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玄媚剑 > 第九章:春心飘飘(下)

第九章:春心飘飘(下)

推荐阅读:龙王传说圣墟全职法师美食供应商神级小卖部天神诀超品相师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银狐

    第九章:春心飘飘下

    萧径亭正要叫上点心尉迟宵雪却是在他耳中细道:我去一下一会儿就回来待会儿哥哥你犹豫一下还是没有说出来待萧径亭答应后欢快跑出。

    小雪是去叫那位美丽的小公主吗

    楼上唱心儿飘的姑娘可否下来一叙。萧径亭出口后温润动听的歌声顿时停了只听到楼上低低应了一声。让萧径亭奇怪的是一直在喝酒不理的那人却也瞄来一眼颇有讶色。

    这位先生竟也知道这曲子晓得心儿飘的只怕天下都没有几个。那人的话倒是让萧径亭颇是惊讶他原本以为在外族一般女子都会唱这曲子。竟然天下没有几人知道那为何这人竟也知道呢

    萧径亭道:在下听妻子唱得多了也熟悉了却不知道这曲子稀罕的很。

    那人停之目中神色一迷而后一清认真看了萧径亭几眼喃喃自语道:同是天涯沦落人啊声音虽轻但是以萧径亭功力却是听得清清楚楚却听他又道:那令夫人也是外族人咯现在可好

    萧径亭闻之面色一黯道:她已经不在了。

    那人听了后没有表示惊讶也没有出言安慰只是轻叹了一口又低头喝他的酒。

    可是这位先生叫奴家下来吗一声动人的声音响起竟让萧径亭心里微微一荡。那声音润美中带了些沙哑竟是诱人之极。抬目望去却是一具极其诱人惹火的娇躯惊耸酥胸颤颤巍巍肥美翘臀摇摇摆摆一身曲线高低起伏坐落有致。虽然动人却不放荡恰到好处地表现了她歌姬的身份。

    待看到她的脸时萧径亭不由微微有些失望。虽然杏眸桃腮瑶鼻樱唇。但是过多的脂粉让她看来不禁有些媚俗有些虚假了。

    奴家会的曲子不多先生莫要点太难的了。那女子在萧径亭边上坐下婀娜的曲线更显动人。

    萧径亭本想问她心儿飘这一曲子谁人作的却见她从身边拿出根长箫也不好打扰她兴致。那女子将箫递到嘴边却现上面又一许胭红抽出小手伸进怀中掏出一条白丝巾将哪里的胭红细细擦拭。

    这丝巾怎么这么厚啊看来也不透明啊萧径亭见那女子小手伸进胸前时惹的两只硕大的摇晃几下不由有些心拽。

    刺白光一闪一支细长小剑呼啸刺来竟是疾若流星。那女子擦拭长箫时候从箫中抽出的竟是一支细长锋利的利剑。

    小雪萧径亭心头一震想起跑出的尉迟宵雪安危顿时惊出一声冷汗。一蹬桌下身子飕地飞起堪堪躲过那支出其不意的利刃。也不理会那女子招术飞快折身跃向尉迟宵雪刚才出去的方向。

    飕只觉眼前一花无数的暗器扑头盖面飞来。眼中三道光芒一晃从楼上又飞下三人挺着长剑直直朝萧径亭刺来。萧径亭运功右掌用劲击出甩出的袖风刮飞满天的暗器。那三支长剑却也刺到了眼前萧径亭手无寸铁目光瞧准剑招来势目中精光一闪右手飞快探出闪电般抓住刺来的剑刃。运劲一抖持剑人一声低却是名女子手握剑不住给萧径亭夺了来。但是剑夺到了萧径亭手中却也疼得一阵麻三人的功力竟是厉害的很。

    萧径亭本可一鼓作气夺剑过来时一并杀了三人但却是心念尉迟宵雪的安全飞快夺到门外。一眼望去只是一条狭窄的小巷哪有尉迟宵雪的影子。不由心急如焚听到背后一道劲气袭来以为时方才那四名女子觉得他们虽然厉害但也不是怎么担心。也不转身对准刺来的方向手腕后转长剑绞出。

    铛萧径亭只觉心头一震胸口彷佛被狠狠锤了一下顿时眼前一黑气血翻涌忙运起真气将那股气血压下。

    哪来这般厉害的高手萧径亭转头望去哪里是那几名女子却是刚才一直饮酒不言的老者。此时目中一扫黯淡精光闪闪。见到萧径亭背后拆开剑招后竟彷佛没有受到太大伤害脸上不由露出一丝讶色。

    萧径亭心中大惊这名老者如此武功足与和天下大派的宗师比肩为何却来暗杀自己这一无名之辈他到底是谁呢却见他眼中一热身上长跑一鼓却是运足了真气右手的长剑如同层层波涛汹涌来看在眼中竟仿如惊涛拍岸层层叠叠扑头盖面而来。

    萧径亭目中一亮那剑招竟是如此的霸道绝伦眼前的剑刃竟然看不见影子只有茫茫的白光和冷冽的寒气卷向面颊压得萧径亭竟有些喘不过气来瞬间那光芒化作千万点白光却是锋利的剑尖如同潮浪潮的水滴瞬间点向萧径亭的胸口。萧径亭身子爆退两步避开密密麻麻的凌厉攻击。

    在外人看来萧径亭后退的度不啻如同闪电一般快捷但是那人手上的剑竟也不慢立刻如影随形般跟上绞起朵朵剑花卷向萧径亭头部。萧径亭此时已经后备离墙壁仅有两尺左右退无可退运足真气举剑上扬迎上刺来的利剑。

    铛随着一声尖锐的声响一截断刃飞上了天萧径亭手上的长剑只剩下了半截。随着一股霸道的劲道沿着手臂汹涌而上脚下一阵踉跄退了一步才稳住了身子。抬头望去却见那人也没有好过于萧径亭脸色顿时青额头上也微见汗珠显然刚才那阵惊涛骇浪的进攻也耗费了他大量的真气。此时他正盯着萧径亭手上的剑吞吐不定冒着丝丝的真气。正准备着下一拨进攻。

    萧径亭却是不解眼前的这位对手武功之高自己对手中却是没有一个能够相比。让他不解的是他武功看来不进没有一点邪气而且看来光明正大气势磅礴。攻来的剑招便如滚滚波涛一般既汹涌凌厉又绵绵不绝。想来这人身份极高但想来和自己也无怨无仇却为何前来刺杀自己。

    萧径亭目中注视着对方的同时却也细细回忆刚才对方剑术的情景。那层层叠叠白光竟然有些印象。

    千层雪萧径亭目中光芒一闪脑中浮起渤海剑派的镇派剑法。眼光顿时也如同电一般射向对方。

    是啊面容清秀柔弱眉毛细长身材不高不矮。不正是被传为最没有掌门派头的楼临溪吗渤海剑派的掌门惊涛剑楼临溪千层雪在他手上使出也彷佛东海狂风呼啸时候卷起的骇人巨浪。

    楼临溪见到萧径亭目中一亮面上神色一肃一代宗师的气派顿时显示出来那张秀气儒雅的白脸顿时也添了几分威严。只不过那威严马上化作一种无奈朝萧径亭一笑道:我不认得先生但是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舍了楼某的初衷致先生于死地不敢让先生见谅唯有说命运弄人。接着举剑朝天作拜礼以示尊重。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708/206751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