓一脸凄色萧径亭心中一软便说出这番话来也不理会她是否听得明白拉她出了屋子径直走向任府大门。

    此时任府的筵席方散想从归行负和任断沧这等高手的眼皮底下溜走可不是容易的事情而此时也没人出府否则倒可以混在人群中离开。

    萧径亭度飞快转眼就到了前院的大花园。一路上任夜晓十分安静只是神色复杂地注视着萧径亭带着黑巾的脸见了几群人也不叫唤也不挣扎。

    你等等在一假山下任夜晓忽然低声唤道你你可不可以揭开面巾让我看看你的脸。我可不想连栽在谁的手上也不知道。她如玉的小脸上全是严肃梦一般的宝石眸子写满了坚定和和渴望末了后还添上了句:我以后还要找你报仇的。

    好萧径亭一把扯下面巾。

    尽管她曾经多次想象过他的脸从他无比动人的眸子中她猜测他可能长得十分俊美但她还是有些被震撼住了。她见过无数得美男子她哥哥任伐逸和几天前来的方剑夕更是武林中最盛名的美男子。所以她见到寻常俊美人物和见到粗汉子感觉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对方的相貌还让她感到十分的惊讶和不解那张脸仿夺天地之秀却又充满魔术般魅力她没想到皮肉之相竟也可以如此震人心魄一时几乎移不开目光最后落在他如星般的眸子上。这是她所见过最好看最迷人的眼睛了在那魔一般的秋水中她仿佛又见到可方才他对她使坏的一幕幕。芳心跳跃如潮却是怎么也静不下来了。一时间羞恼恨又纷纷涌上心头乱得她不知所措。

    是谁有坏人一娇嫩带着惊恐得声音叫起接着是飞快跑动的声音萧径亭目光电似的射向出声处后面的不远处人群开始骚动。任夜晓以为他被现了随着萧径亭的目光看去见有刀光闪烁且有细碎的脚步跑来。刚要出言娇躯被他带起飞快跃出不由朝他感激一笑他现在可是在逃出任府啊。但马上又觉得自己感激好没来由。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708/206746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