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书 > 仙侠小说 > 玄媚剑 > 第七章:绝色双姝

第七章:绝色双姝

推荐阅读:龙王传说银狐天神诀神级小卖部大主宰超品相师美食供应商一念永恒玄界之门全职法师

    第七章:绝色双姝

    三更时分跋剑便已起身见萧径亭睡得仍熟留下书信轻推房门披这暮月向北驰去。

    萧径亭当然没有睡熟跋剑一动身他便已经醒来心中暗道:他此时出去倒不容易被江南盟的人现。至于跋剑如何出城他倒是一点也不担心。

    待再次睁眼时天已经大亮外面的阳光已经如线般斜射在池边的树梢上。不知名的鸟儿也已经吵成一片。心道:山里的阳光可比这儿早多了。

    在山里现在这个时候妍儿已经做好了早饭过来床上钻进他的怀中腻声道:亭哥哥太阳又照到屁股拉起床了好郎君。一边伸出小手伸进裙内抓住萧径亭在她雪臀处肆虐的坏手又时候实在闹不过萧径亭了便在娇嗔不依中脱衣欢好。

    萧径亭耳中仿佛又亭到妻子的嘤嘤细语:亭郎今天是穿白袍还是穿紫袍

    白袍。萧径亭取过尚余檀香的雪白长袍穿上拿过跋剑留下的书信看过放入一抽屉中。净齿洗面后坐下梳头心中叹道:妍儿你要夫君谋来玄典做什么呢夫君的武功已经很好用不了它了。

    安然居的早餐是十分有名的萧径亭在打扮作萧先生的时候便天天去那儿用早饭。今天他踏上二楼的时候以往常一样几乎已满座每一桌上的餐点各式各样但清一色都有安然居的名点荷花豆腐脑空气中也弥漫这清怡淡爽的豆香。只是平常热热闹闹得楼上今天仿佛安静了许多。

    他刚落座的时候眼睛不经意地往两边一瞥不由目光一亮见左角离两丈许的桌上有一双绝美的女子两位长得一摸一样。只是她们坐在一拐角处难怪萧径亭赶进来时候没有看见。直到边上得小二叫了几声方才理会。

    那对双生妙人长得实在太美了难怪楼上没有了往日得喧闹看来大伙看着绝色丽人得小脸平常美味之极的点心倒也有些不知其味了。这对孪生子相貌上或许稍稍逊于任夜晓一丁点但二人仿佛一个模子刻出来般无论是水汪清澈得眼睛高翘秀挺得瑶鼻弯巧香润得樱桃小嘴都看不出有一点的不同。由于太多人注视两个美人微微撅起小嘴在晶莹粉颊上形成的微陷小酒涡尤为动人让萧径亭更是惊讶的是那两对小酒涡无论是形状还是深浅都一摸一样。真是上天赐予人间的恩物端是国色。

    萧径亭细看下却现这两个美人也在细细打量楼上的人尤其是女子。想必是再寻找什么人。尽管隔了几丈远但萧径亭还是现二女的眼睛竟是迷人的微蓝色在特别注意下也注意到两位绝美玉人的秀丽瑶鼻也比中原人稍高一些难怪她们穿的是中原女子的黄色劲装这使得本来酒极像中原女子的她们几乎看不出任何破绽。但她们身材却把混血的特征显示得十分明显胸前尺寸巨大几裂衣而出细小腰际下的比中原女子特别是江南女子肥美圆大许多倒于任夜晓有得一拼。而且这也使得她们有了一种特别的异族韵味让她们更加迷人倒显得动人不怎么差于任夜晓了。

    这应该是爱屋及乌了他的妍儿娇躯也有外族血脉的特征丰满诱人。便和这眼前得绝美双生子一般惹火无比。不过初见妍儿时她把起伏落致得曲线因此在曼缈得纱裙下显得更加缥缈动人不似眼前得双生美人一身劲装。

    这对美人好像没有见到她们要找的人神情有些沮丧。咦那不是给她师傅要画儿的小姑娘吗其中一女子把画放回袖子的的那一小会儿萧径亭还是看出了画上女孩的样子脑中顿时浮起辛忆清秀绝伦的美丽小脸当然他不知道她叫辛忆。

    她们要找那个清丽脱俗的小女孩作什么萧径亭对那位女孩可是记忆犹新深其中很大的原因应该就是美丽眼睛那双让他心动而不敢唐突的眼睛。

    楼梯上走来位寻常汉子所有人都懒得去注意他但马上众人的眼睛都投在了他身上因为他竟然坐到了两位绝美玉人的那一桌两个美人竟也不拒绝但很快众人又不看他了因为他神色极为恭谨连往两位美人看上一眼的胆量也没有但众人因此想起这两位美人的身份可能极为尊贵于是不敢再看生怕惹来祸事。

    忠剑部的奶奶们已经现了辛忆了正在丙子区伏击她。特派小的前来通知两位姑娘。那汉子说话声音虽小但萧径亭运功于耳便只听得他一种声音也听得清清楚楚。见她们扔下银子下楼后仍把早饭吃完后才赶上。落上三人数丈后面但两位玉人已经现了他了。

    萧径亭随着她们进一偏僻巷子目光落在她们摇拽生姿态得圆滚丰臀上乐得欣赏这一动人美恣。

    你到那边堵着别让他从那边去了。一女孩吩咐那汉子见萧径亭的影子又不见了不由向另一女子道:咦他怎么还没来啊。顿了又道:我们把他打晕了便可以了他或许没有什么歹心呢话尚未说完忽觉得背后一麻便被一人抱在怀中。

    那汉子眼睛还未来得及看清来人是怎么点倒两位姑娘的那人便已经倒了眼前这才想起动手但手尚未伸出便已经被制住而且让他气愤的是那人用手抱着两位姑娘对自己却是抓住头提在身后。

    这两个丫头可真不轻。萧径亭左右手各抱住一个美人如若无骨温香软玉般胸膛上清晰地感到儿女的豪硕与坚挺芳香四溢。

    两个绝美女子眼中尽是抱住她们的那个恶贼的后脑杀人的目光几乎想把他撕成碎片可恨自己高耸的酥乳正顶在他胸膛还一动也不能动还好他是抱住自己的小腰要是抱在自己的屁股上那更是让人羞死了。

    自己和姐姐才第一次出来江湖没想到轻易被人制住还让人占尽了便宜。一女孩羞愤间也颇有些沮丧。

    姑娘放心天下间能这样制住二位的虽然有几个但也只有我会这么干。女孩正自艾自怨时对方仿佛知道自己心中所想心中暗骂一声:不要脸却现自己被放在一张床上顿时惶恐万分。

    萧径亭为那两位女子解开哑穴时两张一摸一样的玉脸看得他有些痴了因为在楼上她们与萧径亭相距甚远她们可没有他那么精深得功力几丈距离还看得清楚。

    啊还是左边得那位美人先晃过神来美丽得小脸红透想别开脸去却现被点住了穴道不能动弹。神情不由显得有些古怪但很快便冷下了俏脸羞涩的微蓝色美眸中依然射出凌厉的目光。

    你是姐姐萧径亭左边那位美人酥胸位置点上几指姐姐冷冷地别开了俏脸但目光中忍不住露出一丝惊讶而边上的那位美人儿妹妹则天真地问道:你怎么知道小脸上羞红依旧片片。

    萧径亭没有理会而是走到那位汉子身边一指下去汉子顿时倒地不省人事。用脚一踢那汉子身躯飞出屋外出了两姐妹的视线再见他回来两双美丽的目光充满了不安。

    那汉子说忠剑部的姑娘在丙子区伏击辛忆你们知道丙子区在哪里是吗未待萧径亭说完姐姐便冷冷回答道:不知道。妹妹却好奇道:你怎么能听到我们说话的

    你心好刚才说只把我打晕算了但是我现在要对不起你了。姐妹两尚未听明白萧径亭话的意思但是她们马上明白了。

    萧径亭一把扯下了妹妹上身的外衣。

    你要干什么妹妹小脸都吓青了泪水如泉水般涌出。

    不要碰我妹妹姐姐的小脸满是惊急怒斥道美丽的眼睛中射出愤怒的目光。两张一摸一样的小脸一个惊恐一个愤怒晋渭分明。但是小嘴都固执的很怎么也不肯说出来。

    萧径亭心系辛忆安危焦急异常但是脸上表情却是毫无变化。见美丽的妹妹泪水汪汪的大眼可怜兮兮地望向自己全是讨饶。一把扯下她上身的月白小衣。胸前的巨大在眼前晃了晃但仍然不见肚兜。只见一粉红色的丝绸束胸。小丫头妹妹的脸一下便吓得白了连哭也忘记了。

    你说丙字区在哪萧径亭对上姐姐仿若要冒火的眼睛平静问道。手指抓在粉红色的束胸上尽管隔了几层布但仍感觉到酥胸肌肤上传来的温暖滑腻的动人感觉。不由心中一荡。

    你休想我说出来。你别动我妹妹终有一天我要杀了你姐姐玉牙咬紧眉目中射出强烈的仇恨小脸也胀得紫有种你别动我妹妹你冲着我来。冰冷的语气中竟也忍不住微微有些娇羞。

    你呢你告诉我那位辛忆可是一个好人。你们为什么要伏击她丙字区在哪萧径亭把目光转到妹妹满是泪水楚楚可怜的小脸那珍珠般的泪水仿佛流不尽似的从水汪汪的美丽大眼中源源不断涌出。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会说的。美人儿妹妹的眸中尽管全是害怕仍咬着玉齿抽泣道。随着萧径亭一把扯下她粉红束胸哇的一声哭将出来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恨死你了

    恶贼你你姐姐气愤下竟然昏了过去。吓得边上的妹妹大叫。见萧径亭手伸到姐姐嘴上得人中惊叫道:你不要伤害我姐姐你这坏蛋。

    不管你怎么折磨我们我我们都不会说的我们不会被判公主的。萧径亭在姐姐人中轻轻按下后她便醒来竟变得冷静了只是眼中光芒冰冷异常。

    我也是不会说的泣你再怎么折磨我我也是不会说的。小丫头娇嫩的声音虽然抽泣不停但却是异常得坚定。

    萧径亭目光转向左边眼中大亮那场景实在太诱人了泪痕斑斑得小脸下粉嫩的玉颈骄傲修长肩肿圆润细滑胸上裸露的肌肤晶莹细嫩仿佛能掐出水来浑圆的玉臂如藕节般可爱动人。最诱人的还是胸前两只圆挺的把粉红狭小的肚兜挤得紧紧绷绷仿佛要从里头跳出粉红得小奶头在圆大得上骄傲地立着美得令人喷血。想来是小姑娘觉得自己胸前太大被人见着害羞便用丝绸束胸绑紧。

    她小小年纪竟有如此得天独厚的级美乳但是萧径亭只看了一眼便把目光转向美人的小脸上而且还闭上了眼睛因为他闻到了一股香味从眼前无比美丽的女孩诱人得中清清飘出得这种香味他仿佛以前在爱妻妍儿身上闻到过。

    鼻中闻着这动人的幽香心头泛起娇妻身上那再熟悉不过的醉人芬芳暗道:莫非所异族女孩都有这么一股香味的是不是那边的水土尤其独特要不怎么能生出这么美丽的人儿

    正无比害羞和畏惧的小丫头从泪光中见到这个男人竟闭上了眼睛心中更是害怕。微风吹过她仅仅穿了一件的小肚兜的酥胸更是觉得凉人你要干什么说完这句戒备森严但却又无比软弱的话后现对方睁开的眼睛不但没有相像中的凶狠反而还十分温柔不由得从心中泛起阵阵委屈哭得更加伤心因为见了他脸后她至始至终都认为眼前得这个人不会伤害她的。

    你是第一次出来对不对小丫头听到他温柔问道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但仍乖巧应了声嗯边上得姐姐虽然不解但亦感到一阵放心兴许和他温柔得口气有关但心里仍未放松警惕。

    你说的公主很厉害很聪明是不是还有你们抓辛忆会不会杀她小丫头听他问得更加奇怪但心里实在不愿违了他的意。犹豫下仍答道:我们不会杀她我们的小公主人很好的不会伤害辛忆的。小公主也很聪明厉害的是天下最厉害的人所以你放最好了我们不然小公主定不会饶了你的。小丫头妹妹总算止住了泪水只是娇艳的小脸上泪痕斑斑像小花猫似的。

    萧径亭见她最后一句话忍不住露出威胁之意心下一软全是怜爱。这小丫头什么事情也不懂却也出来涉足江湖。不由问道:你几岁了你的那位小公主怎么放心让你和姐姐出来话虽问出但却没有要她回答而是径自走到屋外。这不但没有让美丽的姐妹俩放下心来心中担心那恶人是不是要换什么法子逼问她们。敞着酥胸的姑娘更是不安地望向姐姐畏声道:姐姐你说他出去是不是要拿什么东西打我们

    姐姐刚想安慰突然从外边传来惨厉的号叫吓得她娇躯一颤姐姐见妹妹害怕得娇躯抖小脸青。但还是出言抚慰。不过好像越是抚慰小丫头越是害怕。

    丙字区在城南门外的六里亭处。萧径亭见那汉子疼得冷汗直冒倒抽冷气口上却说得流利飞快仿佛说得慢些就会被折断双腿的腿骨。萧径亭不禁苦笑。他本以为女子软弱好逼问所以以脱衣服来威胁两个小小年纪的美丽女孩不料那丫头虽然怕得直哭却硬是不说。他心软下不忍再逼问她们。本已经打好了主意若是从这汉子口中还逼问不出的话便让这汉子去报告她们主子让她拿辛忆来换这对美丽的姐妹花。但是一见下却现这汉子微微有浮色不似意志坚定之人。果然只折碎两只手骨便什么都招了出来。但细心的萧径亭却现汉子招完后眼珠狡地一转不由心中生疑:他是在想回去后如何把责任推倒那对单纯美丽的姐妹头上还是他告诉我的消息是假的。尽管他认为是前者但还是进屋向两位玉人求证。

    你们口中说丙字区便是南城门外的六里亭是不是话尚未说完和意料中一摸一样一动听声音马上响起你怎么知道的意外的是这声音冰冷动听却是姐姐出来的。而那位美丽的妹妹正目光无奈地望向姐姐。

    他在套我们话。待萧径亭再次竖出去的时候小丫头妹妹沮丧地向姐姐道。而此时屋外传来的一声闷哼短暂而又死气。但比起刚才那声惨叫更加令人毛骨悚然肝胆欲裂

    你杀了他是不是你现在是不是要杀我们小姑娘满是惧色的碧蓝色大眼睛亦全是恳却道:我求求你杀我别杀我姐姐好不好斑斑小脸和小巧的樱唇因害怕而不断颤动。由于激动酥胸不断起伏使得两只白兔更加坚挺动人因为上面只包了层小肚兜所以顶上的两颗小早就抬头已久。怯怯的要求声显得那么可怜那么娇嫩无暇。

    好讨人疼的小美人看得萧径亭眼中尽是温柔与怜爱仿佛没有听见边上姐姐冷冷的呵斥的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708/206747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