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最终进化 > 第二十六章 赌

第二十六章 赌

推荐阅读:圣墟神级小卖部天神诀美食供应商玄界之门超品相师龙王传说一念永恒银狐大主宰

    一走进舱室,方森岩一把就将躲在他身后的克里扯了出来,一字一句的道:

    “开始是谁和你赌的?”

    克里用手指点着:

    “他,他,还有这个独眼龙。”

    方森岩垂着眼皮淡淡的道:

    "你们几个干的好事啊,把设局敲诈他的东西交出来,今天这件事情我就当做没有发生过。“

    但这三人对望一眼,那独眼龙率先懒洋洋的道:

    “基督在上!愿赌服输乃是几百年来的规矩了,咱们又不是白拿这位克里先生的东西,也拿出了真金白银出来做了赌注。要是咱们赌输了,也得将东西交出来,不会像这样反悔了转来找回场子。这个道理放到哪里也能说得过去,要不咱们就找大副和领航员评评理,他们两位只要有一个点头,赢走的东西双手奉上!”

    正所谓财帛动人心,这三个人知道方森岩的身份,还敢来他的“表兄”头上动土,也绝对不是什么没脑子的人,这三个人当中长得高瘦的叫老鼠山特,这个人别的没有一套,却在辨认天气和测算方面有独到之处,乃是领航员夏尔的左膀右臂,就算是在阿芒德面前也很说得上话,因为一旦夏尔有事就是他来替补上这个位置。而那个独眼龙平时就是坑蒙拐骗无恶不作,却还能在这些穷凶极恶的家伙里面还混得如此之开,就是因为他的这只眼睛是为了救刀疤亨利所瞎掉的。

    这两个惫懒家伙的背后,就牵扯了夏尔和刀疤亨利这两大巨头,加上阿芒德对方森岩也是相当猜忌,因此若是方森岩继续一意孤行的话,日后在这铃铛与酒杯号上势必是寸步难行,利益受到了极大的损害。对于方森岩而言,他已经费尽心机更是凭借了一定的运气才爬到了这个位置上,怎么会贸然行事使得这等情况发生?因此在从闻讯赶来的本.莫甘这根墙头草口中得知了这三人的身份以后,克里本来心中浮现出的一丝希望又深深的沉了下去。

    但人生总是充满了意外的,面对这种情况,方森岩却走到了三人面前,两眼逼望了过去,一字一句的森然道:

    “那你们敢不敢大声在我面前说上一句:没有在同克里赌牌的时候耍任何的手段?“

    这三人摆明就是设下了套让克里钻进去,怎么可能没耍手段?方森岩双眼森冷的逼望三人,老鼠山特和其同伴自然有些心虚,不敢还嘴,但独眼龙却是颇有几分无赖和蛮横,仗着酒意啪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拿右手指着方森岩的鼻子大叫道:

    “你这个该死的黄皮猴子,我就是没耍手段,你要怎么样?“

    方森岩两眼中寒光一闪,猛然攥住了那只放肆无比指到了鼻尖上的右手手指,然后向上使力,他此时的力量已经达到了14点之高,独眼龙立即惨叫了起来,不由自主的踮起了脚,浑身上下都在剧烈的颤抖。这时候远处忽然有个洪亮的声音急叫道:

    “住手!“

    那话声分明就是刀疤亨利的,而且他的步子迈得极快极大,无由的令人联想起在阿拉斯加州生活了三十年的巨型猎食棕熊。但方森岩已经残忍的猛然发力!“咔嚓”一声轻响,独眼龙发出了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他的手指已经呈现出了一个明显的上折幅度,显然已被方森岩残忍无比的活生生的将手拗断!

    刀疤亨利怒吼了一声,他本来就极其魁梧,此时更是睁大了铜铃一般的眼睛,显得凶相毕露,身上有淡淡的银光闪过,握紧了拳头直轰了过来,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座墙壁直逼了过来的感觉。在这个时候,才会惊然发觉这个外表魁梧而豪爽的大汉其实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凶残巨盗。但这一瞬间,方森岩却留意到了刀疤亨利眼底浓密的红丝。

    方森岩一伸手,“啪”的一声就握住了刀疤亨利的拳头,后退了半步,两人陷入了僵持,凌厉对望,目光仿佛在空中对撞出了一连串的火花!方森岩的眼神仿佛也燃烧了起来,一字一句的冷酷道:

    “没有人可以当面侮辱我的肤色!没,有,人!”

    他一下子将这件事情扩散到种族侮辱上,刀疤亨利一时间也是为之语塞,夏尔此时也闻讯赶来,他倒是巴不得刀疤亨利马上同方森岩火并一场于是在旁边袖手旁观。不过刀疤亨利也是十分老练,冷哼了一声便收回了拳头,令夏尔十分失望。倒是老鼠山特见到靠山来了,忍不住出声煽风点火的道:

    “就算说错了一句话,也不至于断人一只手吧?”

    方森岩转头过来,看着他冷冷的道:

    “那我要是叫你黑色杂种你会开心吗?”

    老鼠山特脸色立即变得难看无比,看他的模样似乎是很想马上拔出刀子扑上来一般,却说到底也没这个胆子。但这个时候夏尔就绝不能坐视了,站了出来皮笑肉不笑的道:

    “水手岩,你的嘴巴当真比老博克的厕所还要臭十倍。”

    方森岩斜眼看了过去,却竟然是丝毫都不肯让步的道:

    “对于那些该上绞刑架的骗子和主使,根本就不应该拿出绅士风度。”

    夏尔脸色涨红,“铮”的一声就将腰间的刺剑抽出了半截,但就在这个时候,一把银色的刺剑却似天外飞来般,“哚”的一声插在了两人的面前,颤颤的摇着,剑身上还氤氲着一层水般的光华,正是阿芒德的那把随身佩戴的杀人无算的刺剑!

    紧接着,阿芒德就走了进来,他用鹰隼一般的眼睛环视全场,忽然压低了声音道:

    “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人回答。

    阿芒德忽然暴怒了起来,一巴掌就拍在了前方的桌子上,那桌子噼啪一声就爆散四飞,他大声咆哮道:

    “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最多半个小时就要到荷普岛,铃铛与酒杯号的水手长,大副,领航长就先要在船上内讧了!你们是要在所有的海盗面前将我的脸丢光吗?”

    这时候刀疤亨利站了出来,却是不问已经痛得半死的独眼龙,扯住一个旁观的海盗问了几句,便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弄清楚了。便凑到了阿芒德面前低语了几句,阿芒德听了面色阴晴不定,忽然看着方森岩冷冷的道:

    “你真的要替他出头?”

    克里听了当真是浑身上下包括菊花都是一紧,就算是瞎子也知道阿芒德对方森岩猜忌颇重,此时他摆明就要方森岩付出极大的代价了,但方森岩却毫不犹豫的道:

    “我们的身体里面都流淌着同样的血,而且我还欠他一条命!船长!“

    阿芒德冷哼了一声,然后才慢条斯理的道:

    “这件事情很明显,你认为他们设局骗人,但你也拿不出证据,对吧?“

    方森岩很干脆的道:

    “是。“

    阿芒德拿冷眼扫了扫老鼠山特这三个人,就像是在打量着什么垃圾一般:

    “不过,这三个人平时什么德行我也都知道。这样吧,咱们海盗当中按照惯例来说,输掉的东西是没有退回的规矩的,但是,我给你一个将东西赢回来的机会,你和他们三个赌一次,你输了,这件事情到此结束,你赢了,东西物归原主。无论输赢,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你们觉得怎么样?”

    这个处置非常符合海盗的处事原则,将输掉的东西赢回来。对于老鼠山特这三个贱人来说,他们对赌博方面是很有信心的,更不敢不给阿芒德面子自然是没口子的答应,但对于拥有整整13点感知的方森岩来说,要在赌局上胜出那更不是什么大的问题。平心而论的话,阿芒德甚至有些偏向方森岩,因为方森岩完全都不需要拿出任何赌注,就算是输了也不需要损失什么东西。

    阿芒德这么处置确实是出乎大多数人的意料之外的。但也只有跟随他多年的刀疤亨利才隐隐明白其心思,方森岩看似将船上的所有人都得罪了个遍,但实际上也就表明了他没有拉帮结伙的任何野心。身为船长的阿芒德最忌惮的就是麾下出现一个有才而野心勃勃的人,这样屁股底下的位置就会受到巨大的威胁,那么阿芒德的性格便是再怎么宽厚也决不能容他。

    不过现在对于阿芒德来说:他却是亲眼看连夏尔也几乎被方森岩逼到怒气冲天几乎要拔剑出来的场景,心中顿时宽松了下来。有一句话叫做屁股决定脑袋,对野心勃勃志在七海的阿芒德而言,手下性格桀骜,做事狠辣,甚至是贪婪刻薄这些都不重要,甚至可以说是优点------一个志在成为海盗王的船长连这点容人的心胸都没有,那还不如早早的洗手上岸买个爵位享福算了------只要这个家伙没有到处拉帮结派收买人心,那么才华再高性格再怎么桀骜也就只是自己手里的一把刀!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2/2721/209499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