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最终进化 > 第七章 宿命!

第七章 宿命!

推荐阅读:流氓异界行大学流氓流氓公爵流氓足球经理爱情游戏:恋上一个流氓流氓大英雄流氓天下都市流氓将军重生之流氓少爷剩女撩人:狼君很流氓

    摩托车的引擎有气无力的轰鸣着,从那破旧的尾管里面吐出的黑烟瞬间就在雨雾里面消失不见,三仔的这辆摩托车本来就是不知道倒了多少次的旧货,否则也不可能以三位数的低价转让给他。此时海边这条小路也是泥泞无比,方森岩强忍着剧烈的颠簸和痛楚,将油门转到最大死死的把住车龙头,尽力的伏低着身体。他的耳朵当中听着这辆老爷摩托四处发出的嘎吱嘎吱声音,心中不禁开始担心这辆车会不会在下一秒就散成一团零件。

    听着后方穿透雨雾传来的隐隐约约喊叫声,方森岩的嘴角露出了一抹讥刺的冷笑。花衫飞便是再怎么迟钝,也该发现西弟已经挂掉的噩耗,他现在也必然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处境绝对不比自己好上多少。自己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反正大四叔三仔都已经跑掉了,而花衫飞却还上有老下有小,暴躁凶残的黑鬼东一旦得知丧子的噩耗以后必然会需要一个宣泄的渠道,花衫飞和他的家人处境也同样是岌岌可危。

    后方的追兵不少,方森岩却也知道欲速不达的道理,后面追赶的那些家伙都是凭借一口气在追,只要时间一长自然缺乏持久性。在颠簸了整整近十分钟以后,前方不到十米就是这条泥泞的小道的尽头,平整的水泥路面近在咫尺,方森岩呼出了一口长气,嘴角露出了微笑,只要一上水泥路,后面那些靠自行车和双腿追赶上来的打手便是累死也别想追上来了。这摩托就算再怎么破烂,也好歹能跑过人吧。

    但就在这个时候,这辆n手破摩托的引擎却发出了几声若老头子呛咳的声音,然后突突的引擎声就毫无征兆的戛然而止。方森岩双眼圆睁,显然对这样戏剧一般的结局感觉到难以置信。但事实就是事实,当方森岩本来欣喜的心情在愕然中骤然狂降的时候,后方那些已是不抱什么希望的打手却是陷入了中彩票一般的狂喜当中,叫骂着冲了上来。

    方森岩没有懊恼,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懊恼的时间,丢开摩托就向前大步逃走。为了让后方的追兵有所顾忌,那支已经打空了子弹的五四也被他提在手里。

    等到后方的那几名吃力蹬着自行车的打手追过来的时候,方森岩已经在国道703的水泥路上捂住肚子踉跄逃出了百多米远,鲜血一滴一滴的从指头缝隙当中流淌了出来,在地面上的所过之处形成了一条明显的血线,他的目标正是旁边的一处较大规模的建筑工地当中。

    那个工地正在兴建一个加工厂,无论是办公大楼还是生产厂房已经处于半竣工状态,大概是由于台风而停止了外墙表面的施工。那里地形复杂,便于躲避,更重要的是对于方森岩而言还有很大的可能找到代步的自行车或者摩托,因此自然成为了他的首选目标。

    当方森岩忍住剧痛吃力的翻过围墙的时候,有三名狂蹬着自行车的打手已经追到了围墙下面。他们也清晰的看到了围墙上留下的鲜红血迹,更是兴奋的破口大骂了起来,显然觉得那五十万花红已是唾手可得。方森岩捂住腹部,踉跄扶墙而行,拐入了一处正在进行装修的大楼当中,尽管此时已经几乎被逼入了绝境,但方森岩的眼神依然坚定而凶狠,他仔细的想了一想,顺手将那把打空了子弹的五四手枪抛在了地上,然后朝着楼上逃了过去。

    没过多久,那三名花衫飞手下的打手就像恶狗一般急急追来。他们很快就发觉了地上被抛掉的手枪,大喜之下一时间更是肆无忌惮的朝着楼上疯狂猛撵。不过到了二楼的时候却有些犯愁,因为从二楼的楼梯口起就横有一条长长的走廊,少说也分布了二三十个办公室,而他们也没办法判定方森岩现在到了哪个楼层,若是三人一起前去进入到二楼的各个房间里面搜索的话,那么楼梯口就失去了监控,方森岩若是藏在三楼就很可能寻找到间隙从楼梯口处逃走。所以最安全稳妥的方法就是分出一个人将楼梯口这条路把守住,然后另外两人去逐层依次按照房间搜索过去,这样自然就万无一失。

    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谁留守楼梯口上!

    本来这是个既轻松又稳妥的活儿,但千万莫要忘记,花衫飞可是给方森岩开出了整整五十万的花红!而这个家伙不仅伤势严重,连唯一的防身利器手枪也失掉了。因此在这三名打手的眼里,只要发现了他那差不多就和在地上捡五十万的难度差不多大!在这种情况下,又有谁愿意留下来与这笔巨款失之交臂?

    这三名打手面面相觑,而他们也仅仅是因为运气好抢到了自行车才能领先一步,再耽搁的话后面那些甩着膀子大步撵来的家伙也应该追上来了。若是再犹豫的话,那么不要说吃肉,就是连半口汤都喝不到!所以这三个人对望一眼,马上就叫嚷道:

    “红中你去四楼,我去三楼,二楼兵仔你上!咱们就算是单挑又怕过谁?总不成连这么一个半死的扑街仔都对付不了?大家各凭运气,后面还有七八个兄弟赶过来难道还怕他漏了?”

    所以三名打手便自然而然的分头行事,而对于方森岩来说,他之前抛弃手枪故意示弱便是为了这一刻的布局,便是要让这三个利令智昏的打手分开,这样才能给自己以逃脱的机会!

    而方森岩此时躲藏的地方,便正是在那个“红中”即将前往的四楼上!

    这个外号叫红中的家伙是个烂赌棍,优点是敢拼能打,因为爱穿红色的弹力背心而得名。在这三个人当中,他是对那五十万花红最为垂涎的一个,因此急急的就奔上了四楼。哪知道他一上四楼,就看到前方洒落有淋漓的点点鲜血,就仿佛是路标一般拐入了左边走廊的一个房间当中,红中立即就像是一条发情的公狗一般追了上去!

    这个房间里面显然还没有进行粉刷,周围的墙面上裸露着粗糙的红色砖头,地上是显得粗糙的混凝土地面,上方有几根难看的电线探出了头来。空气里有一股淡淡的灰浆味儿。而房间远端的阳台上还没有安装栏杆,依稀可以见到有散放的安全网在风中飘荡着。

    红中疑惑的抬起了头,因为面前的点点血迹一直蔓延到了房间远端的阳台上,阳台上还没有加装安全栏,阳台的左边被完工后还没贴瓷砖的墙壁挡住了,因此看不到阳台上的所有情况。看上去仿佛是方森岩逃到这里自知难以幸免,因此从楼上跳了下去。但红中的眼中却闪现过一抹讥刺的神情,他已经认定方森岩决不可能自杀,而多半是藏在了阳台上困兽犹斗!

    所以红中慢慢的的走了过去,在通往阳台的门前面顿了一顿,猛然大吼一声,手中的钢管已是对准左边猛敲了过去。但他的心中马上就一凉,因为钢管当啷的一声砸了个空敲在了墙上,反震得他的手臂生疼,而视线触及的地方却仅有一只鞋子,黑洞洞的鞋口仿佛张大了嘴的嘲笑一般令他浑身上下都跌落入了冰窖当中。

    这时候,方森岩苍白着脸捂住肚子从红中的背后落了下来,眼神里既带了三分嘲讽,还有三分讥刺,他在落下的同时就举起了右脚对准了红中的屁股猛踹了上去!而这里是阳台,是还没有安装完善护栏的四楼阳台!

    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声划破长空,然后便戛然而止。红中纵然壮得似头牛,但从这个高度摔下去,就算不死也是残废。方森岩用血迹布下了第一个迷阵,然后再利用视角角度布下了第二个疑阵。

    自己则跳了起来,咬着牙抓住了阳台上方预留下来的电线和钢筋,做了个引体向上的动作后,双脚撑在了旁边的墙壁上苦苦支撑,整个人就完全的平贴在了阳台左边的顶部,若是红中这个已经财迷心窍的家伙能够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看破自己的安排,那么方森岩也是无话可说。

    四下里空旷寂静,毫无疑问,在楼下搜索的两人听到惨叫以后的第一反应就是伸头出去查看,然后会顺着楼梯赶到四楼上来。根据人的惯性心理来说,他们这样仓促的情况下不会考虑更多东西,一旦登上了楼梯口看到了四楼走廊上的血迹这种清晰的线索以后,就肯定会循着血迹指向的左边而行。这就代表着他们的注意力会集中在血迹和血迹指向的方向上。那么方森岩只需要及时的躲藏在与血迹指向相反的右边走廊,自然就能巧妙错过这个时间差顺利的逃下楼去!

    按理说这个计划有很大的成功可能,尤其是当方森岩已经成功的躲过了疾奔而来的两名打手之后。但意外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发生:这幢楼房毕竟乃是处于半装修状态,楼梯上没有安装扶手,方森岩本来就有些失血过多,加上心情紧张,因此在踉跄奔跑下楼的时候,脚下一绊竟是带到了一块放在旁边的地板砖,立足不住就朝下直摔了下去。那块地板砖当啷当啷的滚了下楼去,啪啦一声摔得粉碎!等到晕头转向的方森岩摇摇脑袋,吃力的从地上爬起来之后,醒悟过来的两名打手已经怒骂着追到了距离不足十米的地方。

    “该死…….”方森岩咽下一口带血的唾沫咬牙切齿的道。但他是一个性格坚韧的人,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会放弃,一咬牙捂住肚子上的伤口踉跄而逃。他的眼前金花直冒,不管三七二十一亡命狂奔,眼前只剩余下了一梯一梯还没有装修的阶梯。那两名打手当然不肯罢休,呼叫怒骂着紧追而至,与方森岩之间的差距也就是一层楼的距离。

    混凝土的新修台阶,还斑驳得依稀露出里面新色的红砖,落在方森岩的眼里就仿佛是墓园被来来去去的游魂践踏了百年的阶梯。大量的失血令他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支撑他继续跑下去的是那种仿佛深深镌刻在骨髓当中的不服输意志!但残酷的是,身后的脚步怒骂声却是明显的越来越近。

    “我不要被抓住,我怎会死在这里!”方森岩在心中疯狂的呐喊着,也不知道是不是运动过度的缘故,他只觉得胸口正中的某一点正在急剧的发热,若不是正处在亡命狂奔当中,他当真是要解开衣服好好查看一番。

    猛的,方森岩在下楼的过程当中浑身上下都停滞了一下,那种感觉十分诡异,就像是从三米高的跳台跃往泳池,泳池下方却有一层透明的韧膜阻隔着,可方森岩分明看到前方没有任何的东西,不过从感官上“撞破某种东西”的认知却是十分清晰。不过就这么一滞的功夫,后方两名被利欲熏红了眼的打手已是疯狂的直扑了上来,一个抱住了方森岩的肩膀,一个揽住了他的腰!三人就这么纠葛成一团向着下方滚落了下去。

    又是一阵天旋地转的翻滚,当然还有撞击所传来的剧烈痛楚!在滚落的过程当中,方森岩被撞破了眉骨,血流满面,但他此时依然没有放弃,眼神炽热而疯狂,反手拔出了随身携带的那把刀子,永不放弃是他心中的恒久的信念!今天就算是死,也要再拉个垫背的一起上路!

    生要能尽欢,死要能无憾!

    但方森岩忽然觉得很不对劲,

    因为周围的一切都太安静了。没有喘息声,没有怒骂声,连预期的疯狂殴打也迟迟没有来到!唯有肩头和腿部被死死箍住的紧束感觉依然如故!他一转头,顿时呆滞住。

    原来那两名打手竟是就这么保持着抱肩揽腰的动作僵硬住了,就像是半空当中有一层突兀而来的无形冰层瞬间将他们冻结!以至于他们脸上那种贪婪而狂喜的表情都原封不动的保留了下来。方森岩正在尝试挣脱的时候,他的胸口忽然传来了一阵烧灼一般的剧痛!他忍不住闷哼一声,紧紧的用手按住揉搓痛处试图减缓那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好在这疼痛来得快去得也快,等到方森岩的手松开之时,他无意识的低头一望,顿时发现自己的胸口上,竟是多出了一个赤红色的刺青!

    森岩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马上一把撕掉了自己本来破烂的衬衣,在清晰的肌肉轮廓上,那个鲜红若血的刺青被勾勒呈现出简洁而明快的线条,形成了一个完全不明其意义的符号,出奇的清晰,其形状神秘而诡异。方森岩这一晚上经历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但这样的情况也过于匪夷所思。

    方森岩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脊背上直涌了起来,他悚然回头,却发觉后方本应是楼梯的地方竟是被一团黑暗死死笼罩住。伸手出去尝试摸了摸,竟是仿佛有一层无形的墙障壁在了那里。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抬头向下看去,发觉下一楼的楼梯已尽,竟是被一层黑云所笼罩,那层黑云不停的翻滚,也不知道有几千几万丈高,当中隐隐的透着深红,有着令人荡人心魄的摄人魅力。

    这时候他胸口的刺青光芒大盛,恰好能使方森岩的身体沐浴在那光芒当中,紧接着身后那两名打手的容貌竟然开始迅速无比的改变,老化,本来是二十余岁的精壮男子,却在短短的几秒内头发花白,牙齿掉落,过度到老年,然后慢慢皮肉被风化一般吹走,只余留下了森森白骨,最后连那白骨都灰飞烟灭彻底被风吹去!

    这是怎样的魔力,让血肉在瞬间乌有,让白骨在刹那腐朽!只有时间,唯有时间!

    难道先前这短短瞬间,却已让时间流转千年?而方森岩身上那层红色的光芒又是何等神奇,居然能够让他在时间的力量之前也安然无恙?

    眼前黑云依旧在疯狂翻涌,就像是一场没有开始也不会结束的狂欢,间中还夹杂着恐怖的红色闪电,方森岩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竟是陡然涌起了一股热血沸腾的感觉,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灵魂当中翻覆涌动,更是冥冥中性命攸关。

    他一把撕去了破烂的上衣,胸口的那个诡异红色狰狞刺青光芒四射,形成一层无形的护罩保护在他的身体周围,方森岩忍不住双手握拳,仰天纵声狂叫。

    那叫声四面传扬回荡了出去,眼前的黑云激荡翻滚,然后四散,露出了一扇仿佛要接连天地的巨大拱门,那拱门有着金属一般的质地,血肉的色泽,其上竟生有纷乱的獠牙利齿!

    这时候,一个神秘的声音再次在方森岩的耳旁响了起来:

    “这里是梦魇空间!神奇而神秘之地!“

    “这里能够满足你心中任何的愿望,只要能够在空间完成足够的任务,获得足够的功勋!”

    “若是你后悔害怕了,那么就回头离开。若是你想要了却心中的执念,那就站到门前去!”

    “后悔?害怕?”方森岩若刀一般的浓黑眉毛一挑,轻蔑大笑,毫不犹豫的就大踏步走下楼梯来到了巨门之前。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中竟是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快意感觉,仿佛每个细胞里面都有一种兴奋与狂喜。不过走近了才发现,那扇巨门之上竟是浮凸出了许多纹理,既像是大量的暴胀出来的血管,又仿佛是镌刻出来的花纹。远看有着金属的质地,近观却有血肉的特质。

    骤的,方森岩发觉胸口正中传来一股剧烈的刺痛,身体前方也传来一股沛莫能御的巨大吸力,紧接着整个人便开始渐渐的失去了意识…….

    “宿主体征状况:脾脏半破裂状态,失血过多,体表淤青碰撞伤7处,约为正常最佳状态40%,修复中……..修复完毕。“

    “本次采样共6,399人,所有契约者均采样完毕,下一次采样时间为七十二小时之后!梦魇世界……..开启!”

    ................

    本章5500字!阿土还是一如既往的给力吧!今天说四更就一定四更,10点一更,12点冲榜还有一更!大家请一直支持我吧!推荐和收藏都不能少哦,让我们再次一起并肩战斗吧!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2/2721/209492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