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最终进化 > 第二十七章 海盗酒会(求收藏推荐)

第二十七章 海盗酒会(求收藏推荐)

推荐阅读:流氓异界行大学流氓流氓公爵流氓足球经理爱情游戏:恋上一个流氓流氓大英雄流氓天下都市流氓将军重生之流氓少爷剩女撩人:狼君很流氓

    对于这些贪婪凶狠的海盗来说,很少是有人会看懂阿芒德的心思的。但这其中却绝不包括方森岩和克里这两个契约者,克里心中更是有着一种隐隐约约不祥的感觉:方森岩若是要向阿芒德表明自己没有野心,大可以有更好更巧妙的方法,为什么一定要来替自己出头呢?但这时候已经容不得他深想,方森岩已经一把将他拉了过去,在摇曳的火把光芒里面淡淡的道:

    “你和他们玩的是什么?”

    克里被这群凶神恶煞的海盗瞪住,并且至少有一大半都是或愤怒或不怀好意的眼神,心中自然是惶恐而忐忑的,他只能嗫嚅着道:

    “是,是二十一点纸牌。”

    二十一点纸牌的规则自然不必多说,随你要牌,21点最大。超过二十一点就算爆掉,只计算你多出来的数字。老鼠山特手脚极其滑溜,在洗牌的时候就能够有着自己独特的强劲技巧,开始他很轻易的就让克里摸了个20点,然后自己用21点将其做掉。而方森岩在船上混迹的时间多了,对这些伎俩却是知道得一清二楚,尤其是香港的赌片也是看烂了的,在开赌之前就提了出来,要求由自己来洗牌。

    这样离谱的条件老鼠山特他们自然是不肯,不过方森岩争论了几句也没有坚持,却是退了一步说让刀疤亨利来洗牌!这一下任谁也说不出来什么不对了,老鼠山特他们这时候才知道上了方森岩以退为进的恶当。等到刀疤亨利派牌出来以后,双方自然就只能凭借经验来赌博,但方森岩的感知却是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直接毫无悬念的将那两个古代金镑赢了回来。老鼠山特三人面面相觑,却也知道今天这件事情也就只怕是到此为止,若是再有什么歪主意,那么就不是独眼龙才断一只手指那么简单了。

    这时候天色已黑,远处也传来了隐隐的炮声,而在远处的天边,有火光隐约闪动,显然是海盗们用来聚集分赃的荷普岛即将抵达。阿芒德又严厉的说了几句让海盗们守规矩之后,便回到自己的舱房当中去了。今晚乃是他第一次能够与三大传奇海盗船的船长平起平坐,若说心中不紧张那是假话,不过怎么也得调整调整。方森岩带着克里也走到了甲板上,看了一会儿波涛汹涌的海面,这才冷冷的道:

    “你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要替你出头?“

    这也正是克里心中的疑问之一,但他在此时这种人身安全都要完全仰仗方森岩的时候,是绝对不会主动问出来的。方森岩却也不指望他能回答,而是淡淡的道:

    “因为他们不敢直接来对付我,而只能采取收拾你的方式来进行试探。”

    克里心中一动,正想说话,方森岩却是接着道:

    “你有没有见过狼群当中狼王交替的场景?当年轻的公狼认为狼王老了以后,就会千方百计的对老狼王发起挑衅,它们一开始不会正面挑战,而是采取抢夺食物,与属于狼王的母狼交配等等间接方式,一旦老狼王的回应变得软弱,那么群狼就会蜂拥而上!”

    “所以。”方森岩作总结:“你不要高估了你自己的魅力,我只是在帮我自己而已。若是你仗着我的名声在海盗船上乱来,我第一个就做掉你。”

    克里急忙点头哈腰的笑道:

    “怎么可能?对了…….我的那个古代金镑……..?”

    方森岩愕然道:

    “你的古代金镑不是输给了老鼠山特他们吗?”

    克里的表情立即僵住,笑得似乎比哭还难看。

    “可是…….“

    但此时方森岩已经转身走到甲板下面去了……克里脸上的肌肉不停的颤抖,好一会儿才闭上眼睛嘘出一口气,自我安慰道:

    “总算没便宜你们这帮杂碎!“

    尽管被黑掉两个古代金镑令克里无比肉痛,但他总算也找到了方森岩如此替自己强行出头的根源------毫无疑问就是那两个古代金镑的诱惑!这无疑打消了克里心中本来的疑惑。但克里却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方森岩若真是为了两个古代金镑而为他出头的话,那么刚刚又何必要对他解释这么多东西呢?反正此时的克里对他来说也是个完全无足轻重的契约者!

    若说今天白天的加勒比海显示了它的汹涌威严,那么在夜里反而平静了下来,只有轻微的波浪摇晃着船身,使得整个大海都似是一张可以用来小憩的舒适大床。在荷普岛周围已经有不少海盗船停泊了下来,上面有着通明的火把照亮道路,在岛上的中心区域更是点燃了七八个大火堆,可以看到有影影绰绰的人影在周围跳着桑巴舞,痛饮着朗姆酒。

    这就是海盗的生活,随波逐流,生死于大海之上,在他们的心中摒弃了恐惧与悲伤,留下的只有歇斯底里的狂欢与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洒脱!铃铛与酒杯号轻快的穿过了海浪,滑行一般的靠近了荷普岛,岸边早已聚集了一群前来迎接的人,而阿芒德浑身上下焕然一新,志得意满的率先站在靠岸的跳板前方,他的身后分别站着刀疤亨利,领航长夏尔等人,方森岩却是很低调的混迹在后面的海盗群当中,似乎完全都没有要出风头的意思。对于这个“来自东方的水手岩”海盗们此时都是又敬又怕,而阿芒德却是很满意方森岩的低调,微微颔首,大踏步就随着迎接的人走向了岸上,显然是直接去参加海盗集团的高层会议去了。

    等到阿芒德一走,这些海盗也立即似炸锅的蚂蚁一般一哄而散,你要指望他们能像正规军那样令行禁止是绝不可能的,纷纷都向着岛中的那七八个大火堆涌了过去。那里有免费的烈酒,烤肉,骰子,纸牌,烟草,正是海盗船长们自掏腰包出来对这些下属以胜利的奖赏,也是海盗们生命中绝对无法替代的重要东西。

    方森岩看着空荡荡的甲板,转头对克里道:

    “你要不要上岛去转转?“

    克里似有意动,最后还是很是痛苦的摇了摇头,因为他对于在铃铛与酒杯号上的遭遇已是记忆犹新。对于缺乏自保能力的他来说,在这黑夜的岛上被人一刀抹了脖子抛进大海当中也难说。

    方森岩很随意的挥了挥手道:“那随你。“便踏上了跳板登上了沙滩。

    荷普岛的风景可以说是极好的,丝毫都不逊色于后世的那些顶级海滩旅游区,单是那幼细洁白的海沙都令人迷恋。方森岩却没有丝毫要停留下来欣赏美景的意思,他也径直对着那几个大火堆走了过去。方森岩此次上岛的目的却也是很简单,那就是他手上还有一件任务道具,由腐魂尸:咀嚼耳朵掉落的那颗“还在跳动的心脏“。

    尽管这件任务道具指向了两个任务分支,但方森岩考虑再三之后,还是选择了飞翔荷兰人号上的二副老巴里而非黑胡子。对于方森岩来说,错过今日这个海盗扎堆的时期的话,那么要想碰到这个老巴里就难说了。

    距离中心广场火堆还有一两百米的时候,大量海盗发出来的巨大喧哗嘈杂声就清晰入耳。这些杀人不眨眼的凶残海盗此时也和一群醉汉没什么区别,方森岩看到了几张熟脸,正是铃铛与酒杯号的海盗,便直接走了过去坐下,在烤架上割下了一大块油汪汪的肉咬了一大口,然后顺手拿过旁边的那个有些呆滞的海盗手上的酒袋咕嘟咕嘟的喝干,咂巴咂巴嘴,意犹未尽的叹了口舒适的长气。

    坐在方森岩旁边的这个海盗却是留守铃铛与酒杯号的,亲眼目睹了方森岩在海战当中指挥若定,后来又单挑那头腐魂尸的壮举,自然是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看到方森岩似乎没喝够的样子,马上就屁颠屁颠的又去灌了一大袋子酒来。

    这时候的酒袋一般都是兽皮质地,然后以一种叫做“吉弟草“的液汁浸泡后烘干用来避免浸透,装满的一袋子酒起码都有两三斤。而使用酒袋的喝法也是相当独特,拔掉袋口的木塞以后,用双手将酒袋举向自己的面前,把手臂完全伸直,用手轻轻一挤,袋中的酒便如水枪一般射入口中,喝够了时,将双手轻轻向外一举酒便止了。初学的人手臂不敢伸直,酒对不准口腔,往往把整张脸加上衣服前襟都弄湿了还喝不到一口。而方森岩先前那就喝了小半袋酒,却马上又将这新灌的一袋酒喝得干干净净,这等海量不禁令得旁边的海盗也为之侧目惊叹,交头接耳的纷纷询问这个生脸孔是谁。

本文网址:http://www.longtengshu.cn/book/2/2721/209499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longtengshu.cn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