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书 > 仙侠小说 > 玄媚剑 > 第一章:异样调戏

第一章:异样调戏

推荐阅读:银狐天神诀神级小卖部超品相师美食供应商龙王传说一念永恒玄界之门大主宰全职法师

    第一章:异样调戏

    萧径亭微微一笑把目光投向桌上的点心现不仅仅只有甜点而且也有一颗颗显编圆状的贝肉。瞧着可爱信手拈来一个放在口中酥软而又韧性极是鲜美。不由再伸手抓起一个竟一而不可收拾那只修长的秀手飞快来回嘴上也是不停。

    那飞舞的手看在众人的眼中轻巧无比仿佛尚未触到盛点心的盘子手便已经收回看来好似蜻蜓点水般有说不出的悦目好看。

    萧径亭见众人目光都投在他手上把目光从贝肉上收回手上和嘴上动作却是未停道:我从小便只和我师傅一起生活没有人侍侯日常起居。吃得也极是随便所以嘴上馋的很几位莫要见笑。听得边上的池井月抿嘴一笑而任夜晓却是飞快看了萧径亭一眼未待人看出目中的意思便移开向他递来了一双筷子。

    贺浄羽笑道:晚辈现在大概知道先生的琴艺如何了光看先生手上的拈起动作常人便是一辈子也达不到那么简单轻巧的地步。而高手弹琴神韵便在拨琴和移指的那一瞬间。先生为人当真令晚辈羡慕刹了。

    其实萧径亭的这只手何止弹琴便是暗器剑术弹指作画写字都是绝绝之选。每次作画时萧径亭那双美甚女子的修长玉手令那些女子看着羡慕坏了不经意间都将手缩回袖中不让萧径亭画进画中。

    任伐逸却是道:这些海瓜子还是连家二公子这次专门带来的他们好像依稀记得晓妹小的时候甚是喜欢吃这东西。他的话倒让任夜晓颇有些不好意思一笑无论多么厉害的女孩让人提起小时嘴馋的事情总是有些羞赧的。

    萧径亭望了任夜晓一眼道:小姐也喜欢吃这个那萧某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口上说到嘴上却是一点没有停下听任伐逸提起连易昶不由想起古灵精怪的连易奕道:早上连易奕那妮子来了找不着任小姐正闹着没趣呢。

    萧径亭话音才落一声清脆的声音符合响起正是娇小美丽的连易奕。见到了萧径亭惊喜道:先生你没走太好了刚才爹爹还说你已经走了呢害的人家想出去找你画画那。

    和萧径亭幽谷一面之缘的侍女屏儿手上果然端着一套茶具后面还有几个丫头提着火炉小水瓮等物事。连易奕手中拿着一直尺半短剑不知是想做什么轻快地穿过几个侍女走进花园的亭子朝后面嚷道:二哥快点

    贺浄羽见到俊美潇洒的连易昶从园外拱门走进时目中光芒一盛。而连易昶踏着大方飘逸的步子走来的同时也把目光投向了贺浄羽。二人相视一笑一样的自信一样的坚定颇有其中意思尽在不言中的味道。两人皆是人间龙凤且家世武功地位也都是一般卓越自然对抱得美人归有着相当的渴望和信心。但萧径亭却现作为当事人的任夜晓却仿佛未见与俏丽的连易奕和池井月二人轻声说笑。

    连易奕可不顾及什么辈分和主客之分坐在了萧径亭的右边下隔着萧径亭与任夜晓说话。但是萧径亭却现她的那双精灵的眼睛却是不经意瞥向在池井月边上坐下的连易昶颇有关注。不由心道:这小丫头也不是一味地爱玩耍想来也是一个心思地想让任夜晓成为自己的嫂子啊

    任伐逸事忙只和众人寒暄了几句起身告辞离去吩咐任夜晓好好招呼各位贵客。此时的任夜晓从容大方淡笑自若。在几人中却应付游刃有余对几人不偏不依绝美的小脸荡漾的醉人的轻笑让在座中人如浴春风般偶尔睿智的应答更是博几人得喝彩。

    萧径亭心中颇是嘀咕任夜晓此时举止间所表现出来的气质高绝颇显得高贵典雅。乍一看来仿佛是正宗的正道心法但是萧径亭还是从她的动人莺语中听出了一些靡靡之音而时时挂在脸上的雅致笑容也微有惑心之效看来她的那位女师傅不是一般正道高手。当然任夜晓的这些行为并非有心下使出而是下意识的自然举动。若是她当真将心法运用至极致的话配上她沉鱼落雁的美丽天下间能抵挡得住的只怕没有几人了。

    咦姐姐你看那座小楼和我刚才进来看到的怎么不一样啊哥哥你说是不是连易奕目光不经意扫到一处地方觉得惊奇出口嚷道。

    任府构造就是精妙在不同的方位看四周的景致感觉都是不同的甚至本来是同一幢建筑但由于所处视线的稍微偏差而觉得完全便了样。连易奕睁着一双美目四处张望目中异彩涟涟想必也现了任府的这一妙处觉得好玩不由扯着任夜晓问道原因。

    任夜晓大概美目含着奇怪的神色望向萧径亭道:先生渊博如海这些遁甲之术想必难不过先生法眼咯这下便是在一边的连易昶和贺浄羽两位情敌也停下了满脑的主意目光齐齐望向萧径亭因为任府建筑是出了名的玄妙都颇是想了解一番。

    大概是那天夜里萧径亭面对那些奇妙的阵势不屑让任夜晓心存恼意吧而且想借机询问他对任府的事情知道多少。萧径亭讪讪一笑道:萧某自小便好这些奇门遁甲之术偏偏有位前辈在易学上颇有研究便请教了许多也算不上精通。目光扫了四周景致一眼道:府上的这些障目阵法颇妙比起府内其他一些困人擒贼的阵势设计者显然用心了许多。想来那人喜爱的是炫目好看而不是想让府上变得步步玄机让外人望而却步小姐的先人真是仁慈。话中意思再明白没有任府阵势还是极妙的只不过设计者偏爱把易学八卦术用在园林设计上所以在奇门遁甲上便逊色了一些而不是那人不够聪明厉害。

    萧径亭说完马上观了一眼任夜晓的脸色却见她在众人不注意的时候瞪来一眼仿道:如此避重就轻地哄我一通把我当作了小孩子吗

    萧径亭本想再说上一些却闻到了一股茶香想必是屏儿那几个小丫头已经煮好了水开始沏茶了。心中迫切目光也望向在亭子一角几个煮茶的侍女那儿也不再说了。

    连易奕有四周细细看了一眼对萧径亭撅起本来的弯巧的小嘴到:先生还不是什么都没说我还是没有看明白。见哥哥瞪她一眼使眼瞪还他道:本来就是难道你就看明白了吗

    任夜晓朝她微微一笑道:先生其实已经说得很明白了障目法便是用假山花草等物事将一些景致的重要特征挡住了一面从正面看不到从侧面便就看到了。只不过常人设计园林运用的变化不多计算不够精确便达不到各处看来都有不同的效果了。

    却见连易奕恍然大悟哦的一声。忽然指向一处道:那便是姐姐的晓园了。

    任夜晓暗暗赞叹道:妹妹怎么知道

    连易奕伸伸小舌头不好意思笑得:我才没有那么厉害一下就看出来我是看见了从那里方向流出来的水了姐姐房间后面不是有个小湖吗说到中间忽然眼珠一转似笑非笑地望向萧径亭问道:夜姐姐的晓园那儿有许多机关先生闯不闯得进去

    萧径亭此时正把目光直直投向屏儿提着茶壶过来望着她轻巧地将桌上的杯子填满。听到连易奕这一古怪问题不由苦笑他何止能闯早已经进去过了。但是又不想睁着眼睛说不能想了一会也似笑非笑道:可惜现在是大白天不然我倒可以带上连小姐进去闯上一闯。看进不进得去。却见连易奕小脸兴奋颇有跃跃欲试的神色。

    任夜晓玉脸转来朝萧径亭展颜一笑仿若百花齐放让席上诸人都看直了眼但是那笑容看在萧径亭眼中却是颇有文章。接着见她将已经沏好的茶端来一杯放到面前道:先生哪用得着用闯以后妾身还怕先生不去那。说话时更是笑魇如花娇艳欲滴。

    萧径亭见任夜晓话一出口顿时有两道目光向自己射来。只见贺浄羽连易昶二人在任夜晓的绝美笑魇面前已经有些意乱神迷面上竟是难掩羡慕。二人修为非凡本是沉稳潇洒有如此反应可见心神失守得厉害。

    萧径亭一时不知任夜晓用意道:那当真是求之不得了只是日后话尚未说完只觉一股无声无息的厉害劲道带着刺骨的寒意袭来接着一阵刺痛从腿上传来。萧径亭本能躲开却见任夜晓正把纤手从桌底抬起便硬生生受了一计力道比起那晚却是厉害了许多打在腿上也疼得很。但他面上仍是笑意岸然饮下任夜晓端来的那杯茶接道:只怕日后我会被天下的众多风流俊杰恨之入骨便是坐着喝茶也会被人暗算。

    话一说出席上的连贺二人面上便有些不自然了勉强一笑。而任夜晓面上却没有一点的不好意思仍是一幅圣洁淡雅的仙女模样。萧径亭心道:好吗这一下便得罪了两个厉害人物。却也不以为然这两人早晚都是会得罪的。

    见到场上气氛古怪连易奕却极是机灵拿出那把尺半短剑道:姐姐你看我这支剑。一把抽将出来一股寒气顿时缈缈飘出虽然不及任夜晓的雪剑那般幽寒却也极是冷冽。连易奕见众人目光被吸引过来道:这剑和姐姐那支比起不知怎样是一个和夜姐姐一样漂亮的姐姐送给我的。却见连易昶目中微有责色显然怪她没有事先和他这位兄长说过皱起眉头道:那位姐姐不让我说出她们我自然不能违了。是我帮了她的家人打架她才送给我的又不是我向人家讨来的。

    一直不说话的池井月拿过短剑细看道:这是上好的寒铁煅造成的和夜姐姐的那支雪剑又不一样。她是上兵世家的千金小姐在这上面自然知道许多众人不由听她细道关于任姐姐的雪剑我曾听爹爹说:许多年前一位武林前辈先去北方极寒之地挖得一块万年寒冰石再到常年喷火的山腹中挖得一块至热融铁。想根据上古传下的铸剑神谱造出传说中的神兵火寒剑但是最后失败了。一支剑变成了两支一冷一热冷的的一支便是任姐姐的雪剑应该还有另一支的不过天下人都没有见过。顿了后又道:这只是我爹爹的推测而已他曾拿过任姐姐的雪剑细细看过现那股厉害的寒气不是从铁上传来的而且那股寒气好像是活的一般会根据人运剑时内力的不同而生变化。

    见到连易奕的小脸上微微有些沮丧不由笑道:寒铁本就是稀有之物而连妹妹手上的这支更是寒铁中的精品所以妹妹的这支剑也是罕见的宝刃那位姐姐却是大方的很这样的宝物也送与了连妹妹。

    连易奕顿时笑魇绽开道:我还想拿来与夜姐姐比比呢如果池姐姐说的那支会热的剑在我手上就好了。随即又面容古怪道:若是谁有了那支热剑说不定姐姐要嫁给他呢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708/206749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