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玄媚剑 > 第九章:俏佳人艺(下)

第九章:俏佳人艺(下)

推荐阅读:龙王传说美食供应商天神诀圣墟神级小卖部全职法师银狐一念永恒玄界之门超品相师

    第九章:俏佳人艺下

    却见祝仗乙面有难色不知如何开口是好。萧径亭知机问道:我先前见到井月小姐的时候现小姐身子纤若面上血色不兴莫非有什么小恙不成。

    池观崖自然明白萧径亭意思目中闪过悲色道:小女那是从娘胎里带来的毛病我内人怀着井月约五个月的时候被贼人击了一计寒丝掌伤了胎气心里头爱着孩子硬是撑到生下井月方才撒手西去。在娘腹中伤了的井月出世后大小病恙不断气血亏虚全凭人参乌等物吊着性命。那双小手只怕连七八斤力气都没有更别说习武了。说到此见萧径亭目中颇有关切怜色心中感激道:也是那孩子心性善良又聪明伶俐连上苍都喜爱了。几日前我府上竟来一个神医那医术了得几幅药下去那孩子面色顿时红润起来到现在看书嬉戏一两个时辰也不嚷累那孩子从前可连走快几步坐得久了也小脸凉头晕目眩那。言语间兴色之色不掩那张红润老脸都仿佛光。

    哦有这等人物现在可还在池兄府上我刚才去时可未见着。如此人物不可不见。祝仗乙闻之兴奋目中光芒热起。待听到池观崖说那人已经走了连连失望叹息。

    爹爹茶已经好了一会了。再不喝凉了味道就不好了。祝潆儿见萧径亭没有什么重要话说了才开口打断但是瞧向她父亲的目光已经有些嗔怪了。因为她好不容易才煮好的茶几人竟没有再最好喝的时候享用。

    萧径亭连忙讨好道:好茶便是凉了也是好喝的。

    祝潆儿煮的茶真是可口的很萧径亭嘴馋下竟将一壶茶都喝干了才舍得离开。待走出厢房现头顶的太阳已经快上中天了不由心中一苦:任夜晓莫要认为自己跑了才好。不由加快了脚步向出来送行的祝仗乙与池观崖连道留步。

    先生当真不留下用饭吗老夫那内人在厨艺上可极是了得。祝仗乙也随之加快了脚步一边热情劝道。

    萧径亭闻之脚步一停目中颇是心动道:真的能让掌柜夸的自然是好的。但马上摇摇头叹道:可惜可惜我这便需要去任府一趟已经迟了好些时候了。

    格老子你老婆会做饭便让她给爷几个做上一顿今天不知是那个龟儿子做的东西吃得老子嘴巴都淡出个鸟儿来。萧径亭话刚说完面前的楼上窗户探出个胡虬脑袋大嚷道。

    祝仗乙听了也不生气笑道:便是贱内亲手下厨只怕也不能令几位大爷满意。几位大爷是川蜀中人喜欢吃辣便硬要往菜里头放上花椒辣子我们楼里卖的都是江南菜口味自然清淡若添上那些东西还成什么道理望了窗上那胡虬大汉一眼道:再说几位也不是用得很对口吗

    萧径亭见那汉子果然满嘴的食物尚在大嚼吃得很是鲜美不由莞尔一笑。

    那汉子大眼一瞪道:你这里的菜是做的好吃但加上辣子就更好吃了。老子又不是不给银子向你讨几个辣子也不给气死老子了那汉子见祝仗乙一脸笑意总不生气也懒得再嚷缩回脑袋骂了声龟儿子倒和他缩头的动作正好配上了。

    萧径亭本欲不理走开但是一听那汉子骂得刚对时机那声龟儿子正好骂了他自己也不由笑出声来。而池观崖更是笑得须皆颤倒是祝仗乙面上肌肉动了动硬是忍住了。

    那位汉子听到了笑声不由嚷道:做了龟儿子也那么高兴吗格老子的你们江南人真是贱的很却见到自己同桌的伙伴也笑得厉害其中一个更是喷了自己一脸。不由骂道:有什么好笑的那些龟儿子傻你们也疯啦

    他座位边上一青年强忍着笑在他耳边咬了几句那胡虬汉子顿时牛眼怒睁将手上瓷碗狠狠摔在地上一张黑脸涨的红抄过身边的大剑怒喝道:我看哪个龟孙子再笑老子一剑宰了他。大手在桌上一拍铁塔般的身躯顿时跃出窗子身法竟也颇为轻快。

    池观崖迅和萧径亭二人对上一眼都看出了那粗汉子使的身法是蜀山剑派的孤雁盘可别一笑下和西南第二大派结了梁子。剑花宫之所以被称为西南第一大派很大的原因是有唐绰兮这位美人宗师但就本身从门中人数和产业来说蜀山剑派却是要胜出许多了。而且唐绰兮自己对富贵权势看得甚淡没有争霸江湖的意思。但是蜀山剑派的李鹤梅善于权谋是个厉害人物。

    池观崖当下收下笑容正色道:不知这位壮士与蜀山剑派的李掌门怎么称呼老夫见壮士的孤雁盘使得甚是利落。

    那汉子对池观崖的夸奖甚是受用听到他提起李鹤梅脸上更是得意颇是傲道:俺是师傅他老人家的七个弟子江湖人叫俺黑脸剑宋鼎你们也该听过。

    这宋鼎手下功夫也是不弱在江湖上名气倒也不小不过萧径亭走江湖时候不大接触武林人物自然是没有听说过也不道没听说过也不说久仰之类的客套话。池观崖想来听过但是他乃宗师身份且为人直爽自然没有什么恭敬的言语。

    宋鼎见三人反应平淡想起方才对方的耻笑不由恼羞成怒道:便是武林同脉这事也不能这么完了刚才你们往俺黑面剑面子上泼屎俺也不欺负人。只要你们几人给俺鞠上几躬赔礼日后只要见到俺蜀山派的人都过来问好。不然老子几个师兄弟砸了你的鸟店。

    池观崖听得不由有些怒色面色一威慢道:好大的口气好大的脸子

    那宋鼎冷不凡被池观崖的威色唬得一颤但他是天生的粗胆无脑喝道:那又怎样老子不信在江南就有敢人扫俺蜀山派的脸子了现在不鞠躬等下便打的你鞠躬。话音未落从身后窗户又跃下几人手上都明晃晃拿着兵刃。但他们几个不全是如同宋鼎那般的浑人脸上或不安或愤怒或惊惧不定。

    那宋鼎见自己人多倒也没有什么张狂神色显然不想占了人数上的便宜道:勿要说俺蜀山剑派欺负人俺只一个人和你打。说完面色一正如铃般的眼睛睁得更大衣服被真气鼓起伸出一双蒲扇大手朝池观崖走来脚下踏出一个个深达两三寸的脚印道:来咱们俩亲近亲近。他本来也不会说这等交手套语只是每次见李鹤梅每次这样说时甚是威风便学了来。只是学他师傅言语怎么也不敢带上粗话了。

    但对面迎来的不是池观崖的大手而是萧径亭如玉雕刻般的纤细长手。宋鼎见萧径亭面色俊秀儒雅心下冷笑道:你这迂书生来凑什么热闹当真以为是握手问好吗便把你翻个筋斗给那老头一个下马威。当下便笑着迎上去。

    但自己的大手还未碰到眼前那双比娘们还好看的手却是怎么也递不过去了钢牙一咬大喝一声顿时须愤张使出了十分劲道却仍是一寸也伸不过去。心下一火他俺就不信这个邪使出了十二分真气脚下的泥土也被踏下了五寸一双脚也陷了进去。一张黑脸由黑转红再转为紫色。但前面仿佛有堵墙似的千斤之力过去也摇晃不得。宋鼎不甘真气更是源源不断涌向手掌不到一会儿斗大的头颅仿佛蒸笼般冒出白气。只怕再下去不到一会儿便歇了底气就会受到重伤了。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708/206749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