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调教百媚 > 第五十九章 何为引?勾引(求收、求票)

第五十九章 何为引?勾引(求收、求票)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神级小卖部美食供应商天神诀大主宰银狐龙王传说一念永恒玄界之门圣墟

    鞠躬感谢特勤761大大打赏支持多谢了

    --------------

    翎雨桃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没那么高难度,想来那ri你也听霍林说了什么引子的事情,其实就是一种树结出的小花,只是这种树只有云州才有,极为稀少,而且花期极短,极难寻到。其实那引子在凌霄阁后面的山中,只是我寻到的时候,已经过了花期了

    原来如此,翎雨桃是因为这个才在凌霄阁逗留了数ri。

    元齐听翎雨桃这么一说,多少知道了翎雨桃态度大变的一些缘由,既然霍木口中的那东西很是宝贝,想必这引子也是十分难得,元齐也就盘算着,就算翎雨桃现在当不了他的压寨夫人,但有她在凌霄阁附近呆着,那就等于是给他压阵,想了一下道:

    我知道那花对你很重要,既然凌霄阁后面有,那就好办。不如你就在凌霄阁附近呆着,等着那花开。

    翎雨桃摇摇头:

    这树不一定每年都开花,而且就是会开花,也还有一年的时间,虽然霍木中了我的毒,这一年半载恐怕是要运功逼毒,不过他肯定还是会想尽办法毁掉这些树,其他我寻到的地方,想必霍木已经知晓,凌霄阁是我最先到的地方,他可能还不知道,我若住在凌霄阁,反而是暴露了。

    翎雨桃说完看着元齐道:

    我让你帮着办的事情就是帮我看好那树。怎么样很简单吧

    简单

    这可是一个大麻烦,若霍木真是知道凌霄阁有这样的树,就算霍木不亲至,想必来得人武功也比他高出许多,元齐不禁有些头大,但那树那花看来对翎雨桃事关重大,也容不得他再推三阻四,于是就点点头。

    翎雨桃见他点头,又是嫣然一笑:

    你答应就好,你这人虽然油嘴滑舌,jiān狡巨滑,向来是轻易不愿答应人,但答应了人还是信守承诺的,只是还有一点小事要麻烦你,那树也不是每年都开花,但会不会开花,还是有迹可寻的,你还得随时看看树的变化

    元齐一听不禁苦笑道:

    我这是刚把家庭煮夫的帽子给摘掉了,你这又要我养花,看来你是想把我培养成家庭主妇啊

    翎雨桃咯咯一笑:

    你不一直都是想占我便宜么那你就先试着当当我的贱内,这些事你不干谁干

    元齐被翎雨桃的话弄得一下愣了一下,道:

    什么什么,我先当当你的贱内你没搞错吧这应该是我对别人介绍你的时候为了表示谦虚才这样称呼你

    你说的这可是前朝的老黄历了,本朝从立国之ri起就宣布,凡是武功达玄黄极境以上,官至六品以上这些女xg,都可以管自己的丈夫叫贱内,我怎么就不能叫了

    不行不行,这绝对不行

    元齐头摇得像波浪鼓一般,这些天还没那个女人向他介绍她的丈夫,元齐根本就不了解这个,但不管了解不了解,吃吃软饭什么的,还可以接受,但是这称呼他是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所以犹如被人踩了尾巴一般,一下就跳了起来:

    士可杀不可辱,你要管我叫贱内,那什么事情都没得谈,那怕我们再熟都不行

    他nǎǎi的,梅朱锦那女人真不是玩意,什么贱内,完全就是贱人一个禁ji院开鸭店也就罢了,还弄出这样一出,元齐不禁想着,这年头同居那就等于结婚,他就是想玩文字有些也不行,他真要是和翎雨桃之类的勾搭上了,那她岂不是见着个人就贱内贱内的介绍着,或者某ri见到那狗屁皇上了,岂不是还要臣妾给皇上请安

    想起这些,元齐就胸中呕意汹涌,其屈辱之感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翎雨桃见元齐反应如此之大,脸上狐媚之sè愈盛,捂嘴笑着道:

    看不出来,你要想不当贱内,那也简单啊,只要你比你要找的女人强怎么不说话,是不是想着知难而退了

    元齐哈哈一笑:

    知难而退我字典里就没这个词你这么说,我还非得迎难而上了

    元齐修炼武学之后进步神速,所以还是很有信心赶上并超越翎雨桃的,当然,一颗红心也得两手准备,若是武功差上那么一点点,那他也要赶紧让小弟弟解放,勤练房中术,到时候在床上也要让她俯首称臣

    元齐也知道,这完全是治标不治本的被动消极的办法,最重要的是要让全天下有识男士都站出来一起推翻那万恶的歧视xg制度,那才是安得歧视消人间,天下男士俱欢颜。

    只是饭得一口一口的吃,路得一步一步的走,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万顷之塔聚于沙土,他就从翎雨桃这里开始做起

    翎雨桃见元齐一副沉思的表情,也就没再开玩笑,道:

    那我就拭目以待对了,你按照我讲的做之后,都得写信告诉我,我也好做其他准备

    写信

    元齐一开始觉得有些麻烦,不过随即想到,这不是翎雨桃的地址就到手了吗这样翎雨桃就是跑了尼姑跑不了庙,以后翎雨桃就算不来找他,他也可以找翎雨桃去,而且既然要写信,也可以顺便汇报汇报自己的思想工作,呵呵,写写情书嘛。

    不过,写情书,是小学还是初中写过时间太久远了,他都想不起来了,但时代不同了,现在也只有这才是最主要的沟通方式,他也得入乡随俗,于是呵呵的笑道:

    好我一定写,一定写,你也得给我回信,还得说点好听的,不然我没动力

    翎雨桃看着元齐脸上的表情从惊愕愤懑很快又恢复了高昂的斗志,然后又流露出熟悉的那种贱贱的表情,那神情让心下也是一动,便知他心里又是打的双眸鬼主意,也笑兮倩然的道:

    是吗你要是把你那些口花花的东西写进信里,要是被我那脾气古怪的师父看到了,她可没有我好说话的哟,你的凌霄阁说不定呢又得着一把火

    元齐一本正经的道:

    那是自然,通信部保密,闺房私语,自然是不能为外人道。你放心,我觉得不会写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

    其实他心里是早有算计,文科毕业的嘛,谁不会记得点酸诗腻词,不口花花,咱就用那酸死你,腻死你

    翎雨桃看了看天sè,道:

    不早了,我还得甘露,就此别过吧。

    元齐见翎雨桃真要走了,还真是有些不舍,道:

    这两天和你在一起,是我许久以来最开心最快乐的,他乡遇知己,真是人生一大幸事

    元齐真是有些感怀,男人四大喜事,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他乡遇故知,久旱逢甘露。

    这四大喜事,他是三不沾,金榜题名时,这个是甭想了,男人最为梦寐以求的洞房花烛夜他却避之不及,久旱是久旱了,甘露自然也是想逢不敢逢啊不过总算还占有一条,他乡遇知己,可现在翎雨桃要走了,真是会少不少乐趣

    翎雨桃也难得的看到这家伙这样的表情,其实这家伙很不见大,只不过都是隐藏在他那油腔滑调之下。元齐感怀了一下,回过神来,看着依然笑着的翎雨桃,觉得自己有些着相了,又不是生离死别,何必把气氛弄得那么凝重于是笑着道:

    不说了,不说了,小别胜新婚,下次咱们相见说不定就真能洞房了

    翎雨桃也是一笑:

    只怕某些人到时候又会找借口,不罗嗦了,走了。

    翎雨桃转身而行,脸上依然是笑颜如花,但心里却也有些迷惘,也有一种离别的愁绪在心头,这便是那种若有若无的男女之情吧

    那几句口诀,说不定就是需要找到这种若有若无的感觉吧

    可何为引

    是那花,还是那信亦或是那个坏得流油的人

    翎雨桃一想到这里不禁又回头看了一眼,元齐还依然站在那里不动,看到她回头,又是一句要疗伤记得来找我哦,不禁噗呲一笑:何为引这事要是问他,肯定就两个字:勾引..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aam..。a;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0/709/54925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