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玄媚剑 > 第十二章:洞庭庄主(上)

第十二章:洞庭庄主(上)

推荐阅读:神级小卖部天神诀圣墟美食供应商玄界之门超品相师龙王传说一念永恒银狐大主宰

    第十二章:洞庭庄主上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她看来显得憔悴了真是是傻丫头我又怎么会让你难做。萧径亭望着那张难掩凄色的小脸心中暗道。尽管任夜晓面色微微有些憔色但是仍然美若天仙。在场的也有不少美丽的女子其中更有连易奕池井月这等绝色但是同任夜晓比起来却是黯淡了许多。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萧径亭正思量间却是感到一道光芒射在身上便是那么远的距离也清清晰晰感觉到。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是方剑夕难怪贺净羽与连易昶的目中如要喷出火似的。他们二人无论是家世还是人品在江湖都是少有的杰出显赫但和新一代武林天骄方剑夕比起却是显得星光月辉了而他们二人大概也明显感到了这点。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其实方剑夕和任夜晓同来本也无可厚非何况中间还有个任伐逸。但是本就雄姿英的方剑夕此时在万千目中注视中缓缓而行既显得贵重有不乏飘逸更是仿若神仙般。难怪贺净羽连易昶妒火中烧了。也难怪广场上的女弟子一双双眼睛看得都直了。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不过那萧径亭有些惊讶的是同样作为连家公子的连易成脸上神情没有任何不对看来彷佛对任夜晓没有一点企图这不符合他的作风那。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进迟归行负见到萧径亭面色肃然不由投来关切的目光现在我都不知道是该叫你径亭还是进迟了甚至不知道该吧你当作那位知交好友还是英俊挺拔的后生晚辈。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萧径亭微微一笑望去一眼道:我两个名字都叫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那边方剑夕彷佛现任夜晓脸上神色不对不由走近几步关切问候。任夜晓垂下蛾微微一笑目光再也不往萧径亭这边望来只是移着玉步款款向大殿走来在数千目光的注视下绝美如仙的小脸上。只是挂着淡淡的笑容在外人看来却是显得落落大方。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归兄好啊萧径亭正神迷之时一声熟悉的声音传来。虽然叫的是归行负但是目光却是朝萧径亭望来身材不高不低面容秀雅。胡须微卷正是渤海剑派的楼临溪只是现在看来不像昨天那么憔悴但是和归行负比起却是显得老了。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归行负转头望去目中一喜道:来金陵几日了都没见过你影子怎么紧紧赶到今日才来啊。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楼临溪笑道:忙啊走快几步走到萧径亭边上目中竟是送来一丝歉意和道:萧公子好啊公子今天气色可是好的多了。脸上竟有欣慰之色随即化作客套的笑容。原来却是楚皱言和连邪尘带着自己的子弟过来招呼了。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楼临溪也看出了萧先生便是我了或许不是他看出来的而是安排昨日刺杀局的那人看出了吧萧径亭心中暗道口上应付着楚皱言言语上对与楼临溪关系的试探心中对楼临溪既是充满了不解又莫名有些许的怜悯。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萧兄真是高兴又见到了你。方剑夕和周围寒暄间目光朝萧径亭望来见到任夜晓正要大殿内侧的位置坐下出声唤道:师妹你不也认识萧少侠吗他对师妹还有救命之恩啊今日萧兄能来便是给了好大的面子带会儿对那些个跳梁小丑还要仰仗萧兄那。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方剑夕的一句话顿时换来连易成贺净羽满是戒备的目光。萧径亭这般相貌人品又对任夜晓有英雄救美之缘尽管事情子虚乌有这是江湖上多少美好姻缘的范本啊。在他们心中萧径亭如此武功今日若是在任夜晓面前大出风头的话那可是大大的不妙啊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任夜晓见到萧径亭亦是面色从容与周围人应付浑然没有将昨日自己的警告放在心上对他今天的到来芳心里却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绝美的小脸换上淡漠的笑容道:有任师兄和各位师伯在那些个贼子又怎能得逞萧公子远来是客人又怎么好麻烦公子了。便不再理会萧径亭径自走向自己位置。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一席话又是劝诫又是警告那声贼子叫的便是我吧萧径亭心下一阵苦笑。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其中的意思便是连易昶几人也听出来了面色皆是一松。倒是方剑夕目中闪过一丝疑色归行负却是朝萧径亭递来一个眼色。让萧径亭更是不解的是楼临溪望了一眼任夜晓后面上若有所思。而后又朝萧径亭送来一个鼓励的笑容从头到尾对方剑夕却是没有看上一眼。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铛一声钟响接着一浑厚声音喊出:吉时已到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满面红光的任断沧也和一些门派掌门招呼完毕朝萧径亭这群人走来。让方剑夕归行负等武林重量人物到大殿中央排位置就座。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方剑夕与任伐逸几人正要前去就座之时拉住过来的卜泛舟吩咐道:在大殿中央左边的一排给萧公子加个位置。说完便匆匆离去。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萧径亭终没有让卜泛舟在大殿中央加个位置倒是连易成热切邀请萧径亭坐在一起。二人便坐在武神殿上最靠墙的末尾一排而萧径亭的外边直刷刷站立的数千名弟子面上满是自豪与狂热。而厅内诸人大都面色从容淡然看不出喜怒。口上不由咕念道:这也是一种阶级吧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是啊这便是一种阶级了。萧径亭闻声望去却是去又复返的归行负此时他面上竟也是满脸的感慨。而他在大殿中央的位置上此时正坐个一位萧径亭不识老者。一幅仙风道骨的模样修为硬是不弱。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任断沧作为今日的主人一张雕木椅子放在大殿正中央朝南而放面向广场上的数千弟子但却不是在大殿的最顶端在他上面摆着两个位置只怕便是吴梦玉和6客秋的了。下稍稍几尺处却是坐着方剑夕任夜晓任伐逸三人。本来按照规矩是应该由任伐逸两兄妹坐在下相陪的。加上个方剑夕想必是因为他是吴梦玉师侄算得上是江南武盟的半个主人了。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方剑夕作为天剑谷传人如此尊贵身份本应该与少林掌门玄灭大师连家家主等人一起就座的。而他与任伐逸任夜晓一样与任府后辈的身份出现在众人面前一则便是显示他谦冲更多的只怕是表示对于任府来说他同样也不是外人吧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三人再稍稍下来些许便是左右各五排朝西或朝东的位置充斥再整个大殿。最中间的两排便都是各大门派的掌门或者是世家的家主。似连易昶贺净羽这等年少威名的高门子弟便坐在次中间的两排。而连易成不知为何怎么也不肯与乃兄坐在一起偏偏要找离大门近的地方坐下。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看着归行负在撵走连易成在身边作坐了下来。萧径亭笑道:宗主坐在这里只怕不大合适吧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归行负满不在乎一笑道:我一身武功未完全恢复待会儿公牧潘来了。瞧我坐得显眼让我出战那可不妙。虽是满脸的黠色但是目闪过的寒芒却是反应出正好相反的心境目中忽又变得缓和望了一眼萧径亭道:你呀昨日的不辞而别让任老二对你的身份起了疑心了。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萧径亭心中一热归行负此举不啻表明了无论萧径亭是谁他都是有心保全的。日后就算有人戳穿萧径亭的身份要刁难与他都要掂量一下归行负的分量。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我知道你一点也不在意身份被人识穿萧先生也只怕是你画画时候用的。归行负面色一正道:我知道待会儿公牧潘带来的人马定不简单你也看到了公武公威二人的怪异武学所以等下真的仰仗你了。意识到自己面色过于严肃得意一笑道:我此时坐到你身边来也好等下让人以为你是冲着我的交情才出手相助。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大概用不上我献丑了方剑夕那么厉害的武功和手段这等场合几乎是为他量身设计的我怎么好挡了他的武神之路啊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归行负瞪他一眼道:什么歪理却是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大低声怪气道:待他大放异彩平了今日之威的话那么今日也是他向任夜晓求爱之时了。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

    书库书库书库书库书库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708/206751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