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调教百媚 > 第二十章 同行生妒嫉

第二十章 同行生妒嫉

推荐阅读:全职法师美食供应商天神诀神级小卖部超品相师银狐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龙王传说大主宰

    到了和金有良约定的ri子,元齐便和金有良一起去到云州城。

    云州城看似距离大羽山不远,可实际上倒是不近,不过两人在一路上说着话,时间过得也不慢,临近中午的时候,马车走了半天才隐隐看到了云州城的轮廓,看着气势挺雄伟的。

    进入城中的时候,马车行走在宽宽的马路上,元齐也元齐打量着窗外,只见街道上商铺林立,人来人往,叫买叫卖,喧哗声络绎不绝。

    元齐知道云州是府城,但没想到这个云州城还真大,远比他想象中的要繁华,越繁华元齐越是喜欢,这意味着发财的机会就越多。

    两个人在路上已经吃过午饭了,于是就直接到了金记胭脂店的总店。

    进店之后,金有良让元齐歇着,自己先去后院给少东家金思厚禀报。

    没一会金思厚出来,讲事情有些不巧,少东家有贵客,得先等会,元齐点点头,他是既来之则安之。

    这一等不要紧,两个人来的时候才中午,一直等到了ri头偏西,少东家也没有见他的意思,得等金有良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元齐却是心知肚明,或许这也是金思厚经商的伎俩,故意这样店大欺客,将两个人晾在这里,先给他一个下马威,在商谈玉女膏的时候,好占更多的便宜

    直到快到晚饭的时候,才有人来通知道:

    元老板,金掌柜,东家宴请客人,让两位也同去。

    金掌柜脸sè有些不好看,就算是东家有啥计谋,这也实在过分了一点,本来以为元齐年轻气盛会拂袖而去,可是元齐依旧微笑不语,跟随往后堂而去。

    到了后院,院中摆放起了一桌酒席,清风徐徐,酒肉飘香,把元齐勾得馋虫大动,虽然有了小胖,他在山上的生活已经大为改善,可小胖毕竟手艺还有限,而且山中也没有什么高档的食材供小胖表现。

    除了满桌的酒菜之外,桌上还摆着难得一见的琉璃杯,在月光下微微泛着柔和的光芒,颇有点美酒夜光杯的感觉。

    元齐是好久都没有享受这样的美食了,既然来了那就是不吃白不吃,这是搞销售的人一贯的风格,至于金思厚这样折他的面子,在酒桌山找回来就是

    不过这落在金有良和金思厚眼里却是觉得他荣辱不惊,心里暗暗有些讶然

    几个人坐好,金思厚站了起来。

    诸位,我给大家相互引荐一下吧。

    金思厚说着,指着坐在客座上首的人道:

    这位是咱们云州男子的骄傲,范建辽范大侠,一手赤阳掌出神入化,十年前曾杀入云州少年英雄会的三十二强,很不容易啊,当年进入前三十二强的仅三名男子

    范建辽微微颔首,对于自己曾经的壮举似乎颇为自傲。

    这位赖三生,赖大侠,一手快剑也是很了得,还掌管着家里的生意。

    元齐微微笑笑没说话,他并不知道少年英雄会是个什么样的赛事,但他好歹见识过超女快男还有什么体育的少年青年之类的各种比赛,冠以少年,其实就表明水平一般,而且还前面还有个云州,估计和超女快男的什么分区赛三十二强选手差不多,而且还是过去了十年的冷饭了现在还拿出来炒,那就说明这十年来这个范建辽是无所建树,这世界是y盛阳衰,女xg的武技比男xg强大得多,范建辽的武技想必也是有限得很。

    至于赖三生,恐怕也就更不怎么样,真是桌上无女侠,吊丝成大侠,元齐也就没把这两人放在心上。

    介绍完了对方,金思厚的又介绍金有良和元齐。

    这位是我大羽镇胭脂坊的金掌柜。

    金有良急忙对二位施礼,态度很是恭敬。

    少东家说着,又介绍着元齐:

    这位金掌柜,刚才你说他叫什么来着

    元老板,玉女膏的元老板。

    金有良急忙提醒着自己的少东家。

    少东家这才道:

    哦,对了,这位是元老板,也是做胭脂水粉生意的,做的那个叫什么膏来着的

    金有良忙道:

    玉女膏,玉女膏

    哦,对,做玉女膏的

    元齐眉头微微的跳动了一下,玉女膏之事金有良不可能没有给其少东家讲,这家伙却是故作不知,分明是故意贬低自己。

    一边的赖三生一听不由问道:

    玉女膏,这是什么胭脂水粉

    元齐解释道:

    就是美容养颜助女子青chun美艳光彩照人,现在颇受欢迎。

    元齐见金思厚故意打压自己,那他也得挺起。

    哦,这个倒是没听说过,不过看样子元老板是刚入这一行,恐怕实力也有限得很,而且这什么膏,恐怕效果也是有限得很啊

    同行生嫉妒,这不是什么新鲜事,显然,他和金有良的话让赖三生这个同行不舒服,很明显是故意在贬低自己。

    但元齐这样的阵仗经历过不少,倒也不惧赖三生的贬低,也是一笑道:

    赖大侠此话在下不敢苟同,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店不在大,货好才行。

    元齐顿了一下,继续道:

    至于玉女膏现在还不为很多人所知,不过是暂时而已,也许要不了多久,玉女膏就会扬名云州,假以时ri,玉女膏必将扬名天下

    哈哈哈哈

    赖三生不由大笑着,好像听到了什么最好笑的笑话,笑了好半天,才对元齐道:

    元老板,敢说你的玉女膏扬名天下,你的口气未免大了点,我赖家也是制作胭脂多年,在座的范大侠水粉是祖传家业,在云州那也是历史悠久,经过了多少年才在云州闯出了名头,可都不敢说扬名天下的话,你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伙子,不知天高地厚,简直可笑之极

    这家伙一副破鸭嗓子,此时一生气,声音更是尖尖细细的,就像是阉人一般,听着就让人别扭。

    元齐此时已然明白,其实这两人和自己一样,都是和金记有生意往来的商客,而金思厚不介绍其商客的身份,而是介绍其习武的身份,显然商人在此时的地位还不如这些身怀武艺的人,金思厚以结交这类人物为荣。

    元齐不由暗道,看来在金有良面前不提杜老大的事情反而是失策,若是把杜老大被他弄得惨兮兮的落荒而逃的事情再加工加工,说不定自己早就成了金思厚的座上宾了,但现在说这个太迟了,讲了人家还真以为他在吹牛,反而会被看轻。

    所以元齐也就不作他想,而是淡淡的回应着赖三生的话道:

    我说的是假以时ri,赖大侠尽可拭目以待

    好个口气狂妄的年轻人,既然你如此自信,那么不才今天就在这里讨教讨教胭脂水粉的事情,不知道元老板可敢应战

    元齐呵呵笑着,正yu说话,而一边一直没说话的范建辽这时候却是突然开了口:

    赖兄,讨教胭脂水粉的事情那是以老欺少,胜之不武啊,何况在少东家面前也有班门弄斧之嫌,我看不如这样,元老板也是有功夫在身的人,今ri承蒙金思厚家盛情款待,不如我等也献献武技,以助酒兴,不知少东家意下如何

    金思厚一听哈哈一笑:

    范大侠此提议甚好甚好,我也是很想一饱眼福啊既然如此,金某也不能不有所表示,凡事要有个彩头,金某就出一百两银子助助兴,如何

    一边的范建辽拱拱手道:

    少东家仗义。

    赖三生也拱拱手道:

    但凭少东家做主。

    两百两银子倒不是一个小数目,元齐有了办法,倒也不反对。

    金思厚见他们三人都应下了,又笑了笑道:

    三位大侠客气了,不过若是诸位中谁如果输了,是不是也该有所表示这样才更有乐趣呀

    范建辽也点头附和道:

    嗯,少东家如此大气,我等也不能太小气,不若这样,若是在下输了,就在桌下爬两个来回,如何

    元齐一听,暗道:这个范建辽,实在是太y损了

    狗才最喜欢钻桌底下,啃桌上的人丢下的骨头和漏下的饭菜。

    听到范建辽如此说,金思厚迟疑了一下道:

    呵呵,游戏而已游戏而已,还是点到为止吧。

    元齐松了口气,想来金思厚还是有分寸的,既想看轻他,也不想太过火。

    可一边的赖三生突然道:

    就依范大侠的意思,咱们不能太小气,在下如果输了,也在桌子底下爬两个来回。

    元齐倒吸了一口凉气,金思厚是想打压他,而范赖二人两人一唱一和,是借此机会故意把他架在火上羞辱。

    元齐真要答应,他那点三脚猫,献艺是不可能了,献丑倒是极有可能;而拂袖而去,那他来金记所要办的事情也就黄了,而这同样正中范建辽和赖三生下怀。

    元齐心里也很纠结,就此认输,实在不肯甘心,心里急转之下,眼珠转了几下,既然是献艺,他倒是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好办法,于是也就点头道:

    既然少东家有此意,在下也不能扫兴,也罢,万一在下输了,也就当是历练一回。

    元齐这话一出,几人神情各异,金有良没想到元齐居然敢接招,心里是暗暗叫苦,而金思厚范建辽和赖三生心里却是想着元齐是鸭子死了嘴壳硬,实在是不知死活

    元齐虽然答应献艺,但是既然对方提出献艺,那么在献艺的方式等上,却也是要他来定夺,范赖二人倒也没有异议,而评判自然是由金思厚担当;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709/54921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