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书 > 玄幻小说 > 调教百媚 > 第二十一章 辱人者必自辱之!

第二十一章 辱人者必自辱之!

推荐阅读:大主宰玄界之门龙王传说银狐圣墟美食供应商一念永恒超品相师神级小卖部全职法师

    议定这些之后,范建辽作为提议人长身而起,一拱手,道:

    少东家,借一枚生鸡蛋一用。

    金思厚点点头,对旁边侍立的人示意了一下,不多时,就取来一枚生鸡蛋。

    范建辽也不多言,开始运功,没多久,元齐就感觉道范建辽掌中挟带着一股灼热的气息,渐渐掌心出现一个小圆圈,赤红如烈ri。

    这时候范建辽另外一只手把鸡蛋在桌上一敲,然后缓缓倒向掌心。

    元齐有些讶然:赖三生是准备手心煎鸡蛋

    这也能行元齐以前常听人讲:事情真要能成,我就用手板心给你煎鸡蛋这是形容一件事情几乎是不可能办成的,从而也说明手心炒鸡蛋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没想到今天还真能看到手心煎鸡蛋。

    只见鸡蛋缓缓流到范建辽的手心中,赖三生手心的温度似乎越来越高,就是隔着桌子也能感受到范建辽手心传来的热度越来越高,而手掌心边上的蛋汁渐渐凝固起来。

    看着鸡蛋在赖三生的手中渐渐变熟,众人都是啧啧称奇,

    元齐也不由暗道没想到这家伙也真是有一手。

    鸡蛋在范建辽的掌心终于熟了,范建辽一躬身道:

    请诸位品尝

    金某能饱此眼福,实乃三生有幸。

    金有良也是满眼的钦佩,金思厚也是啧啧赞叹,赖三生就更不用说了,谀词如cháo,范建辽看着众人的眼神,微微一笑,很是矜持的笑了笑,拱拱手道:

    少东家抬爱了,才坐下。

    范建辽入座之后,赖三生自信满满的站了起来,在几人的注视下,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道:

    那我就借少东家一只雪梨一用。

    赖三生抓起桌上的一个雪梨,凝神一下之后,把雪梨往天上一抛,咔嚓一身长剑出鞘,身形不动,长剑遥指正坠下的雪梨,

    剑花泛起,雪梨绽开,顿时犹如一大朵盛开的白花。

    随即范建辽cāo起盘子,身形依然未动,只是手臂伸缩,把劈开的雪梨全部纳入盘中。

    赖三生也是邯郸学步,学着范建辽的样子笑着道:

    切了几块梨子,请诸位品尝。

    金思厚却是呵呵一笑,接过盘子,数起了盘中的雪梨块数,然后掐指算着,好一会抬起头道:

    赖大侠就是赖大侠,佩服佩服,剑气外露,而且雪梨二十四块,无一块拖泥带水,也就是在这须臾之间赖大侠出剑二十三次,金某人这个外行也知道,天下武技,唯快不破,这一手着实不错。

    元齐也觉得这个赖三生还真是有两手的,这个快剑破梨,很具有观赏xg,心思很巧妙,赖三生的剑不但快,而且很准,想想这一剑剑劈下去,既要劈开梨子,有不让梨子到处乱飞,这还必须得把力度拿捏得极好才能办到,这就极具难度。

    赖三生感觉这一回发挥得非常不错,心里很是满意,颇为自得的看向几人。

    旁边的范建辽和金有良也是不住颔首,连道不错。

    范建辽和赖三生两个人都露了一手,金思厚点评还是范建辽的手心煎鸡蛋难度更高,胜过赖三生一筹。

    赖三生对于输给范建辽并没有什么不满,毕竟对方的实力在那里摆着,但是他对自己赢下元齐还是很有信心的,这也难怪,武学一道,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元齐年纪又轻,不可能有什么真正的功夫在身。于是挑衅般的看向元齐拱拱手,道:

    元老板,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几个人的目光都看着元齐,元齐把众人的神情一一收进眼底,几个人是心思各异,金有良不知道元齐能够使出什么功夫来,显得很是有些不安,至于其他几个人都是想看他笑话的。

    元齐这时候已经完全收起了轻视之心,这个世界虽然是y盛阳衰,但不是男人不够强悍,而是女人太过变态

    元齐清楚他露的这一手,必须得明显超过赖三生,也就是说他的献艺只能成功,不能有任何的闪失,不然今天他肯定会丢人丢到姥姥家。

    真是压力山大啊

    元齐看了一下天空道:

    这晚上明月清风,暑意顿消,又有这样的美酒佳肴,实在是快意人生,在下敬诸位一杯。

    赖三生斜眼看向元齐道:

    元老板,莫要耽搁了,还是快些献艺吧。。

    元齐心里一笑,赖三生是觉得他是在拖延时间,露怯了,可是元齐看了前面两人的表演,已经心里有底了,洒然一笑道:

    少东家的佳酿着实不错,赖大侠勿急,待在下饮完这杯。

    赖三生哼了一声:

    在下不急,只怕现在急的人是元老板吧。

    范建辽也道:

    元老板,我等已经叨唠少东家许久了,已属冒昧。

    元齐呵呵一笑,端起杯子将杯中酒饮尽后才不紧不慢的说道:

    在下只是想腾出杯子

    元齐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枚银币放在杯底比划了一下,然后又把银币放在杯子中,把杯子又放正,道:

    我也来点雕虫小技,我要把这枚银币从这杯子外面用功力把他打进杯子里,还不能让杯底有任何的损坏

    元齐说着,一直握住杯子中部的手把杯子倒过来,把银币拿在杯底上,把杯子放在桌上,用另一只手盖住,开始凝神静气,然后手似乎用力一按,嘴里还低喝一声:

    进

    杯子中发出叮咚一声的有些沉闷的声响。

    元齐这才徐徐收功,将手抬起,示意一边的金有良检查,凑过头先仔细的看了看杯底,道:

    杯底看着似乎没有任何的损伤,就是不知道银币在杯子里没有。

    虽然刚才在座的都听到了杯子中的声音,但当金有良徐徐打开杯子,一枚银币赫然就在杯里,这依然让众人震撼

    现场一片寂静,金思厚本来端起酒杯喝一杯,手却停在了半空中,连一直都端坐的范建辽也是眼露震惊之sè,而一边的赖三生更是眼睛瞪得比牛目还大,金有良都惊得合不拢嘴。

    好一会,金有良才回过神来,又拿起杯子看了看,确定杯子真的没有丝毫损坏。

    赖三生更是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因为若是真的,那他就是敬陪末座,心思急转之下,就装着一探究竟的样子准备拿过杯子去看看。

    元齐心里一笑,赖三生说不定打的就是弄坏杯子的主意,他自然不会让其得逞,对着一边的金有良道:

    请斟上酒。,试试杯子漏不漏

    金有良看了少东家一眼才喜滋滋的拧着酒壶,小心翼翼的给杯子斟上酒,然后举着,看到杯子底下真的无一丝酒溢出。

    金思厚看到如此,也放下酒杯,忍不住一拍桌子道:

    这实在是神乎其神了痛快,今天金某算是大开眼界了

    赖三生一听,脸sè更是不好看,眼神看着,范建辽却是故作未见。

    范建辽清楚赖三生想他说什么,他自信自己不会看走眼,元齐的内功很弱,他打破脑袋也想不出有什么样的功夫能够做到这一点,但是不管怎么样元齐这一手肯定是比赖三生要高明,甚至比他的手掌煎鸡蛋还要高明。就算他有心帮助赖三生,奈何人家这一手太过匪夷所思,所以也只有故作不知了。

    赖三生一见如此,喃喃的道:

    这不可能,这绝不可能,元老板的内功那么低微,用内功肯定是不能做到的,肯定是妖术,妖术,这不能作数请少东家明察。

    也难怪赖三生如此,如果元齐表演的这个算数,那钻桌子底下就该他了,这可是很伤面子的事情,本来想拿过杯子做做手脚,可没想到元齐jg惕xg很高,没给他机会,这个时候再也忍不住了,跳了出来。

    元齐见赖三生想耍赖,淡淡的道:

    妖术赖老板过奖了,在下还没有那个能耐,在下的内功确实不怎么样,在范大侠面前那根本就是不值一提

    元齐也很清楚,牛皮该吹得要吹,但是不能吹得过头了,所以直接承认内功不怎么样,笑着对范建辽一拱手道:

    赖老板的那一手快剑劈梨,范大侠会不会

    范建辽摆摆手:

    在下未曾修炼快剑,自然是不会的。

    元齐一笑:

    范大侠武艺内功比赖老板胜出一筹这是无可争议的,可范大侠却也不会赖老板的快剑劈梨,按照赖老板的这个想法,那范大侠是不是也该怀疑赖老板是妖术

    元齐明知范建辽和赖三生两人是一伙的,但是却褒范而贬赖,打击面始终不扩宽,只是紧紧盯住赖三生,让范建辽不好说话。

    元齐说着又对着金思厚和金有良一拱手道: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所谓术业有专攻,难者不会,会者不难。献艺不过是酒桌助兴,图个高兴,若是让人心里不舒服,这就有违少东家初衷了,我看献艺就到此为止吧

    元齐一番话反驳得赖三生哑口无言。

    赖三生顿时脸sè无比的y沉,赖家和金记是老往来,此行是来和新当家的少东家金思厚沟通交流感情,双方相谈甚欢。

    在桌上看到金思厚有意打击元齐,他也乐得落井下石,但他万万没想到经过一场献艺,整个局面就倒转了过来,结果变成他要出大丑了

    几个人的表情如此让元齐也彻底的放心了,他的表演没穿帮

    要比武技比内功,他根本就没办法和范赖两人相比。但范赖两人也有一样比不过他魔术

    当年为了练成泡妹纸的必杀技,硬币穿杯子这个魔术他还是很下了一番功夫的,这个上次在杜老大等人到凌霄阁来的时候,元齐就试验过,只是没派上用场,没想到却是在这里派上了用场。

    元齐看着赖三生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想来是想到要撅着屁股在桌底下钻来钻去,实在是太出丑了

    做人得有底线,对人对己都是如此,不然就是yu辱人者,必自辱之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709/54921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