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书 > 仙侠小说 > 玄媚剑 > 第一章:君依做戏(下)

第一章:君依做戏(下)

推荐阅读:神级小卖部一念永恒超品相师美食供应商银狐大主宰玄界之门龙王传说圣墟全职法师

    第一章:君依做戏下

    夜君依见人无数自然也应该看出了这位自称伍暮春的公子爷的不凡了但萧径亭仿佛没有从她眼睛中看出任何异色却也不是她隐藏得那么深仿佛是不关心不在意只是一心在扮好自己的戏罢了。

    李公子君依曲艺浅薄又是蒲柳之姿却被公子看重时常前来捧场君依想来真是感激以此杯水酒聊表心中谢意。夜君依举杯俏立动人秋水盈盈视向李易泽娇声轻道。未待李易泽说话便将满杯酒水倒入喉中。想来以前很少喝酒因为她以唱功名扬金陵所以是极珍惜嗓子的。一杯下去便呛着娇喉了但却强忍不咳出来。

    李易泽见之目中闪过一丝喜色因为以前夜君依从未对他如此和颜悦色过但随后化为一片惋惜。笑道:小姐过谦了小姐国色天香不说单是曲艺在江南都没有几人能与小姐比肩。李某甚好丝竹之艺在小姐这偷师许久也是大有长进。说来是我应该敬小姐才对哪有师傅敬弟子之理啊将满杯的酒分作两次喝下却未坐下为夜君依和自己面前杯子倒满后道:叙完师徒之情后我该为小姐介绍两位远来的客人了。面向桌上主客位的武莫宸道:这位是从京里来的伍暮春公子伍公子见识广博定是与小姐投缘指着萧径亭道:这位是我与伍公子方才结识的萧径亭公子。我们一共饮下此杯等下小姐献艺李某打个下手。

    萧径亭闻之心中微微一愕这李易泽先前不是对夜君依追求甚勤吗怎么话中撇清暧昧的意思那么明显不由心生不喜。

    夜君依仿佛不觉有异又或者不在意。闻言美丽的嘴角轻拂过一丝笑意道:妾身见过两位公子敝处的醉乡泉君依也是第一次喝上当真好味道两位公子也请品品。说完又是满杯饮下这次倒没呛着单一丝红晕却是飞上晶莹如玉的粉颊看来更是艳丽动人。

    这醉乡泉喝来却也不错不知道任府的雪露与之比起如何萧径亭慢慢饮下所以一杯酒倒是饮得最慢武莫宸见之不解道:萧兄莫非似醉乡泉这等美酒需要满饮不成

    萧径亭闻之一笑道:我也不知道我是自然下喝得慢的哪有什么道理

    是吗武莫宸目中微一诧异可能在他心中人的动作几乎都是在经过脑中思虑后才作出的而且都应是内心某一方面的体现。目视手中空杯却道:这酒真是难得的佳酿我喝酒无数倒也没有几样比得上它的。李兄你府上的藏酿便不及这醉乡泉吧

    李易泽笑道:那是自然。心中顿时打定主意怎么也要讨的醉乡泉的配方起身拿起酒杯先为武莫宸满上再为萧径亭和夜君依满上向夜君依问道:这酒定是醉香居的哪位前辈酿的吧有机会在下倒是要去拜见一下。

    公子当真喜欢吗君依倒是可以为公子讨得许多呢。夜君依满饮了两杯此时娇魇被酒气蒸得桃红满面娇艳欲滴美目中亦仿佛湿润了许多添了许多妩媚。看得李易泽稍一迷乱转过目光道:那当真好啊李某再这里先谢过小姐了。又道:伍兄萧兄如此美酒便如此饮下未免太过无趣不如来点把戏助兴我知小姐除了曲艺外诗文书词上的才学犹是不弱。这样如何我们便以桌上对角为一对我与萧兄一对小姐与伍兄一对。若我出的对子萧兄对上便是我喝下满杯酒反之则萧兄饮如何待萧兄出对子我也是如此。几位看这样可好。李易泽对自己才学颇是自负而且萧径亭看来只是一文弱书生而已支撑不了几次应该便会醉倒了。而夜君依现在几乎已经有些醉意再要不了几杯想必也不支了。

    夜君依听后只一笑露出如同玉般的洁白贝齿配上潮红的俏脸媚色更重道:君依才学浅薄呆会儿李公子可得帮我一把莫要让君依输得太丢脸了。

    萧径亭想到武莫宸的那个假名暮春心道:诗词文字武莫宸显然极是高明的了李易泽真是费尽心思那却听到李易泽已经开口出了对子道:云来月羞花淡影。不由向外一瞥透过珠帘果然见到原本还是如同圆盘满月此时已经被飘来的游云遮住了半边脸却见湖岸的花丛离坊中距离不近再细看现花丛里的各样花朵已经凋谢不少散漂在湖上的水面颇见惨淡。转而心想坊里头光线甚亮若李易泽还能见到那里花的影子变淡的话那他武功想来已是不低了。

    小姐才高这杯在下喝了。萧径亭听到武莫宸出的波欲静风不止莲花灯火水下已醉水上残。外面果然微风稍急水面上的莲花灯摇晃得厉害。萧径亭便只往外瞥这一小会儿夜君依未思虑多久便对出竟比萧径亭心中所对慢不了多少而且与李易泽所出对子云来月羞花淡影相依相应若非今日下午看到了夜君依对柳含玉的刻骨情义只怕他真要认为夜君依真对李易泽钟情了。她如此才学却拿来作戏。

    目光扫向李易泽见他听到夜君依的对子微瞥了下正钦佩间的武莫宸目光中竟稍又不安之色想到先前李易泽对夜君依的百般讨好苦追暗叹一口道:春去花坠水薄情。正好对上李易泽所出对子云来月羞花淡影。

    李易泽闻之微微一愕目中复杂神色一闪而过笑道:萧兄厉害我饮了仰头杯尽后面色已尽是自然笑道:轮到萧兄了切莫太难哦。

    萧径亭随口说出一对子还未等李易泽说出便把手拈在杯沿见那边夜君依出的对子武莫宸也不太费力对上。再一杯酒下肚整张俏脸已是红透仿若三月流火更加娇艳欲滴。李易泽见她杯中一空目光一转又为她满上。

    萧径亭见如线般的酒水已经过了杯中一半而仍无止势便伸手搭住止住了流势不理李易泽诧异道:夜小姐量薄若再满杯只怕便欲醉了。

    夜君依正俏笑望着缓缓而下的酒水听到萧径亭的话如同蒙雾的眸子微微一清笑容微止面色竟变得那么复杂瞬间即逝。随即掩嘴格格娇笑仿花枝乱颤目中的泣色也马上被更迷乱的神色所取代娇声道:萧公子当真关心我啊不过这酒好喝得很啊

    萧径亭脑中回味夜君依的那一霎那的神色仿若死水泛起的涟漪。整个夜里她唯有这个表情不是在戏中显得最真了。

    李易泽见之也没有说什么放回酒坛。目中稍一思虑片刻后便说出了心中的对子与萧径亭所出也十分匹配。萧径亭笑着举杯饮下满杯的酒李易泽再为他添上倒至一半见萧径亭面色淡淡笑意方才倒满一杯。

    武莫宸被夜君依艳光吸引目光忍不住多望了几眼。听到萧径亭所言眼睛不由微一扫过李易泽面上仿观其神情却又马上转到萧径亭脸上笑道:易泽兄萧兄可比你要怜花哦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708/206747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