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书 > 仙侠小说 > 玄媚剑 > 第六章:芳心如麻

第六章:芳心如麻

推荐阅读:龙王传说玄界之门全职法师银狐天神诀美食供应商神级小卖部超品相师一念永恒大主宰

    第六章:芳心如麻

    快救我有人闯进府来了他们要杀我。慌忙逃跑的是一个丫鬟打扮的俏丽姑娘小脸因为害怕而变得青。

    屏儿任夜晓现她是自己的一个侍女屏儿但屏儿好像没有听到她小姐在叫她她只听到一声让她在惊恐中觉得无比安全和平静的声音:别怕到我这儿来。抬头一看是张无比温和俊美的脸。如同又魔力般让自己一点也不再害怕。嘤的一声乳燕般投入那人温暖宽广的怀抱。

    萧径亭一手楼住怀中尚在抖的娇小身躯目光冷冷地注视眼前提剑的几个黑衣人那几个黑衣人正正目光呆滞地注视着任夜晓的绝美小脸仿着了迷一样一动不动被萧径亭如电般的目光激了个闪灵。

    晃过神来的三个黑衣人目中闪着邪光互视了一眼。仿是为的一人谑道:这便是江南第一美人雪剑姬吗和任小姐比起来兄弟们先前见过的美人都成粪土了不过见她脸红眼媚的样子只怕是和这小白脸刚刚苟且完事吧话尚未说完从三人袖底飞出三点白光。

    小心任夜晓娇喝道。知道以萧径亭的修为偷袭不了他但还是忍不住叫出声来。

    萧径亭长剑一挽当当当暗器纷纷坠地。几个黑衣人难于置信地看着神人般的萧径亭目中已经全是恐惧。

    老三老五这小子厉害快走为那人先回过神来话未落身子飞快跃起忽觉脖子一凉便落在地上。临死前见几个同伴几乎和自己同时倒地。而且杀人的那人还抱这那个小女孩口中不由喃道:他不是人不是人再无声息。

    小姐。那个叫屏儿的姑娘这才注意到任夜晓也在边上红着脸离开了让她无比安全的怀抱怯生生地叫了句眼睛再也不敢看一直抱她的萧径亭。目光转向地上的尸体惊道:他们怎么了咦还有两个呢

    他们死了你刚才见到是五个人是吗听道萧径亭的问话小姑娘鼓起无限的勇气抬头望向他的脸吟声答道:是五个我刚从夫人那边过来采露水花现她们的。说道后来一张小脸已经红透再也无力望他低下俏脸。又听他问道:采露水花作什么酿酒吗未待她回答又听他说道:屏儿姑娘等下你老爷来的时候我会说我死见到又贼人才进府帮忙的所以你到时候说话要小心啊。萧径亭听见身后已经有人赶来离开已经来不及。跃到任夜晓身边一把抓起任夜晓的小手不待她羞起反抗便将剑塞到她手中见她先是不解但马上明白过来不由暗赞她聪明。

    屏儿见他说得郑重也顾不得害羞忙抬起小脸道:我知道该怎么说的。扑闪水灵的眼中全是坚定复又细声道:采露水花是用来酿酒的。

    而此时边上的任夜晓不知道什么感觉了,这个恶人见了萧径亭的脸后不但没有把心中对他定义的恶名给去了反而觉得他更加可恶了这个恶人竟然再自己面前决定怎么向自己的父亲撒谎。

    酿出来得酒叫做雪露是喝来清冽但后劲很大的酒。屏儿见这位这位神仙般的公子一点也不难接触竟问起她酿的是什么酒忙兴致勃勃说起。

    怎么里面也有个雪字萧径亭目光望向月光下的任夜晓。小脸上如水的肌肤当真如雪般白皙动人向屏儿笑问道:你怎么知道莫非你也喝醉过吗听得屏儿得小脸更加红透细声急道:我没有是听他们说的。

    夜儿你怎么也在来人便是任断沧了江南武林的领袖声音虽然不大但有股穿云裂壁的气势。两道长眉如剑一样凌人。目中的精光如电。面容不似其子任伐逸般俊美但及其英挺且不怒而威。目光对地上的尸体只微微扫了一眼便不再理会。

    晚辈萧径亭见过任盟主。萧径亭上前一步行礼见气势如宏的任断沧电般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巡视玉般的面容无丝波动。一边的归行负也在朝他打量他倒不用担心归行负会听出自己便是萧先生因为他扮作萧先生时是用另一种声线。

    萧少侠好人品老夫从未见过似少侠这等俊绝人物今夜光临敝府老夫荣幸之至。这位是西北候归宗主那位是小女任夜晓想必少侠已经认识了。任断沧目中微有赞色但介绍倒任夜晓的时候仿目有余意。

    见过归宗主。萧径亭亦对归行负淡施一礼目光投向正在若有所思的任夜晓。

    在府中弟子火把的照耀下任夜晓玉脸上若有淡淡红晕更施艳丽逼人。向其父和归行负款款一礼道:侄女见过归师叔今日因微有不适未能在席上招待请师叔见谅。此时的任夜晓与方才比起仿换了一个人般大方有礼从容淡雅。浑身散出来的气势让任断沧身后的宴宾侠少们不敢直视。

    归行负目光大赞笑道:那么多年不见侄女竟美得师叔也不敢多看了。这几年我躲在西北还以为天下姑娘中再没有比我家的那个野丫头更美的女子了。说到自己的女儿归行负脸上全是疼爱笑道:我家这个女大王现在在西北可是无人敢惹但她小的时候就听你这位小姐姐的话侄女什么时候去西北管管她。

    那师叔怎么不让芩芍妹妹一道来江南呢任夜晓想起小时候和自己一块玩耍的那个粉妆玉琢的捣蛋小妹妹倒是和她很玩得来。

    归行负笑道:我来的时候那小祖宗正和她的师傅去大漠抓雕不知道我要来江南。好在没有和我一块来要不然我一路上哪有安生不过回去候不知道小祖宗会如何降罪。听得众人不禁莞尔。

    谈笑间仿佛忘记了地上不远处的三具尸体但萧径亭见到人群中没有任伐逸想来是在府中四处盘查去了所以任断沧他们才在这儿谈笑风生。

    想起归行负来到金陵候便宿到醉香居难怪不带他女儿一起来。萧径亭嘴角不由扯开一丝轻笑。

    萧少侠笑什么你是不知道厉害我家那丫头可不似任侄女那般温柔贤淑。归行负饶有余味地望着萧径亭这话显然是为任断沧问的若江南盟的公主夜里与陌生男人在一起传出去问题可就大了。

    任夜晓此时千娇百媚的小脸上淡笑自若无半分不自然但心中却是忐忑不安恶人的眼睛可千万别瞧过来那自己可就守不住了定会让爹爹瞧处破绽。

    是吗方才任姑娘虽未告诉我闺名但如此天仙似的美貌便知道是任盟主的掌上明珠。宗主的千金在落雁谱中称之为刁明珠想必是十分厉害的。萧径亭潇洒笑道。见到任断沧面上一宽宝石般的眼睛不由闪过一丝狡黠道:归宗主不带令爱一起来确是明智的很。

    归行负听得微微一讷片刻便恍然大悟笑道:那是那是。见任夜晓在场接下不雅的话也不好意思说出口倒是任断沧见萧径亭与归行负这等人物说话如此语气不由得面有讶色。

    父亲府内已无敌人踪影被杀了七名弟子点倒了六名。目前看来没有什么贵重事物失窃。任伐逸从人群候赶来先向归行负行礼再向乃父报告情况。但萧径亭注意的是任伐逸身后的那位白衣剑客那任身材比任伐逸还要高上几寸俊美竟不下于任伐逸但再人群中更加的显眼仿鹤立鸡群般。在气势上不经意间更是压过了任伐逸。

    萧径亭是个高手可以清楚地看出对方的气势那种登泰山顶而俯视天下的气势。这是修炼正宗王道心法的绝顶高手他们修习的是一种让人臣服的气势拥有这种气势的只有天剑谷的弟子了也就是造就了一代武神吴梦玉的天剑谷。

    天剑谷是王道武学的至高机构它应该不能称之为门派因为它的真正掌管者是大武朝廷。天剑谷每十年招收一届弟子届时谷中使者走遍全国各地搜寻绝质良才进谷学习每次仅三四个而已。要求人品根骨智慧气质都是绝顶之选。在谷中修习十年出来后便成为朝廷在武林的统治者。每次挑选的弟子虽然有三四个但涉足江湖的仅有一个所以他一出谷便注定是一代武林天骄。

    而萧径亭眼前这位丰神俊朗气势逼人的青年公子便是天剑谷的弟子方剑夕了大武朝廷派来武林的新一代使者。

    方某涉足江湖日子尚少未曾见过萧兄大名但是萧兄气势着实让我折服今日何幸之让我结识了萧兄这等人物。听任断沧介绍萧径亭方剑夕上前几步招呼颇有惺惺相惜之意。

    萧兄好剑法这三个黑衣人颈间的伤痕细如毫而且连血迹都没有。任伐逸检查三人尸体后不由出言赞道。但是目光却投向任夜晓手中的长剑。由于是在夜间且萧径亭的剑和任夜晓的雪剑极是相像除非仔细捧在手中才会现两支剑的不同。何况任伐逸先入为主认为那是妹妹的佩剑自然看不出有什么不对。

    我方才在府外想起贵府的佳酿雪露清冽怡人忍不住想上府中讨上一些解馋却听到里头有打斗声便跃进墙内见三个黑衣人正围攻一名姑娘。那位姑娘仿佛不支就上前帮忙。萧径亭脸带轻笑解说道:任小姐手上的剑果非凡品微微划过便已致命。至于不流血想来是被剑上的寒气封住了血脉吧。

    任夜晓在一边上看见萧径亭俊美的脸上从容洒脱谎话更是说得有条不紊一字一句简练明了动听无比心里恨到极致。更令她不岔的是若是把他的话拆开了再把解馋改为解药那他话中就一句假话也没有了全是真话。还早早就想到了会有现在的情况生杀了人后把剑放在自己手上而且在杀那三人的时候用真气让冰封了他们身上伤口的血脉让爹爹他们看来更像是用自己的雪剑杀的敌人。

    任夜晓握了萧径亭的剑已经一会儿了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从剑上传来的是火热的气劲他竟能让火热的剑刃透出冰冷真气封住敌人伤口的血脉。这个恶魔不是人任夜晓暗暗生气时小手不由将手上的剑捏得紧紧仿佛萧径亭就被握在她手上一般。

    老夫在这里谢过萧贤侄救得小女。任断沧知道任夜晓在月圆时候一身修为不到平日得三成所以对付三个敌人有些不支。心中自然感激向任夜晓道:夜儿过来谢过萧少侠的救命之恩。

    任夜晓听得差点要哭出来自己一再被他羞辱现在竟然要向他行礼道谢。而那恶人竟也只是笑笑一点也不客气。暗暗咬牙抬起头来刚想握起粉拳却马上想到如此会被看出破绽。唯有用眼睛看着那恶人得脸狠狠的记在心里还不能从表情中表露出来但现目光一移到他脸上心里更是一片糟糕。赶紧向他福下强压住声音道:谢过少侠救命之恩。心中却愤道:恶魔你不要得意终有一日叫你落在我手中。但对自己一再为他圆慌不告诉父亲事情得真相这其中得原因却是想夜不敢想最后把它归结为自己绣有闺名得肚兜角儿在他手上但是内心又觉得就算自己揭破了他他也不会把那块羞人得东西拿出来给别人看的。

    夜已经深了晚辈尚有朋友等着这便告辞了后会有期。萧径亭向各人行礼后便欲离去。任断沧忙上前挽留最后与众人一起送他至府门外。

    萧贤侄好我府中得雪露日后只要常来敝府定让贤侄饮个痛快。

    任夜晓在后面没有跟出她见萧径亭走的时候也没有朝他得剑上看上一眼仿佛那不是他的剑一般。不由芳心中有些欢喜因为暂时不能找他报仇但可以先拿他得剑出出气定要狠狠踩上几脚让然后再在剑上涂上药物后再还给他。狠狠的目光投向剑上惊骇地现自己正把剑抱在怀中忙把它从怀中甩开。心中直道:习惯习惯。但却想到自己原先都是把剑拿在腰间的。却又忽然觉得十分惭愧现自己怎么成了个睚眦必报心胸狭窄的小女子那么坏的主意也想得出来。爹爹还一直夸奖自己不俗以后定会成为不亚于母亲的奇女子且师傅也一直说自己慧根很深日后修为定会很高那。

    是萧兄吗萧径亭刚进屋里便听到跋剑焦急幸喜的声音点上灯见跋剑直挺挺躺在床上向他苦笑。

    跋兄我怕在任府里头呆的久了你会跑去只好点了你的穴道。萧径亭走到床前飞快地在跋剑的胸口连点数下快得连跋剑睁大了眼睛也没看清楚。

    萧兄点的穴道只怕天下都无人可以解开了。见萧径亭从怀中掏出一小瓶问道:萧兄可是在任府遇上什么事情了回来得这么晚。

    萧径亭将解药倒出少许杯中用水冲匀让跋剑服下答道:有人和我一样潜入了任府被我杀了三个。见跋剑面有忧色笑道:放心他们不是突厥人。

    跋剑服下解药后眉宇间得阴影迅淡开萧径亭道:药效好快那。

    跋剑调息半刻后四肢无力的迹象已是全消脸上阴晦全扫目光精亮却听萧径亭面色肃重语气认真道:跋兄伤已全好明日便启程回突厥吧你身份贵重几年离家别有什么变故。

    听他语气坚决跋剑忙从床上跃起急道:萧兄救我一命跋剑当有所报为妍儿报仇一事我也是义不容辞。而且妍儿交代萧兄的事情我也可以帮的上忙多个人总是好些的。让眼中全是迫切。

    报仇萧径亭凌厉目光射向跋剑让他不由一阵寒颤静道:妍儿还不一定死那至于报仇和完成她遗命那是我们夫妻间的事情关你一外人什么事若想报恩我日后免不了去突厥一趟有的是机会。我还向江南盟保证了你明日离开启程回突厥。若跋兄不走的话日后若在中原遇到突厥人我见一个杀一个。我可从来不相信什么冤报之说。萧径亭语气仍是淡然但是透出来的杀意却让人不寒而栗。

    跋剑目光对上萧径亭良久长叹口气道:我知道萧兄决定了的事情天下谁也改变不了我若再坚持可讨不了什么好了。拿起桌上的两只酒杯倒上萧径亭中午从醉香居带来尚未喝完的残酒举杯敬道:萧兄救命大恩在这里就不言谢了虽说以萧兄之能天下间没有办不来的事情但若有什么需要只要萧兄一句话跋某就是拼了性命也为萧兄办到。言毕一饮而尽。从怀中掏出一支短剑剑柄剑鞘皆是黄金制成雕纹细致上缀宝石成图长仅五寸余交与萧径亭手中道:以萧兄的武功本也用不上它但它尚有其他用处萧兄日后自知他日萧兄若是来突厥亦可以屏此短剑前来会我。萧径亭闻之微微一笑接过郑重放入怀中。跋剑见之大是欣慰。

    希望跋兄下次再来中原萧某不是一个劲地催跋兄走而是一再挽留。萧径亭一句话倒说得跋剑雄心壮起目中一片坚毅直视窗外北方。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708/206747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