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玄媚剑 > 第六章:萧君怜花(下)

第六章:萧君怜花(下)

推荐阅读:玄界之门流氓修仙之御女手记流氓异界行大学流氓流氓公爵流氓足球经理爱情游戏:恋上一个流氓都市流氓将军剩女撩人:狼君很流氓卿本流氓:绝色五夫不好惹

    第六章:萧君怜花下

    是方剑夕王道领袖天剑谷的出世弟子方剑夕厅中诸人纷纷站起顺手料理袍襟宽步迎出。

    珠紫头巾白色锦袍黄金腰带;眉如剑眸如水;面如贯玉修长挺拔。当方剑夕大步临渊步入大厅的时候只见贺净羽和连易昶面上一黯。

    是啊本就英俊潇洒的方剑夕顾盼间更有一股非凡的自信和天生的骄傲。由于修习天剑谷的王道心法使得浑身散的气势看来既霸气高贵又大方亲和却不是连易昶等世家子弟能比得了的。

    任断沧见任夜晓与方剑夕一道同来时目中也掩不住喜色上前几步握住方剑夕双手。众人拥着英俊神朗的方剑夕进了大厅当真如众星捧月般。

    这位是少林寺的方丈玄灭大师这位便是才来的贵客萧先生。任断沧先介绍了萧径亭与消灭和尚而后才介绍连易昶兄妹三人和贺净羽等诸人。

    我小时候去拜访令尊召疾公的时候你才八岁。而现在贤侄却是成为了名震天下的一代英侠不服老是不行了。当介绍完众人后楚皱言上来招呼想来两家也有交情所以显得极是热咯。我瞧少年郎中天下间没有一个比得上贤侄的便是比起当年的吴梦玉大侠。这气势也不弱啊净羽和贤侄比起可是明显不如了。楚皱言拉过贺净羽道:净羽过来拜见过方师兄他可是你们这些晚辈的榜样啊。

    贺净羽上前几步微微躬身行了一礼方剑夕甚是亲和已是拜下回礼一点也不显娇纵。一阵寒暄中任夜晓只是静静站在众人身后连易奕忙走上两人便在一边细细说笑。

    直到一阵后众人方才记起瘫在地上的公武公威二人。任断沧便细细说过事情经过便是说到其中起伏处方剑夕面上仍是没有任何变化带着淡淡的微笑。待听完后瞥了地上二人一眼径直走到萧径亭面前道:那晚辈真是要谢过先生了若是让洞庭山庄占了理祸乱江湖那晚辈怎对得起吴师叔创下的大好武林局面。晚辈在这里便代任伯父给先生行礼了。目光一瞥向任伐逸和任夜晓。

    二人会意也走了过来一齐行礼拜下。任断沧是武林前辈不好给萧径亭行礼。便由后辈代行这方剑夕为人当真睿智了心无余漏。

    先生今日便放过这二人如何来日这二人若是仍不悔改危害江湖那无论何时何地晚辈定诛于剑下。

    方公子说放那便放了萧径亭望了一眼与方剑夕任伐逸站在一排的任夜晓目光再越过她投向后面的连易奕见她正无聊得恨正瞪着眼睛望着软在地上的公武脸有恼怒。瞧那样子彷佛想上前踢上几脚解气。

    是啊方才公武最后的一计偷袭差点致连易奕于死地其中的惊险应该让她现在都心有余悸吧。但是现在大家彷佛都忘了这件事情叫她如何不恼。

    易奕小姐我教你几招好玩的剑法若是以后在遇上这两个丑老头你便记得帮我将他们骨头给拆了。萧径亭见诸大门派的脑正商讨如何对付洞庭山庄的时候萧径亭不便参与。见连易奕这小妮子正撅着小嘴美丽的目光正望向萧径亭便上前逗她言笑。

    连易奕拍手笑着唤道:好啊我现在就想忽然不再说下去只是吐了吐小香舌。

    萧径亭转头望去却是连邪尘过来后面只跟着连易成。

    奕儿还闹着先生是不是还没有谢过先生啊连邪尘笑唬着脸温和道。

    连易奕水汪眼睛望向萧径亭甜甜一笑道:先生才不要我谢那是不是你快教我那剑法不然等下爹爹又不准我缠着先生的你现在教我他便没的说了。

    连邪尘眉头笑着皱起道:胡闹先生剑法精妙岂是你小孩子学得了的。望向萧径亭呵呵笑道:先生莫要宠坏了这小鬼丫头了。拉过身后尴尬的连易成道:我这小儿子那天出言无礼还请萧兄不要见怪了。

    看来连邪尘是真心要与我相交了。萧径亭听出了连邪尘话中的意思按常理他应该让连易成先过来赔罪然后说上几句客套话。但是连邪尘现在的口气彷佛是让萧径亭将连易成看作一个不懂事的晚辈纵是无礼也不要怪了。不过让萧径亭奇怪的是连易奕可爱伶俐连易昶大方稳重让连邪尘喜爱都有道理但是连易成可以说是脓包的但是从连邪尘的目光和言语中透出的竟也是浓浓的疼爱。

    萧径亭见连易成虽然眼中面上已经没有了任何敌意但是仍是勉强赔了不是想来极是要面子了。连邪尘看在眼中却也不太在意显然是在这短短的时候中很是了解了萧径亭的为人。

    听到萧径亭真的要教连易奕剑法连邪尘忙阻止道:萧兄这怎么可以,奕儿这丫头与先生有缘讨得萧兄喜欢却也不可给她那么多好处啊

    萧径亭微微一笑道:一套剑法又值什么这是我几年前使的剑法轻巧快捷飘逸灵动现在不大耍了。但是易奕小姐冰雪聪明学来合适想来小姐也会喜欢。

    连邪尘目视萧径亭神色感动道:萧兄厚爱连某当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先生若是不弃连某想让奕儿当真认了先生这个伯父。

    萧径亭笑笑走到当下便给连易奕细细讲解剑法的变化心法。连易奕只听了两招便美目亮小脸兴奋。忍不住出手比划却引来任夜晓狐疑的目光水般的目中彷佛又说不出的意思绕在萧径亭脸上。

    盟主渤海剑派费莫大侠死了全身上下被割得没有一片好肉尸体被抬到府后的池子里

    死了厅中诸人正在各抒己见纷纷攘攘听到一弟子跑进叫嚷顿时静寂无声。

    死了萧径亭心中一惊昨夜还是好好的看来暴风雨便要来了或者已经来了。

    萧径亭见连易奕浑然没有被这一消息惊到依然陶醉在精妙的剑招中便拿过她手上的短剑。从怀中掏出一片绸布正要擦拭剑刃。却闻到一声低哼听来彷佛委屈又好似气愤。接着便是一道怨兑的目光飘来却正是美若天人的任夜晓。

    萧径亭顺着她的目光望向自己的手上。哦原来手上拿的是那夜从任夜晓身上撕下的肚兜一角。难怪美人的目光那么气恼但好像其中意思更是耐人寻味。

    师妹不必气恼那贼子敢惹上任府定让他知道江南武盟虎威难犯

    他日那贼子落在我手且让他任夜晓一声低呜没有说下去一道厉害的目光却透过众人的缝隙瞄来。

    恶贼看剑萧径亭方踏入任夜晓的小阁迎面而来的是一支刃波如水的利剑不过剑上冒的却不是刺骨的寒气而是袭人的火热。萧径亭头一侧过那剑刃便从面颊边上几寸处刺出唯有一股烫意拂过。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708/206750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