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惩罚

推荐阅读:圣墟美食供应商神级小卖部银狐天神诀超品相师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龙王传说全职法师

    时间已经是深夜,宝马车在空旷的道路上飞驶,钟晓飞感觉到度的飙升,有点紧张了,因为车实在是太快了。 坐车和人和开车的人不一样,开车的人从来不会觉得自己开车会有问题,但坐车的人却很担心。

    钟晓飞扶了扶车窗,咽了一口唾沫,说话,“慢点好吗?”

    熊慧林头也不回,“瞧你的胆小样?你是男人吗?哼!”不仅没有减慢车,反而一脚踩下油门,车瞬间又飙升,像火箭一样。

    街道路灯大楼……所有的东西都在向后飞逝,钟晓飞不是一个胆小的人,但女人开车本来就让他不放心,何况还开的这么快?或者说,是飞的这么低。

    钟晓飞手忙脚乱的系上安全带,大吼道:“慢点!慢点!听见没有?好了,算我错了,对不起,你不要这么快,会出事情的!”

    但他的大吼根本没有作用,熊慧林头也不回,继续的向前飚车猛开,而且就在钟晓飞的大吼的时候,她连续的拐弯,冲过了两三个红绿灯,幸亏现在已经是深夜凌晨,路上车辆稀少,不然肯定会更加的惊险。

    钟晓飞紧张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身子被甩的一会左,一会右,心里大骂,真是一个疯女人,自己想死,还要拉上我陪葬!

    终于,“吱”一声,宝马车急刹车的停下了,钟晓飞虽然系上了安全带,但还是猛的向前被甩了一下,胸口发闷憋着一股恶心,脸色发白。

    停下车,大约有几秒钟的时间,车里只能听见他呼呼的喘气声。

    能在这么疯狂的飚车,而且是女人飚车的情况下,到达目的地,真是一个奇迹啊。

    “下车吧。”

    熊慧林握着方向盘,表情轻松,冷冷的抛下一句。样子,刚才的飚车好像只是一个小儿科。

    钟晓飞喘了两口气,定定神,心里发誓以后再也不坐她的车了,气呼呼的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但忍不住发泄了一句心里的怨气,“你一定是疯了。”

    这一句话的严重后果是他没有想到,等他想到了,想后悔也来不及了。

    熊慧林脸色剧变,她扭头猛的瞪了一眼钟晓飞,柳眉挑起,恶狠狠的说,“你敢骂我是疯子?”

    话音未落,宝马车的引擎忽然再度启动,在钟晓飞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火箭一样的又蹿了出去。

    钟晓飞被重重的甩在了座位上,他的后脑碰到了后座,整个人都仰翻了,幸亏他还没有解开安全带,不然不知道会是什么情况呢!钟晓飞忍不住惊呼了一声,他吗的,这是在玩命啊?!

    这一次熊慧林更加的疯狂,几乎是四轮腾空油门一脚踩到底,宝马车的引擎发出飞机起飞一样的声音。更可怕的是,她专门找一些曲折拐弯的街道跑,频繁拐弯,绕行,然后一次又一次的紧急刹车,再瞬间起步。

    五分钟,钟晓飞已经要呕吐了,他终于是彻底的领教了一个疯女人的厉害。

    吱的一声,车回到原地,停下了。

    钟晓飞逃命一样的解开安全带,夺门而出,然后蹲在路边的小树下,剧烈的呕吐起来。今晚他喝酒并不多,但现在的感觉可比喝多了还难受。胃里翻江倒海,感觉胃汁都要吐出来了。

    钟晓飞在呕吐,熊慧林却在笑,那一种戏弄成功之后的得意的笑,她的笑声像是银铃一样的清脆好听,但此刻停在钟晓飞的耳朵里,却像恶魔在冷笑。

    “钟晓飞,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惩罚,你记住了,得罪我的人,都不会有好结果。”

    熊慧林得意的笑,她很开心。然后她关上车窗,开车扬长而去。

    钟晓飞愤怒极了,他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朝着宝马车消失的方向大骂,“死三八,疯女人,迟早你得让车撞死……”一句话没有骂完,又是一阵剧烈的呕吐。

    “呕……呕……”

    好不容易的吐完,感觉舒服一点了,抬头现自己站在自家小区不远处的一个路边,两个经过的行人一脸惊讶的,大约是把他当成一个喝酒的醉鬼了吧?

    钟晓飞抹了一把嘴,从兜里掏出纸巾把嘴擦干净了,一边擦一边咒骂,在海州这么长的时间,他还没有这么痛恨过一个女人呢。

    “熊慧林,你等着,我一定会让你为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钟晓飞在心里恶狠狠的说。

    时间已经是深夜的12点,钟晓飞并没有回家,因为今晚的事情还没有完,他拦了一辆出租车,返回帝豪酒吧。

    今晚的聚会已经结束了,十六号包厢里同事们走的一干二净了,连李雪晴这种喝不醉的大美女也不在了,娇滴滴的何佩妮应该是和她一起走的。这些并不是钟晓飞返回关注的重点,他关注的是南哥。

    今晚的聚会很重要,但南哥一直没有出现,所以钟晓飞有点担心,另外的,他也还没有结账呢。

    不过当他走进酒吧时,第一眼就是南哥。

    南哥原来已经回来了。

    “哈哈”晓飞,南哥哈哈大笑,虽然酒吧里摇滚音乐震天,但他的笑声还是清晰的钻进了钟晓飞的耳朵。

    钟晓飞松了一口气,笑着走过去。

    南哥和他两人进了包厢。

    “回来的晚了,没赶上你的聚会”南哥惋惜的摇头,“真可惜了,ty公司的那些美女,我可一直想啧啧,听说吴怡洁和李雪晴都来了啊,曹天多和李三石还有李三石的老婆也来了,晓飞,你的面子可是真不小啊……”

    钟晓飞笑,“南哥,你干什么去了?手机也不通?”

    “一点小事”南哥淡淡的回答。

    但钟晓飞的眼睛他t恤袖口上的血迹。今晚南哥穿的是一件白色的t恤,所以血迹虽然小,但钟晓飞还是一眼就。

    有血,就意味着有事情发生。

    “南哥,到底怎么了?”

    “还记得那个赵成刚吗?”南哥喝了一杯酒,仰脖子喝了一口。本来南哥不想说,但钟晓飞一直问,南哥也就不瞒他了。

    钟晓飞当然记得,上一次何美怡喝多了在酒吧里面借酒浇愁,结果被这个赵成刚缠上,如果不是钟晓飞及时赶到,何美怡肯定就被他带走了。后来在停车场打了一架,钟晓飞将赵成刚打倒在地,不过赵成刚人多势众,如果不是南哥随后赶到,那天晚上的钟晓飞可能就要吃亏。

    “他怎么了?”钟晓飞意识到今晚的事情可能跟自己有关了。

    “他最近一直骚扰我,我不想搭理他,没想到他得寸进尺,今天晚上居然扣了我的一个兄弟,跟我要赎金,草!我康南是被要挟的人吗?没办法,我只好替海子教训了他一下。”

    海子,就是这一片的黑道大哥,也就是赵成刚的老大,赵成刚的事情发生后,南哥曾经托人给海子稍过话,希望他能管一管手下的赵成刚,但显然没有起作用,而南哥也不想报警,所以只能硬碰硬的解决了。

    南哥说的很平淡,但钟晓飞知道,一定发生了惊心动魄的打斗。

    “你怎么没叫我?”麻烦是钟晓飞惹的,钟晓飞很愧疚。,

    “叫你干什么?一个赵成刚我要是都对付不了?那我还混什么?”南哥又喝了一口酒,笑眯眯的说,“那小子横,其实就是一个孬种!我把他干倒在地,举刀子的时候,他以为我要捅死他,吓的都哭了,哈哈……”

    南哥大笑。

    钟晓飞没有笑,他心里有点沉重,南哥是开酒吧做生意的,不是混社会的,而赵成刚是混社会,做生意的人惹了混社会的人,结果会是什么,大家都很清楚。做生意的人迟早会被混社会的人给拖垮。

    而这一切的起因都是钟晓飞。

    钟晓飞很不安。

    “没事的。”南哥一眼,大笑,“你南哥我在海州混这么多年不是白混的,黑道白道的人我还是认识不少的,也就是这一次,下一次那小子要是再敢得瑟,我就送他进去蹲几年,草,我还制不了他吗?”

    钟晓飞没有说什么,只端起酒杯,默默的陪着南哥喝了两杯。

    有南哥这样的朋友和大哥,他还能说什么呢?

    这时,忽然有一个服务生急匆匆的跑了进来,是那个叫小五的服务生,小五有点惊慌,“南哥,外面有人找你?”

    “谁呀?”南哥问。

    “他说他是海哥。”

    海哥,就是南哥嘴里的海子,赵成刚的老大。

    钟晓飞站了起来,他知道,海子来找麻烦了。

    南哥却非常的镇定,慢慢的喝完了杯里的酒,才站起来,“好,我们。”

    酒吧的舞池里,音乐声停了,灯光也停了,还没有走的客人聚集在一起,每个人的眼睛都透着兴奋。

    潘海生,海州有名的一个混混,附近的三条街都是他的势力范围,在这一带,没有人不知道他的名字。

    “海哥来也不先给兄弟一个电话,好让兄弟去迎接”南哥一见到潘海生就哈哈大笑,显的非常热情,好像他跟潘海生很有关系一样。

    潘海生却脸色铁青,他大马金刀的坐在舞池边的一只沙发上,身后站在七八个兄弟,棱着眼,非常凶横的瞪着南哥,“少来这一套,我问你,刚子是你打的?”

    “呵呵,是我。”南哥笑眯眯的承认。

    “你还敢承认?你他么的凭什么打他?知道不知道他是我的兄弟?”潘海生一拍桌子,猛的一声咆哮。桌上的打火机和烟盒都被震飞了起来。酒杯摔在地上变成了粉碎。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2/2674/205309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