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玄媚剑 > 第九章:非常手段

第九章:非常手段

推荐阅读:银狐美食供应商神级小卖部圣墟天神诀大主宰超品相师一念永恒玄界之门全职法师

    第九章:非常手段

    柳含玉虽然大怒目光如欲射出火般但接受了刚刚的教训牢牢站在出去的唯一路口微瞥两边巨大高耸的山石冷笑道:兄台下手何如此无耻此时你背后是悬崖后路也已经被堵。而柳某守的这个地方叫一线门自信尚可以安稳守住敢问兄台可有逃路。却见萧径亭插剑入鞘不由得不解。又见他用剑用劲一挑顿时只见一的女子身躯向自己飞而来骂道:卑鄙忙运功接住飞来的雪白拿冲来的劲道竟让他身子一晃心中愤道:雕虫小技怎能让你称心。虽然自己纵意花丛但手抱到这已经上了年纪但却仍丰满滑腻的女子娇躯时也不由得心中一荡。怀中余香尚在第二具活色生香的白花花又飞至这次劲道更大入手的嫩肉虽然温软但却硬生生把自己冲退了一步。

    才放下第二个裸女还未来得及踏上一步第三具又已飞来。忙运气定身心想:此次劲道再大身子也不晃一下。不料却是向前一阵踉跄原来第三具裸女飞来度极快但是接再手中却是一点力道也没有。

    柳含玉好不容易才止住了向前扑的势头却热得满腔的怒火正欲怒目而视。却听见一声惨厉的号叫。原来再亭外的女子见萧径亭如此折辱自己的姐妹而且看他正在分心对付柳含玉便上前偷袭。却被萧径亭击倒在地不知死活。但是萧径亭出手极快丝毫不影响他挑起第四具裸女。

    柳含玉还未来得及去看被击倒女子的死活却见又一具裸女的身躯更是疾地飞来但方向却是右边的大石头。这一撞下裸女还不成了肉泥。这可是心中玉人的随身剑侍。由于此前三个已经接成了惯性而他又是出了名的怜花之人此时心中又急又怒来不及多想脚下一蹬腾空而起迎向拿裸女飞来的方向却现萧径亭已经如同闪电般地穿过那道一线门勉强接住了冲势如宏的第四个裸女。由于跃在空中竟被强大的劲道冲得真气一泻如重重捶在胸口般。待落地后己方的金衣武士何持剑女子已经追出老远。

    辛忆在萧径亭的怀中耳边生风如同飞起来似的。尽管那只左手还按在自己背后让真气源源不断传来而且还抱着一个自己。但身后传来的怒斥声还势越来越远不由得暗暗惊骇怎么他体内的真气仿佛用不完似的。美目转向左右却现两边不再是飞倒退的绿树红花。才现自己已是在一座吊桥上但怎么一点也不觉得摇晃在他怀中竟十分平稳安适。

    砍掉桥索辛忆听得一惊刚望向对岸觉得尚有六七丈长忽觉身子一坠顿时芳心仿佛要从胸中跳出来接着便随着被斩掉桥索的吊桥一起往下坠。小手不由得把对方的腰际抱得更紧猛觉得他雄壮得身躯真气鼓起好像渗到了自己的体内。耳边得劲风呼啸对岸远远的景色在眼中一晃便就到了眼前。待看清时他已经是踏在了对岸的地上接着看到两边的树木飞快地倒退对刚才那疾若流星般得飞仿佛在梦中。

    进城的时候萧径亭与辛忆已是坐到了一马车中。萧径亭知道辛忆不想让人知道她受伤的消息便在城外雇了辆马车。进城门时萧径亭告诉前来盘问的官兵他是送妻子进城来看病的让辛忆微白的小脸羞红得如朵花般。

    你怎么会来救我你是不是认识我已经过了好一会儿了但辛忆清秀绝伦的小脸红晕尚未退尽。

    萧径亭心中亦是如此问自己为何一听见辛忆有难便飞快前去相救除了本身对她得喜爱外还有更大原因应是那双美丽入骨让自己心湖驿动的秋水吧。口上却是笑道:非得认识你才可以去救你吗我早上无意中听到有人欲在六里亭伏击于你心想:落雁谱上才十个美人辛忆便是其中一个可是和任夜晓一般的国色天香那。怜花心起救美意切便血热起孤身一人前去救你了。

    听他说得无赖还未退尽的红晕复又飞上辛忆绝美的小脸细声道:你说话骗人当我不知道吗又抬起如水般的羞涩眸子道:你见过任小姐是不是她长得很美吗

    萧径亭低头望她娇艳如霞的粉脸笑道:见过她长得很美和你一般的美不过那丫头鬼念头比你多比你刁钻。

    说人家笨就说人家笨吗辛忆白他一眼娇嗔道。又现自己的语气神态不对怎可和一个认识不到一天的男子如此说话。很不世故地闭上眼睛深吸几口气道:我没有见过任夜晓姐姐而且而且我也不想去见她。

    你不喜欢她哦不对你怎么会讨厌那丫头是因为任伐逸吧萧径亭才刚说完辛忆美丽的大眼睛中全是惊讶道:你怎么会知道的

    萧径亭见她这张把什么都写在脸上的动人俏脸倒和那双绝美佳人中的那个妹妹像极了。笑道:任断沧几十年前爱慕你师傅天下皆知为了弥补他这一生的遗憾想让他儿子娶你过门一点也不难猜。

    辛忆睁大了一双清澈动人的眸子瞧了萧径亭脸上良久才道:你也这么说你怎么也和我师傅一样说法你见过我师傅吗你认识我师傅吗辛忆的目中已经颇有疑色。

    这小丫头还不是一般的灵敏啊

    我不认识你师傅也没有见过你师傅。话出口后萧径亭现这已经是第二次和辛忆说这句话了只不过那时候自己是作萧先生打扮。见她可爱忍不住出言逗道:你为什么不想去任府那任伐逸可是天下有名的美男子啊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做梦都想嫁到任府那

    辛忆默默注视他美丽的大眼睛中流露出一丝埋怨委屈道:我知道你在逗我在笑我我知道。因为师傅也那样笑过我。说到此处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小脸全是羞色搭下俏脸不敢再看萧径亭但犹豫着还是说出来我虽不知道什么是喜欢但也明白喜欢一个人是很难的不是看长相看武功的。好了不许说这些了辛忆微微恼道但偷看下萧径亭的脸色吟声道:我有些怕怕你

    萧径亭不由哈哈大笑道:怕我为什么怕我我可一点也没有不规矩呀

    辛忆听得小脸胀得通红见萧径亭正歪着脑袋似笑非笑仿佛要看她笑话。窘迫得不知所措忽然在她纯净如水的美目中极罕见地闪过一丝狡黠笑道:因为你刚才打架得时候坏得很。

    萧径亭听后微微一笑心道:这丫头也不是全然不知道狡猾啊只是不善罢了。但也不揭破笑问道:你见到我把她们脱成光屁股啦好看吗

    丑也丑死了我我只看到了一点点后来就不敢再看了。美丽得辛忆急得小脸通红忙辨道见萧径亭仍在笑嗔道:你不信是不是是真的。

    萧径亭见她有些急了忙不再说下去问道:她们为何要抓你你这丫头可不会得罪人那

    辛忆小脸上有些为难地看着萧径亭道:我想应该是为了那个原因但是涉及到师门所以我不能和你说对不起。怕萧径亭恼了辛忆又道:你救了我只要不关于师傅和我师门我什么事情都答应你。见萧径亭收下笑意目有怜色于是更认真道:是真的

    萧径亭直视那张俏脸全是真切直看得那粉桃红又爬上她如玉般绝美动人得小脸爱怜道:你师傅为什么舍得让你出来面对这些复杂污浊的江湖琐事。

    师傅说我行走江湖后若还能保持原来的心境那会让我的修为有质的飞跃日后便会一日千里地进展。辛忆仿佛读懂了萧径亭的眼神又道:我还是觉得你以前是认识我的。还有你刚才好像可以从金衣武士那面突围的就算那个白衣人上前夹击你的轻功那么吓人完全可以跑掉的。为什么还那么坏脱了那些人的衣服辛忆竟是如此心细连这些也想到了。

    若从那条路走不知道几时才能回城我下午还约了人那顿觉马车停了下来听车老板在外边恭道:公子夫人如意客栈到了。想必是听到方才萧径亭与城门士卒的对话了。这声公子夫人却叫得辛忆羞红了小脸待萧径亭右手去掺她时柔软动人的娇躯微微颤了颤。也不敢再看路人惊艳或是暧昧的眼光低着头走进了客栈楼上的上好厢房。

    不是她们昨日所住醉香居对面的小阁。萧径亭心中虽有疑问为何她们改住到这里来了。但丝毫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却见室内摆放雅致器物精美而且屋中还有一股淡淡好闻的檀木香味应该是有人长期打理的。

    忆儿你怎么了从屋里急急奔出一妇人脚步甚急所以看来似浮躁之人但从她不经意向萧径亭的一瞥可以看出她修为颇高。而在萧径亭的眼中颇高在事实上便是很高了。

    余婆师傅呢辛忆没有见到师傅不由出口问道又记起回答余婆话:我在六里亭被人伏击了多亏了这位公子相救。突然记起自己还没有问过萧径亭的名字不好意思问道:那么久了我还没有问过你叫什么呢见余婆不怎么理会萧径亭忙对萧径亭投于抱歉的目光。

    萧径亭。

    余婆投来置疑的目光心中惊诧他如斯俊美的一届书生怎能救下武功高强的辛忆但也不出口问什么从萧径亭手中接扶过辛忆搀至榻边却见辛忆娇躯一离开萧径亭如花的小脸顿时黯淡下来惊道:你中毒了忙让她躺下但却向萧径亭投来感激与敬佩的目光从六里亭到此处这么长的距离一直源源不断地为辛忆输送真气内功深厚可见一般而且此时萧径亭冠玉般的俊脸非但没有丝毫疲色而且肌肤泛着淡淡的晶莹神光这等修为不能不让余婆惊诧。

    还好她们没有打算伤了忆儿的性命这毒不难解。余婆为辛忆把脉后方舒开皱起的眉头大概顾及萧径亭在边上也不问起辛忆为何遇到伏击又如何被救。转身去床边的柜子刚要打开忽然回头道:忆儿你方才问我什么哦是问主人她去办事了要好几天才回来。所以让老奴把礼物备好了到任盟主正式接任那日由她尽量赶回来若是来不及的话便由忆儿你送去。说完方从柜中取出一盒子萧径亭知那是装银针用的针灸盒。知道余婆要为辛忆施针他应该离开了应为辛忆伤在胸前后背他在边上着实不方便。没有见到那双动人眼睛的主人便是如他那般洒脱淡然也不由有些遗憾。

    你回来啦大概是听到萧径亭进来的响动了美丽的小丫头把小脸露在被外欣喜叫道。倒是姐姐见他进来如临大敌的小脸放下戒备虽然仍是冷若冰霜但却把紧紧握在手中的长剑放下。

    萧径亭见被下的娇躯浮凸玲珑被外的小脸娇艳动人轻轻掀开锦被。羞得小丫头轻唤一声连忙闭上眼睛那小肚兜包不住硕大的微微晃动清雅醉人的幽香荡漾得萧径亭微一恍惚才出手如电解开了她得穴道。

    美丽得小丫头仍然羞了好一会儿才现穴道已经解开忙飞快起身抓起床角自己被脱下的衣裳由迅钻回被窝但还是被萧径亭看到了晶莹如玉的粉背。她本想在被窝内穿上衣服却现缩手缩脚难穿得很正手忙脚乱间现萧径亭朝外走去不由朝他背影投于感激得目光。

    待萧径亭拿着柳含玉的佩剑进来时那位小美人好像已经穿好了衣服只是还赖在被中眼睛露出婉求道:你把我姐姐得穴道解了吧冷若冰霜得姐姐却把俏脸扭在一边娇哼一声。

    呆会儿我一解了你姐姐得穴道你们马上就跑掉了反正我已经救了辛忆了迟早会放了你们的。再把目光投在妹妹的脸上问道:我去救辛忆的时候碰见了柳含玉他也是你们的人吗

    小丫头望了下姐姐不知道该不该回答却见姐姐低着俏脸不理又向萧径亭望向一眼道: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我们的人但是他经常送给我们公主东西也随公主的手下人去办事而府上的人对他都客客气气的很尊敬他的。

    萧径亭很仔细地听她说的府上二字不由暗中猜测她们是一股什么势力什么门派。当然她们口中的小公主不一定真的是哪国国君的女儿。魔门便叫自己门中的圣女作公主。她们虽然不是真的公主但是在天下人眼中无论是在权势上或是在地位上当真不下于朝中公主她们往往更加美丽更加神秘也更加聪明绝顶。

    我想他是喜欢我们公主的我们公主是天下最美丽的人了。小姑娘忍不住表示对那位公主的美丽大是倾慕。

    你这小丫头知道什么是喜欢萧径亭出言笑道见小姑娘撅起小嘴满是不岔。他话虽这么说但看到她小脸上写满了对她们公主的仰慕和崇拜不由得有些好奇似柳含玉这等人物都对她仰息只怕不全凭借她出众的绝色吧不等小丫头辩解道:你再回答我一个问题我便解开你姐姐得穴道。

    好吧你问不过小姑娘欲言又止双颊又渗出红晕羞瞥一眼萧径亭轻咬了下如花得樱唇终于如蚊吟般道:你你认识辛忆吗她是不是很好看她是不是萧径亭见她声音越来越低最后简直是在喉咙底下说出来般但尚未说完连玉颈也便得红透也没能将所想得全部说出来还不安地望了姐姐一眼仿佛怕她责怪。

    不认识但是见过她很美美得跟仙女一样。小姑娘听后低低地哦了一声又听见萧径亭道:她和你一般的美一样得可爱你们很像。芳心喜得如花开般动人得小脸上亦全是喜悦复又轻声却认真道:我问你那个可可不是那个意思啊抬头想望萧径亭却仍是低下俏脸道:我是想说我们小公主也很美很美的你见了后定会定会小姑娘一下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意思却被姐姐俏声止住不由委屈望了萧径亭一眼道:你还又一个问题你问吧不过有些东西我是不能说的。美丽的大眼睛中全是抱歉。

    萧径亭见她可爱手一拂过也没有触碰道姐姐的身体便解开了穴道。由于被点住太久了刚解后一时间不适软倒在床上小姑娘忙上前为姐姐按摩手脚。听萧径亭柔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芳心不由一颤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低声应道:尉迟宵雪我姐姐叫

    不许和他说姐姐冷冷止道美丽的目光冷冷朝萧径亭射来全是恨色。拉住妹妹抓起佩剑向外走出。萧径亭也不阻止向小姑娘道:小雪以后便在你那公主身边不要出来乱跑听姐姐的话知道吗

    小姑娘脚下一停虽未回头却乖乖地应了一声诶又赶上脚步越来越快的姐姐。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708/206747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