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书 > 仙侠小说 > 玄媚剑 > 第八章:春光撩人(上)

第八章:春光撩人(上)

推荐阅读:银狐天神诀神级小卖部超品相师美食供应商龙王传说一念永恒玄界之门大主宰全职法师

    第八章:春光撩人上

    任夜晓顿时笑颜绽开屋中彷佛吹过一阵春风欢快道:要学的要学的。美目狠狠嗔了萧径亭一眼怪他又来耍她美目忽又一转直直望向萧径亭道:还有你要帮我画幅画儿我才回答你问题。

    好奇怪的人啊刚才死也不让画现在却是赖着小脸也要画真是海底针般的女儿心啊

    你刚才不是已经回这里了吗怎么又同方剑夕去了大厅。萧径亭望着眼前玉脸上一缕诱人的红晕渐渐泛起很快便在整张娇魇散开来。想起方才事情不由开口问道。

    任夜晓听得芳心一麻娇躯一颤抬头白了萧径亭一眼娇声道:你问这个干什么他让我去我便去了又怎样了心中却是道:你老来作弄我我可不能太没用尽是受了你的欺负。

    萧径亭闻之望了桃色满面的任夜晓一眼微微一笑口上平淡应了一声便从怀中掏出几支狼毫眼睛在房中扫了几眼在一书桌上拿下砚台拿起桌上清水倒入一些磨起墨来。

    任夜晓不知萧径亭心中想着什么颇是忐忑地望了萧径亭一眼想从他脸上看出什么来。却被萧径亭扶到榻边坐下。暗道:莫非我刚才说错话了吗惹他恼了。檀口张了张便欲开口说话却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好不知道是要怪他小气动不动就恼还是乖巧地赔上不是。但是见到萧径亭正专心致志地磨着墨神色迷离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你长得和你舅舅是不是像得很你会使你舅舅的武功吗待细细观了任夜晓眉目后萧径亭沾墨摊纸开始作画。轻划细点一个美人头像顿时完成。

    任夜晓正被萧径亭注视的目光看得心头大乱听到他开口提问竟好一会儿才晃过来道:嗯是的娘都说我和舅舅长得像得很不过舅舅的一些功夫便是是娘也学不来所以我会的很少。顿了美目望向萧径亭柔声道:你问这个作什么

    萧径亭笔下不停目光注视着游动的笔尖道:妍儿的眉目和小姐像得很我心里以为她可能和吴梦玉大侠有什么渊源所以刚才试你功夫就是像看看你的武功和妍儿比来像不像。

    不知道是不是萧径亭口上提到妍儿的时候柔情刻骨还是唤她叫做任小姐任夜晓小嘴一抿柳眉一皱想到自己眉目和妍儿相似心里顿时有股说不出的恼怒觉得自己成别人的影子一般。却听到萧径亭问道:小姐方才说来去醉香居的路上遇到了事情你且说说看。

    是啊我是江南武盟盟主的女儿怎么这么意气用事。想到任府的困境顿时心神一静道:我们遇到了蜀山剑派的少主李箫沁他正与两个青年男子一起从醉香居出来其中一人是金陵节度使的公子李易泽另一个我虽然不认识但是哥哥说他是美目望了一眼萧径亭没有说下去。

    武莫宸萧径亭目光从话中抬起望了任夜晓一眼道:武莫宸此次来江南根本就没有隐瞒身份的想法。

    任夜晓美目微怯垂下蛾道:是哥哥说这是机密之事不可说出来的。见到萧径亭只是笑笑看不出什么表情收下忐忑接道:那李箫沁不知怎么的做了武莫宸的随从这下蜀山剑派便攀了这般大的靠山而李鹤梅虽然与爹爹面上和气但是他和爹爹却是有很大的梁子此次派儿子和门人来金陵定是要阻挠爹爹作主江南盟阻止江南盟成为朝廷在江南掌控武林的势力。

    萧径亭闻之应了一声也不回话继续作他的画儿。却听任夜晓叹了口气道:那李箫沁为了扩大蜀山剑派在西南的势力还和哥哥争着讨好剑花宫的辛忆妹妹想与唐绰兮攀了交情。

    哦辛忆萧径亭心中顿时浮起一张清秀绝伦的小脸却引来任夜晓一阵狐疑的目光接着那目光变得复杂起来凄声道:便是一个蜀山剑派已经让爹爹难于应付了这是还加上一个洞庭山庄还有费莫师叔的死。爹爹又不知道要急白了几根头我每次让他不要管江湖那么多事情。他总是笑我小孩子心思。

    现在我又不知道你到底是谁来我家有什么企图若是让叫我爹爹怎么是好。任夜晓眼圈一红美目顿时如同浮了层水雾般。

    萧径亭自语道:只怕不止这些还有一个更加厉害的人物在背后。萧径亭脑中步知怎的浮上了一个模糊的人影应该是那个神秘的笑公主了。心道:明日便是任断沧接任盟主大礼之日但是作为至友的归行负一身功力不能尽复唐绰兮又有事离去渤海剑派的楼临溪更是不见了踪影几为大派宗师只剩下连邪尘能为任断沧撑着场子。目光望向美得让人几乎睁不开眼睛的任夜晓心中咕道:那公主可能比眼前这位人间仙子还要美上一些呢光看尉迟宵雪那小丫头便知道一二了。

    可惜师傅也不知是有了什么急事偏偏在三天前离开金陵了。明日当真战起爹爹真的找不出帮手应付哩任夜晓想起父亲困境不由皱起峨嵋自忧自叹。美目忽然朝萧径亭望来颇有热切但是欲言又止终究没有说出口来。

    萧径亭见美丽的任夜晓眉头敛起一丝轻愁心里竟是极为不忍道:明日若是需要我定会帮忙的便当作向你的赔罪好了。

    任夜晓闻之一喜听到萧径亭最后一句不由向前之前那些羞人的事情涨红了小脸狠狠瞪了萧径亭一眼嗔道:那可不成你帮忙我爹爹我日后自然会谢但是以前你对我作的坏事我却是要报仇的我定要好好地治你一治不然人家定会给你欺负苦了。说到后来却已经是细不可闻美目早已经是烟波流动。见到萧径亭一脸的眯笑装作听不见的样子侧过来耳朵。心中羞恼玉足一蹬娇媚横他一眼道:你没听见便算了你这坏人坏死了就是想看我笑话。我不理你了不过总是不会饶了你的。

    萧径亭想必已经画好了细细观看画上目中蕴的笑意越来越浓。任夜晓瞧着奇怪不由生出期待看萧径亭将自己画成什么样子所以目中不由添了份热切道:你画好了那给我看看。娇躯从椅中一把跳起跃到萧径亭面前皱起瑶鼻美目瞥到了桌面的画上。

    啊不许你看任夜晓一见下一张小脸顿时红得桃花一般却是伸出双手要去遮了萧径亭的眼睛。一双美目彷佛要流出水来却是再也不敢往那画上再瞧一眼。

    画中美人无论是神态还是相貌身材活脱脱便是任夜晓。这也没有什么只是画中美人的情态却是勾人的很。画中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任夜晓得天独厚的圆美屁股向后微微撅着虽是寥寥几笔但是那肥嫩嫩白晃晃的感觉却是神了彷佛一拍下那对圆隆的雪球便会轻轻晃动般。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708/206750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