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玄媚剑 > 第八章:英雄救美

第八章:英雄救美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神级小卖部美食供应商天神诀大主宰银狐龙王传说一念永恒玄界之门圣墟

    第八章:英雄救美

    好的我不杀你们。但是你们必须待在这等我回来如果我赶不上救辛忆我还是会拿你们换她的知道吗萧径亭扶起可人儿妹妹躺在床上入手得肩肿肌肤圆润嫩滑动人无比。这一动作羞得小美人小脸通红长卷的睫毛微微颤动水汪汪的大眼睛躲躲闪闪。

    萧径亭心中柔情一动俯下头在她不安的眼帘处轻吻一口。只听女孩轻啊一声却没听见姐姐呵斥转头望去只见姐姐把头转在一边没有见到方才得那一幕。

    萧径亭一手拿起床上小丫头的佩剑刚转身欲走出又折身回来把剑放回她枕头边上道:若让她们认出了你的剑会以为你出卖了她们的。又随手拍开了姐姐身上几处穴道你现在右手可以拿剑了护好你妹妹。但你别试着解开穴道我点的穴天下间没有人能解得开。对她冷冷得不屑一哼付之一笑。

    你把那个还给我。萧径亭刚要走出却听见被子中的妙人儿如蚊吟般细道羞羞的目光躲躲闪闪望向他手上。

    萧径亭见之一笑原来自己方才扯下得粉红丝绸束胸还一直抓在手中难怪总有一股动人得香味荡在鼻中。

    六里亭顾名思义距离南城门不过六里余在城外两三里处的官道两旁还有人家但已是不多到后来已经全部是树林。萧径亭谨慎打听了六里亭的地方所在却说不能沿着官道走应该拐进官道左边的树林小径而且六里亭之所以叫作六里亭也是因为它是六里长林中头唯一的一座亭子而且它离南城门也不止六里。

    萧径亭脚步如同影子般点在林间怡人的草地上两边树下花红叶绿在眼前一晃而过只嗅得余香在鼻下不由得有些心旷神怡。

    入林约二里萧径亭忽然闻见细细绵长的箫音从林立的树干间飘来他足下仿不沾地飞似的所以那箫声飘进耳朵好像重复了一般。却依稀可以听出调子动听非常。但萧径亭听得眉头一皱无他因为他听出吹曲的是个高手。在这幽静的林间小道上这宛转动听的声音听来更是如天籁般若是常人听到只怕霎时便迷失了耳中心中仿佛只有这动人的声音浑然忘了身外事过后如同做梦般。

    此时箫声已经十分清晰了听在耳中尤其撩心。

    吹萧的是谁呢是不是小美人口中的小公主呢。

    萧径亭知道似这等高手天下间也找不出多少。而且此人还是音律大家现在所吹的曲子忧恋花是一很难吹好的曲子。曲中虽有恋花之意但更多的是劝诫。说名花各有缘法恋花本无错但千万不可迷失了搞得人事皆非。明显吹箫人劝告欲来救助辛忆的人打消念头难不成她们知道会有人来相救不成。

    再过里许曲子顿住。片刻后复又响起只是换成了劝诫音中已经不复缠绵而是隐有杀伐之气明显对方已经知道有人来了。

    未待几传来水流之声听声之急那河大概十丈有余。萧径亭暗笑道:他倒会找阻击之地。

    片刻顿觉眼前一亮原来已经到了林子尽处。眼前河果然有十丈河上仅有吊桥一座桥的尽头有棵驼背大树竟有几个合抱粗。茂密的的树枝竟横伸在河上吹箫人就坐在树下的石头上。在河的上游十丈处有棵高大的杨柳只是没有这棵驼背大树那么粗却也伸到了河面上。

    虽然河水流得甚急哗哗鸣响。但箫声依旧传到了耳中清晰无比。

    兄台的劝诫配上水流的奔腾声伐气倒显得更重了确是相配弥章啊。萧径亭步伐有序踏上吊桥看来不缓不疾实则快得很转眼到了吊桥尽处。此时那人已经歇声转过身来。

    好飘逸的美男子白衣胜雪如青丝眉斜入鬓目似朗星唇红齿白。俊美竟不下任伐逸但比其更加潇洒不俗。无任伐逸沉稳凌人但眉目中的那股风流却是让他魅力非凡这究竟是何许人也。

    柳含玉见过兄台兄台对在下得劝意一再不理。纵然一见相惜也只有刀刃相见了。柳含玉放下长箫从地上拿起一支长剑拔出刃光冷冽。

    我道谁人可以把这两曲子吹得如此娴熟原来是惜花剑含玉兄。萧径亭入江湖得时间虽不长但柳含玉得名字却是经常听到就武功而言他几乎与任伐逸等人齐名。就风流而言他与当朝三皇子并列闺阁杀手风流之名传遍天下。多情而不下流惜花却不好色。而他得武学上的名声稍逊任伐逸想来亦是为风流之名所累。

    我有一事不解望柳兄解惑。柳兄乃武学高手但为何不在六里亭而拦在这里。莫非已经知道有人要来不成萧径亭见他拔剑面色不改从容问道。

    柳含玉笑着答道:那倒不是在下素来惜花六里亭那边欲擒的是辛小姐。对如此佳人动剑岂非罪过。但是又不得不帮忙所以退而求其次而拦在了此处绝了援手的进路本以为无人会来不料兄台还是来了。

    想来此次欲擒辛小姐之人来头极大竟连柳兄这等高手也请了来。萧径亭本是随便与他敷衍言谈以待时机一冲而过。耳中细听尚无刀剑相斗之声心中想道:莫非辛忆还没有到六里亭。却见柳含玉闻言后笑容中竟有丝不自然不由笑道:莫非为情不然天下哪有人使唤得起柳兄这等人物。但柳兄乃花丛国手无论什么名花还不是手到擒来。

    果然柳含玉面上微微有些不快道:兄台勿要出言唐突了佳人或者退或者战。请决。

    上虽然那声娇喝声离得尚远但还是传到了萧径亭一直运功竖立的耳中辛忆来了心中虽急但在脸上甚至在目中都为泄出任何神色笑道:我出门甚急未带任何兵刃便以空手对战柳兄如何

    兄台难道不自视太高了吗柳含玉面已有怒色但他所精唯有剑法不能以拳脚对之却听萧径亭又道:那么柳兄借我长剑对战柳兄手中玉箫如何

    柳含玉忙拒道:我那玉箫天下间难找出第二根来哪能做得刀剑使用一划一碰下便就损了。

    这亦不成那亦不成莫非柳兄怯战了不成萧径亭已经听到有刀剑撞击声音传来顿时故作讥笑道。

    柳含玉出道江湖几年几乎战无不胜名扬武林闻言笑道:天下还没有几人能让柳某怯战我便把长剑让与你我折一柳枝与兄台一战。

    萧径亭知道柳枝细直使起来比寻常树枝方便。不由把目光投向吊桥上游十余丈处的那棵杨柳对隐约传来的更急的刀剑声仿若未闻。笑道:那就占了柳兄便宜了。

    柳含玉亦对他一笑表情中尽是自信。扔过长剑足下一点跃起随风飘飘飞至那棵柳树。动作好不暇逸好不潇洒。却感到一阵急风佛过心中一惊转过头去现一团白影已经驰至前十余丈处疾若流星转眼即逝只余道边花枝颤动吊桥那儿哪有萧径亭人影。

    柳含玉不怒反笑自语道:这人有意思。心中却十惊讶不解他间对方表现出来的气势乃顶尖高手所有举动间尽是名侠风范怎也料不到对方会不战而逃。高手对决一招落败尚且遗憾终生哪有不战而逃的。想起忠剑部的弟子们着正和辛忆刀剑相决自己上前甚是尴尬但脑中浮起心上玉人的绝世芳影拾起玉箫飞驰而去。

    辛忆昨日奉师父之命前往金陵城南二十里处的佛光镇追击几个逃出金陵的突厥武士。却不料到几个突厥人却不是寻常武人武功颇高辛忆与几个剑花宫的弟子好不容易才拿下了他们。虽然没有受伤但内力损耗甚大倒比一般得皮外伤要更加严重调息了一夜也没有完全恢复。今天又早早地把那些突厥人压往别处好在今早在佛光买了一匹马虽然不怎么神俊但总聊胜于无。

    骑在马上看见眼前约数十丈处又以亭子但赶路甚急也顾不得休息了。

    上一声娇叱刃光闪闪从亭子边上得树丛间跃出十数名持剑女子辛忆未待看清便听见四周传来细物划空的尖锐声无数暗器从四面八方飞射而来。

    起辛忆玉足一点跃至空中丈余抽出长剑。叮叮当当击飞眼花缭乱的暗器听道下面坐骑一声哀鸣轰然倒地。心中一悲不由真气一泻微微一恍惚顿觉握剑得右臂一麻已被一针刺中忙运气止住毒势身子却坠到地上下落中由于右手中了暗器剑舞得慢了些胸前背后同时一麻又有两枚暗器击入体内。

    师傅老说我心软是修为大忌今日果然应验了。要不是为马儿这些暗器又怎能打中我今日看来要命丧这里了。辛忆运气时候已是胸口一闷。暗器上的毒液已经随着她身上的血液开始蔓延了。一咬玉齿换剑于左手。忽觉头上风动虽不及看是何物事但估计是敌人要用网擒住她勉强提气跃前几丈却剑十余支明晃晃的利剑疾疾刺来不由面色一寒左手长刃呼啸而出转眼便和眼前冰冷的刃群撞在了一起。

    啊啊两声惨哼伏击辛忆的最前两位女子只觉得胸口一凉便倒地不动。辛忆刺倒两名女子后剑刃往刺来的剑上一拍借势跃至亭中背后却吃了一击飞掌痛得眼冒金星倒抽一口凉气。落地时候已经面色苍白。心中好不气恼自己与这群女子无怨无仇为何一见下一言不便痛下杀手。

    正欲出言斥问却见那些女子又纷纷攻上辛忆格开最先刺来的三支长剑平时应不费扫描气力的但现在手上仿佛注了铅似的每一次撞击都使得玉臂麻胸口气血翻涌几欲晕倒。一咬舌尖脑目一清左手长剑如电般刺出顿时三声惨叫。

    剑花宫的绝学凝血十三剑在辛忆手中使出来自然是出手必伤人纵然身上的功力不足平常几成也极是厉害。刺倒了三人后后面攻来的剑也不由得缓了缓几人面面相睽皆有惧色。见辛忆如此厉害中了暗器后尚且两三招间刺倒了五人而且那暗器上可是喂了毒药的。于是不敢再贪功冒进余下十来人把亭子的三面团团围住因为另一面是深陡笔直的悬崖辛忆自然不能从那一面突围。几十道冷冷的目光齐齐射向亭中的辛忆但凌厉中隐有敬畏。

    她们打算让辛忆自己毒不支只要围住她不让逃脱就是了。六里亭是她们在辛忆的必经之路上选的最好的伏击地点了。亭子依临着高高的悬崖上而建显得颇具诗意但是现在却是绝了辛忆唯一的逃脱希望。因为两边的树林尽是敌人的埋伏而中间仅有一条路且辛忆来时的路上全部是布好了的机关和陷阱她在骑马未受伤时候还被击中了何况现在。而亭子前面也就是通往金陵的方向是由两座小山般的巨石拦着挤成一道长长的狭窄通道仅容一两人通过便只有一个人守着也是过之不去。

    辛忆看清楚了这里的地形现背后的悬崖真的深的很心中一苦。此时体内的真气应已经如贼去镂空一般怎么也提不起。暗器上的毒素没有了真气的压制迅地随着血液扩散开来好在对方好像只想生擒自己涂的不是致命的毒药而她在剑花宫中服食了许多对毒物有抵抗作用的东西。但是此时也已经是头脑昏沉四肢酸痛清澈动人的眸子已经渐渐变得迷茫偏偏面前的这群女子也不攻上来只是死困着自己等下只怕不用她们动手自己便已经倒下了。

    快用暗青子放倒她辛忆正努力想举起手中的剑但是那剑仿佛有千斤似的。听到这一声喝道身子一激灵目中一清见前面几丈处奔来一群金衣武士正是方才躲在林中用暗器打伤了自己的那些人。心中一悲现在别说格开暗器就连移动一步也已经是不能。

    嗖嗖嗖金光群闪那群金衣人从衣袖中甩出如同满天花雨的暗器密密麻麻朝眼前飞来。辛忆芳心一痛:这下自己美丽的身子还不被打成蜂窝一般。顿时觉得眼前一黑。

    那些吓人的暗器仿佛没有打到自己辛忆只觉得刮了一阵很强的风把自己刮到了一个很温暖舒适的地方接着是叮叮当当的撞击声这声音听在耳中竟仿佛有音律感可不像自己方才格开暗器时的声音那么狼狈。马上传来是那些暗器的掉地声和好几个女人受伤的惨叫声先后间隔的时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几乎同时响起。

    正当辛忆迷糊间忽觉背后有股暖洋洋的真气源源不断传来流向四肢百骸仿佛在自己体内肆虐的毒素也已经被乖乖压制住了。浑身如同沉浸在温和的阳光下舒适无比身子好像也有了力气。

    微微睁开眼睛啊辛忆不由羞红紧密地脸自己正被一男子紧紧抱在怀中而且自己的玉臂也下意识地抱紧了这个男子娇躯正紧紧贴在他温暖宽广的胸膛一时羞得不知所措忙放开正抱紧对方的玉臂。

    萧径亭右手握剑冷冷注视围在亭子周围的持剑女子和金衣武士忽觉怀中玉人一声羞叫接着松开抱住自己的小手由于他左手正为她输送真气她这一松开娇躯也随之一坠。吓得玉人又轻轻抱住把柔若无骨的动人娇躯挨在自己怀中醉人的芝兰幽香顿时亦浓了些。低头一瞥怀中的辛忆虽然受伤使得小脸看来有些憔悴但也红晕扑面显得娇艳欲滴。此时她正闭着美目小脸也努力地想离自己的胸膛远些。

    兄台好艳福啊软玉在怀倒使得我一阵好追。柳含玉的身影也随着话音飘来顿时到了亭外。亭外的持剑女子和金衣武士纷纷点头行礼虽然柳含玉俊美风流但是这些女子神情好像没有什么异样。萧径亭不由细观她们面目原来这些女子年纪已大只是肌肤白嫩身形苗条动人所以看来仿若年轻女子不由眉头一动计上心头。

    亭外的持剑女子和金衣武士见到萧径亭如此厉害而且亭中还有几个自己人在他剑下若放暗器只怕他会拿自己人做了靶子。所以一时也无法只得围在亭外对峙。

    可惜在下还是晚了一步让她们伤了辛姑娘柳兄自誉怜花是不是也要与辛姑娘为难呢辛姑娘可是宅心仁厚下手甚轻只是微伤了贵属没下杀招啊。萧径亭方才不趁放到几人之际抱着辛忆离去便是为了等柳含玉的到来不然跑到中途正好迎上赶来的柳含玉与追上的人形成夹击之势。

    萧径亭见柳含玉手中当真有一柳枝不由笑道:柳兄真的折了柳枝啊。我本应与柳兄较练一番。但是我手上抱有美人只怕会误伤了她不如话尚未说完手中长剑快如闪电般卷向离得最近的几名女子白光一划寒刃不但在她们身上留下了几道大大的伤口而且划开了她们浑身上下的衣裳。几招一气呵成不但亭外的武士和持剑女子还不己上前救援便是她们自己未待反应过来已被萧径亭的长剑卷入无丝毫反抗之力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裸露暴露在众人眼前。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708/206747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