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书 > 仙侠小说 > 玄媚剑 > 第八章:温柔乡香(下)

第八章:温柔乡香(下)

推荐阅读:银狐圣墟龙王传说美食供应商一念永恒玄界之门大主宰超品相师神级小卖部全职法师

    第八章:温柔乡香下

    萧莫莫小脸微微一红腻声道:坏人你又来编排人家说吧说吧人家才不知道羞呢闭上美目红着小脸贴上萧径亭胯间粉颊轻轻在萧径亭下身凶物上轻柔磨蹭却惹得自己鼻子粗重起来忙将小脸抬起伸出小香舌在龙头上调皮添上一口柔声道:我昨日见公子身上的紫袍样式和寻常衣服不一样公子穿着刹是好看便留下心来收好了。我这就拿来。说完也不起身仍是跪在床上爬到床的另一头。探出半个娇躯在床外从一小几上翻出那件紫袍。

    萧径亭见之脑袋一热腹中一热。一只白晃晃颤微微的肥大香臀在眼前轻轻晃动。那原本就丰满骇人的肥臀由于高高翘起更显得巨大如同两座雪白的肉山般惊耸。看得萧径亭顿时热血窜起脑中顿时浮起任夜晓的肥翘雪球一般的美丽一般的诱人。目光投到中间峡谷的裂缝心中一惊欲火顿熄。

    刚才虽然见到萧莫莫不时不适地颦起眉头却认为也只是稍微的疼痛。一见下心疼坏了。那原本应该娇嫩粉色的裂缝肉唇此时竟红肿得吓人高高隆起如同馒头般大小。由于肿得厉害那两瓣本应紧紧羞闭的媚唇嘟嘟地撑着光看那血红的眼色便知那是火烫般的难受可见昨夜受创极是厉害。

    萧莫莫本欲转过身来为萧径亭穿上衣服却被萧径亭一把抱在怀中见他目中尽是歉色与心疼。心中一甜索性缩进萧径亭怀中。听见萧径亭在耳边温道:莫莫疼坏了吧我昨夜凶得很吧轻轻嗯了一声腻声道:我一个劲求你你总是不理只是疯一般地搞我。小手在萧径亭胸膛轻扭一把忽又妖媚一笑道:不过那味道却也让人酥得魂都没了

    萧径亭听到这等淫词浪语不由在她大屁股用劲拍了一掌却又不舍释手又在丰肥美肉上揉起道:你真是个妖精一个迷死人的狐狸精。

    我就是个狐狸精我只要迷死你萧莫莫恶狠狠道从萧径亭依依爬起。为萧径亭着上内衣道:待会儿要洗澡外袍便不用穿了。想起刚才萧径亭说的话酸酸问道:去一任府还要回去打扮吗还嫌长不够迷死人吗我就不信任夜晓眼光高到天上去了。

    萧径亭不由哈哈一笑道:莫莫也会吃醋吗我是要扮作一个老头去任府。莫莫你且猜猜我要扮扮作谁那人你也是知道的。

    萧莫莫美丽的眸子狡黠一转侧着小脑袋想了一会儿笑道:萧先生

    萧径亭在在许嬷嬷服侍下洗澡穿衣后一身清爽从醉香居西门离开时候已经是不早了。而且刚才向许嬷嬷打听下归行负却是还没有回来。心中暗觉得不对

    当一袭白衣一缕长须打扮的萧径亭走到安然居门口过外边招呼的伙计还记得那位仙风道骨的萧先生客气招呼道:先生今日可晚了早点都已撤了。可要小的招呼单独做上一份。

    萧径亭心道:能不晚吗其实他来安然居吃早点也是因为这里味道做得好不是为了吃饱肚子。当下道:不劳小兄弟我还是和许多老少爷们用同一锅早点来得爽胃还是明日尽量赶个早吧。笑着便要走开。

    小二却是赶上几步哈腰笑道:先生当真是不俗其实这话再对没有了。那些个娇贵爷们却是哪里理会得这个道理。这不楼上几位非恼着我们的师傅做的东西看来不够精美不对他们胃口。

    萧径亭停下脚步望那伙计笑道:小二哥莫非有什么事情央我不成。

    那伙计讪讪一笑道:事情却还真是有不过小的刚才却是给那几位给气得狠了硬是大嚷着砸我们安然居的招牌听先生说起便了牢骚让先生听着讨厌了。其实是我们掌柜的他早上听得城北的池老太爷说先生的一手字写得神了便让我们几位哥儿惦记着见着了先生便请先生进去为我们安然居提个牌儿。正好池老太爷还在先生可要进去会会那老太爷可是通着天的人物。

    萧径亭抬头望了一眼头顶彩楼上玄着的烫金字楠木匾那匾尚新看着不过几年前才提的字。而匾上那字更是潇洒遒劲豪放写意硬是出于大家之手不由奇怪问道:这招牌上的字写得好的很那我也未必写得出为什么要换

    那伙计道:小的虽也不识得几个字但瞧着那牌上的字却是好看的很。可我们掌柜的好像说是什么当真无理珠帘有罪小的也是不懂。

    萧径亭听得微微一愕又晃乎笑道:是当政无理株连有罪吧却听到一厚朗声音响起。

    我正挂念着先生那先生刚好来了请进请进小店刚好来了一些上好碧萝春早不如巧便请先生这等仙人一同品尝品尝。萧径亭识得一脸笑意走来的锦袍老者便是安然居的掌柜面上微胖看来颇是慈祥却不掩精明。心里计算时间写上几个字也花不了多少时间便同他进了安然居。

    那老者带萧径亭穿过前面饭堂和几幢客房到了一个花园想必是他自己住的院子了。一路上那老者与萧径亭言谈甚欢也知道那老者叫做祝仗乙名字硬是不俗。萧径亭见这祝仗乙琴棋书画建筑格局上竟都由涉猎见解颇是精辟且不妄自菲薄不由暗中赞叹。

    却见这后花园虽然不大却是颇具雅意且花草也大是讲究一问下果然是那老者自己设计。心道:这掌柜不凡

    这便是萧先生吗当真是神仙般的人物。那日小女请先生作画幸得先生题诗。拿与老夫看了那手好字当真羞刹老夫了。萧径亭与祝仗乙进一雅致厢房一高大威猛须皆银的老者迎上想必便是方才小二口中的那位池老太爷了当下客气招呼。

    我那闺女却也只是把先生题的诗给老夫看了那画却是折了起来怎么也不让我们看。萧径亭听那池老太爷口气中掩不住的疼爱脑中不由浮起一略显纤弱却风姿高洁的美丽女子那日为那女子作画时见她与其他女子比起风韵好上许多而且颇是楚楚可怜。便为她题一涤莲赞她虽然柔弱却是心性高洁仿若寒池中的美好白莲。也知道眼前这位威猛老者便是朝廷御赐的上兵世家家主池观崖她口中的闺女便是金陵城中有名的才女池井月了。

    上兵世家顾名思义便是专门生产兵器的大家族了朝廷的御用兵刃便都由池家提供当真可以称得上了通着天的人物了。

    在下萧进迟见过池家主了来金陵时候便只听过家主武艺了得兵器锻造的功夫更是天下无双不料家主也好书法当真了得。不过后来想想家主打造兵器时候臂劲不仅大而且精巧细致落点不能有丝毫差错写起字来自然也是差不了的。萧径亭见池观崖果如传言中所道为人豪爽热情不由添了几分好感。

    这时一美丽女子提着一套茶具进来放置桌上再折身出去娇躯颇是窈窕。再见摆在桌上的那些物事是套紫砂茶具那紫砂壶纹理细密雕纹古朴精美。显然是宜兴窑烧出的上好精品。片刻后再见那女子回来纤巧手上多出了一火炉炉中烧着上好木炭。只是萧径亭见那女孩虽是身形娇巧但不轻的炉子提在手中好像一点重量也没有。不由多看了几眼那美丽女子对上萧径亭目光小脸绽开花朵般的笑容刹是动人

    注:紫砂茶壶到了明代方才盛行至于是哪个朝代开始用朱泥烧制茶壶笔者倒是不太清楚。隐约记得在明朝有个叫金少僧信手用砂细泥捏了一个壶好像便是宜兴紫砂壶的雏形。而碧萝春更是在康熙年间才赐得这一好听的名字但是这茶却是早的很唐朝6羽的茶经便记载此茶最初产于苏州吴县的洞庭山上原名叫做吓煞人香泥人的江山便提过至于碧萝春这个名字想必是因为这茶最早现在碧螺峰上。但是本书的朝代都是杜撰出来的也不用理会太多所以还请精通历史或是陶艺茶艺的朋友勿要耻笑了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708/206749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